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64 比試

164 比試

    “照你這麼說來,你的功夫很厲害了,來來來,咱們比劃比劃!”鐘青山被小家伙激起了玩心,脫下身上的大衣想去院子里舒展舒展。鐘浩文嚇得夠嗆,忙把老爺子的大衣給他披回去。

    “爸,您坐著指導,我和這小子比劃比劃,行不?”鐘浩文只得想出了這招,真是丟臉啊,他這麼大年紀了竟還要和七歲的小家伙對招,說出去都要笑死人了,此刻,他和老爺子的心里都沒把小家伙的話當真的,認為一個七歲的小娃娃,再厲害能厲害到哪去?

    鐘青山見老大著急忙慌的樣子,倒也沒再堅持,便同意了老大的建議,不過小魚可不干,他瞪著眼楮說道︰“我不和你打,媽媽說了,不能欺負年紀大的人,萬一要是我把你手給打斷了,媽媽要打我屁股的。”

    小魚說得挺認真,把鐘青山和鐘浩文樂得不行,“小子口氣倒是不小,沒事,你用全力打,就算把你大舅公手打折了,那是他自己個沒本事,你媽媽肯定不會打你屁股的。”鐘青山笑著沖小魚說道。

    莫莉和韓簡也樂得不行,小家伙還挺自負,鐘浩文這將軍的名頭可不是平白得來的,他老人家當年可是有以一人大敗百人越軍的記錄的,小魚去吃點苦頭也好,免得他還真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

    小魚見爸爸媽媽都同意了,便和鐘浩文走到院子里,大家都來了興趣,跟著來到院子外面將這一老一小兩人圍了個圈,韓簡給老爺子把藤椅給搬出來,讓老爺子坐著當裁判。

    小魚還挺象模像樣。先鞠了個躬,擺出起手勢,讓鐘浩文先出手,把大家伙都逗得不行,笑出了聲,也把大院里住著的其他人吸引了過來,幾個老頭紛紛背著手過來和鐘青山打招呼。鐘涵宇他們早有眼色地去廳里拿了幾把椅子出來讓這些老人坐下。

    得知是韓簡兒子要和鐘家老大比試。他們都來了興趣,坐在椅子上饒有興致地看了起來,這些老爺子里面還有林老爺子林文哲。他意味深長地看了眼莫莉,難怪韓簡看不上自己孫女,光這相貌就把他孫女甩了好幾條街了。

    此時小魚和鐘浩文已經拳來腳往,虎虎生風。鐘浩文練的是正宗的形意拳,那是真正拜了名師的。形意拳注重實戰,打法凶狠,直近直退,身法迅疾。沒有一點花招,往往都是一招斃命,古人說“視人如蒿草。打人如走路”說的就是形意拳,所以形意拳是最適合戰場作戰的。當年鐘浩文以一擋百就是用的這套拳法。

    小魚則是把跆拳道和莫莉給他的拳譜相結合在一起了,也講究一個快準狠,出腿疾如風、快如電,兩人的拳法都同樣的狠,不過因為小魚年紀小,力量和實戰經驗上比之鐘浩文要差了好幾個檔次,不到十個回合,他便被鐘浩文一拳擊倒在地。

    小魚咕嚕一聲從地上爬上起來,對著鐘浩文深鞠一躬,羞紅著臉說道︰“是我輸了!”

    鐘浩文打得渾身舒暢,他可是好久沒有用盡全力打一場了,這個小魚要不是因為年紀小,他鐘浩文可還沒把握在十招內打敗小家伙呢!假以時日,小魚一定會成為一個真正的高手的,真是後生可畏啊!

    “哈哈,老大,你竟然用了八招啊,退步了呢!小家伙,不錯,能把你大舅公打得使出全力,好樣的!”鐘青山取笑完了鐘浩文後,對著小魚豎起了大拇指,看小家伙那一臉難受的樣子,可別因為這一場敗仗打擊小家伙的信心。

    小魚听了眼楮一亮,搭拉著的腦袋也抬了起來,“嗯,我還在練呢,等我把所有的拳法都練完了,我再來找大舅公比試!”

