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62 教訓

162 教訓

    “哇!奶奶,拖油瓶欺負我,你把他趕出去,不準他在我們家!”院子里傳來了一陣哭鬧聲,一個胖乎乎的男孩哭得花臉貓似的跑了進來,客廳里的談話嘎然而止,都看向了走進來的一群孩子。

    “嘟嘟,誰欺負你了?告訴奶奶?”楊勝男第一個跳了起來。

    哭著跑進來的是沈曼的兒子鐘正,小名叫做嘟嘟,今年八歲,長得胖乎乎的,是楊勝男的心肝寶貝孫子,也正因為沈曼生了這個孫子,楊勝男就算是有再大的不滿,也看在孫子面上沒怎麼鬧沈曼,要不然以她的脾氣,早就吵著讓兒子和沈曼離婚了。

    “嗚,......”鐘正還想和在家里一樣哭訴,這樣奶奶就會幫他揍拖油瓶了,以前都是這麼過來的,讓他在爺爺住的大院里橫行霸道,打遍天下無敵手。

    “嘟嘟,到媽媽這里來,你先別哭,好好地把事情經過說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究竟是你想欺負別人還是別人欺負你?”沈曼把兒子喊了過去,心里卻很明白肯定是兒子又想要欺負人才挨打了。

    兒子剛斷奶就被婆婆以他們兩夫妻工作忙弄到了婆婆身邊,她雖然不滿,可是丈夫沒反對,她也只得同意,每逢周末才去婆婆那里看兒子,可是就算這樣,兒子依然被婆婆養成了霸道不講理任性的脾氣,她有時候想糾正過來,反倒被婆婆訓斥,總是說︰

    “我楊勝男的孫子就是要有這種霸氣,要不然哪像個男子漢,你以為像你一樣面團似的能有什麼出息?”

    兒子一直都是沈曼的一塊心病,公公是個糊涂人。向來不管家里的事,老公也拗不過婆婆,今天倒是個好機會,沈曼計上心來,想為兒子做一番努力。

    “沈曼你說的是什麼話?明擺著就是嘟嘟受委屈了,就算是嘟嘟欺負人又怎麼了?我楊勝男的孫子欺負欺負別人有什麼大不了的?......”

    楊勝男腦子一熱,把家里常說的口頭禪給一古腦吐了出來。沈曼心里一喜。可是面上卻還是不動聲色。

    “你楊勝男的孫子就可以隨便欺負人了?我倒不知道你楊勝男什麼時候竟然比我鐘青山還要威風了?”鐘青山听不下去了,他以前只是覺得這個二兒媳有點浮夸,眼楮長在頭頂上。倒是沒想到她竟然還有這種霸氣的一面。

    他們鐘家向來低調做人,不搞特權主義,不搞霸權主義,這才在京都有了現在的地位。越是位高權重,則越要謹小慎微。這個二兒媳倒是讓他開了眼界。哼,今天易之兩口子來得好啊,要不然他還不知道家里還有這麼個隱形炸彈呢!

    楊勝男想要解釋,可是鐘青山根本就不理她。轉而罵起了鐘浩武,

    “鐘浩武,你是怎麼做男人的。你是聾的還是瞎的,家里的女人都要翻天了。你還坐得住?你說,你媳婦的事情你是知道還是不知道?”

    鐘浩武哪還敢坐,老爺子可是有好多年沒發這麼大火了,他忙唯唯喏喏地站了起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其他的人哪還坐得住,也都跟著站了起來。

    鐘浩文狠狠地瞪了二弟一眼,真是個沒用的東西,連家里的女人都管不住,他忙攙扶著鐘青山坐下,勸道︰“爸,您別氣,呆會我就狠狠地揍一頓浩武,把他揍明白了,一個大男人讓個女人一天到晚在家興風作浪,真是個廢物點心,爸,您放心,浩武要是再不開竅,那他就不是咱老鐘家的男人,以後都別回這個家了。”

    鐘浩文狠狠地罵了鐘浩武和楊勝男一頓,把這兩個人罵得臉上青紅交加,一點面子全無。這個時候鐘浩文哪還會給他們留面子,先讓老爺子氣消下來最要緊,鐘青山到底是年紀大了,他這麼一發火,心跳加速,血壓上升,實在是撐不住。