    “好,有志氣,不過到時候大舅公我可老了,讓你大表叔和你打,他比你大舅公還厲害。”鐘浩文哈哈笑著,挺開心,把自己兒子鐘涵正給賣了。

    鐘涵正此時正站在人圈外,他其實也對小魚挺感興趣,這小家伙的拳法很高明,雖然用跆拳道掩飾了,但是內行人都能瞧出來小家伙是學過正宗內家功夫的,再加上之前莫莉露出的那兩手,看來易之媳婦不簡單哪,鐘涵正立馬便想到了那些隱世家族。

    鐘涵正是鐘老爺子培養的下一任鐘家掌舵人,他的想法也更深遠一些,想到隱世家族的神秘和厲害,他轉而悄悄囑咐媳婦鄭晴一定要交好莫莉,不可以輕慢她。鄭晴雖然不明白丈夫的意思,但她向來唯老公是從,連忙答應了。

    “唉呀,老鐘,這小子不錯,看來是正經練過的,有你當年的風範哪!”其中一個老頭大聲地嚷嚷,他姓牛,是鐘青山的老戰友,總是和鐘青山打嘴仗。

    鐘青山在眾人的夸贊聲中得N瑟得緊,連胡子都快翹起來了,小家伙真是給他長臉哪!這時也快到晚飯時間了,其他幾位老頭都慢慢地踱著小方步回家吃飯去也,不過自此一戰後,小魚的威名可是在大院里傳開了。

    劉玉英和她兩個兒媳婦都去廚房里幫忙,今天人這麼多,光是小王(小王是z國政府特意安排給老爺子的廚師)一人可忙不過來,莫莉也想進去幫忙,被老爺子叫住了,說她今天第一次來,不可以下廚房,以後再燒菜給他老頭子吃。

    經過這一場比試,客廳里的氣氛再次融洽了起來,楊勝男和鐘浩武也悄悄松了口氣,以為老爺子和大哥不提這事就是過去了,可是沒等他們倆高興兩分鐘,鐘浩文發話了。

    “鐘正,過去給表嬸和小魚道歉,要認真地道歉,听到了嗎?”

    在大爺爺的**威下,鐘正委委屈屈地走到莫莉面前,先鞠了個躬,然後大聲地道︰“對不起,表嬸,我錯了,我以後再也不說那些話了!”

    莫莉哪會和一個小孩計較,真正的冤家是那兩家伙呢!她笑著扶起了小胖子,鐘正再對小魚也用同樣方式道了歉,小魚也挺大度地表示不介意,不過小家伙還是揮著小拳頭威懾了小胖子幾句,“要是以後再讓我听見你說那些髒話,我就把你的手腳都打折了,還把你的牙齒也都打光了,讓你做個沒牙鬼!”

    鐘正嚇得忙捂住嘴巴逃回到了媽媽那里,好恐怖!不過鐘浩文可不會這麼輕易放過他,“鐘正,現在去外面操場跑二十圈,就算是跑到半夜你也要給我跑完,听到了沒?鐘陽,你去監督。”

    鐘陽領命而去,鐘正起先還不願意,鐘陽一只手把他拎了起來,拖在地上就往外面走,鐘陽從小和爺爺一塊練形意拳,已經頗有章法了,所以拎起一個七十來斤重的小胖子一點問題都沒有。

    沈曼雖然憐惜兒子,不過她也知道今天這處罰已經極輕,而且兒子也確實也該好好管教了,所以她對兒子投來的小眼神視而不見,將頭扭了過去,鐘涵宇則是鳥都不鳥他,跑二十圈算什麼,他們幾兄弟小時候五十圈都跑過。

    處理完了小的,鐘浩文轉而把火力對準了鐘浩武和楊勝男,“鐘浩武,你今年也有六十三了吧,那兩年你也別干了,回去就給我打提前退休報告,別坐在那位子丟老鐘家的臉。”

    “還有楊勝男你,別一天到晚仗著咱老鐘家的勢在外面囂張霸道,你以為別人還真是看你楊勝男的面子?哼,真是一點自知之明都沒有,一天到晚穿著這套軍裝,少將了不起嗎?沒見過一點血,沒打過一場仗,你算哪門子的少將?你穿上這套衣服真是侮辱了軍人!”鐘浩文說得可是一點都不客氣,鐘涵新和鐘涵宇都沒臉听下去了,不過莫莉听得挺解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