    莫莉一看不對勁,忙從空間里倒了韓簡配的靈泉藥水出來,遞給老爺子,鐘青山喝到這個熟悉的味道,了然地朝莫莉眨了眨眼。老爺子喝了靈泉水後恢復了正常,鐘浩文感激地朝莫莉笑了笑,幸好今天有易之媳婦在,要不然老爹真氣出了個好歹,對鐘家可是個大災難。

    “老大,你把這事整明白了,我鐘家的孩子可不能做仗勢欺人的人。”鐘青山讓鐘浩文繼續問下去,很明顯鐘正是被莫莉的兒子小魚給揍了,今天可得給莫莉一個交待。

    鐘浩文應聲退下,他板著臉,把一幫孩子都叫了過來,包括小魚,小魚朝媽媽和韓簡看了眼,他眼里還帶著委屈,剛才明明是那個死胖子先動手的,還說他是拖油瓶,小雜種,哼,他都手下留情了,要不然準把死胖子的手給卸了。

    莫莉和韓簡都朝小魚露出鼓勵的笑容,雖然他們心里都不高興,但是老爺子已經插手了,那麼就由老爺子處理吧,相信老爺子肯定會公道地處理的。

    得到鼓勵的小魚雄糾糾氣昂昂地走了過去,路過鐘正時還對他露出一個鄙視的表情,哼,男子漢流血不流淚,跟個女人一樣,不就是摔了幾下嗎?有什麼好哭的?

    “鐘陽,你來說說,是怎麼回事?”鐘陽是鐘浩文的大孫子,今年14歲了,很有大哥風範。

    “鐘正和小魚他們一起在玩,不知怎麼回事,鐘正罵小魚是拖油瓶、小雜種,然後還動手推小魚,小魚起先還讓了他呢,結果鐘正還不肯罷休,還用腳去踹小魚,小魚就把鐘正一下子掀翻在地上了,然後他就哭了。”鐘陽也不喜歡鐘正,不過他還是不偏不正地把當時的情況說了出來。

    “他本來就是拖油瓶,小雜種,他媽媽還是野女人。”鐘正在家被楊勝男養成了小霸王的脾氣,就這麼大聲嚎了起來。

    小魚見這個死胖子竟然還敢說媽媽,他恨得立馬沖了上去,對著鐘正就是一腳踹了過去,把鐘正踹飛了好幾米遠,眼看著就要飛到院子里去了,這一摔下去不死也得去半條命。

    鐘青山一動也不動,就好像飛出去的不是他曾孫子,而是一塊木頭似的,老爺子不動,其他人都不敢出聲,就是鐘正的父親鐘涵宇也只是擔心地看了一眼,屁股挪也不敢挪。楊勝男和沈曼都叫了起來,這時候兩婆媳倒是同一步伐,齊齊地朝院子外沖出去,想要接住孫子(兒子),可是哪還來得及。

    莫莉看著穩如泰山的鐘家男人們,嘆了口氣,這心也都太大了點吧!雖然她也不喜歡這小胖子,但是孩子哪知道什麼?還不是大人在後面教唆的,這小胖子這麼摔出去死是死不了,不過床上躺半年是肯定的了,看在他媽面上,還是救他一救吧。

    莫莉手一抖,眾人只見銀光一閃,已經飛到院子外正要摔地上的鐘正奇跡般地往回飛了,輕飄飄地落了地,鐘正早被嚇得魂飛四散,他一落地醒過神來,正要大哭,沈曼沖了過來,上上下下檢查了兒子一遍,見沒什麼事,她朝莫莉感激並愧疚地笑了笑,幸好莫莉大度,要不然真不知道嘟嘟會怎麼樣?

    放下心來的沈曼恨恨地朝兒子臉上扇了過去,她這一下可是用了十分力的,不過她也小心地避過了孩子的耳朵和要緊地方,今天兒子這麼胡亂說話,她必須得給莫莉娘倆一個交待,而且兒子再不好好教育,以後可真要成霸王了。

    “沈曼,你干嘛?嘟嘟受欺負了,你不替他討回公道竟然還打他,有你這麼當媽的嗎?”楊勝男看見心肝寶貝受了這麼大的苦,哪還記得先前老爺子罵人的事,嚷嚷了起來,並還準備去教訓小魚。

    “媽,嘟嘟這是活該,有他這麼亂說話的嗎?他一個小孩子說這些話出來,難道不該教訓他嗎?”沈曼也顧不上那麼多了,她可不能讓兒子毀在婆婆手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