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65 好酒

165 好酒

    店 鐘浩文把楊勝男和鐘浩武兩夫妻罵得狗血淋頭,這兩口子垂手低頭,一句話也不敢回嘴,其實對于二弟兩夫妻他一直都想好好說說他們的,不過沒找著機會,今天易之小兩口來算是讓他找著錯處了,痛快淋灕地罵了一頓。

    但鐘浩文還不解氣,他想到鐘正的事,又對著他們倆口子吼道︰“從今以後,鐘正由他自己爹媽教育,你們兩口子都不準插手,涵宇媳婦我看著就比你楊勝男懂禮得多,你瞧瞧你自己什麼素質?就你這樣的可別把我們老鐘家的小輩給禍害了!還有你們兩口子吃了這頓飯就回你們自個家去,以後別來這丟人了!”

    鐘浩文罵完後,彎下腰問老爺子︰“爸,您看我這麼處理中不中?”鐘青山嗯了聲,又想了想,說道︰“中,不過還差一點,你二弟妹年紀也不小了,讓她也回家養老去,別老一天到晚穿著那身衣服在我面前晃,頭暈!”

    莫莉听得直樂,老爺子您可太給力了,還有大舅舅也是,超級解氣的莫莉決定好好犒勞犒勞這倆,反正鐘浩武和楊勝男那里可以多出來好多靈泉水。

    鐘浩武和楊勝男這一次可是真把面子里子都丟完了,雖然他們舍不得退休,可是老爺子都發話一錘定音了,他們哪還敢有異議?想著等過段時間老爺子和大哥氣消了,找他們說說好話,怎麼說都是親兒子親兄弟,咋都比莫莉那個外人要親近吧?

    鐘涵新和鐘涵宇兩兄弟倒是挺合意的,他們其實早就想讓父母退休了,鐘浩武這人有勇無謀,讓他做個沖鋒的小將是沒有問題的,但是讓他做指揮官就實在不行,他現在說得好听是軍長,實際上在軍區根本就被副軍長架空了,也就佔著個軍長位置面上光鮮吧,就這還是靠了爺爺和大伯的面子。

    母親則是正相反。在部隊里管的太寬,明明就不是她的職權範圍,她也要跑過去指手畫腳,弄得其他人听也不是。不听也不是,怨聲載道。

    他們做兒子的不好對他們做什麼,可是這樣真的挺憋屈的,經常能听見那些人在背後說父親是虎父有犬子,爺爺大伯那麼英雄好漢。卻有一個糊涂蛋兒子和弟弟。至于說母親的就更多了,所以今天這樣的結局真挺好,雖然他們失去了軍長兒子的光環,但是卻獲得了心靈的解放。

    飯菜很快就擺上了桌,今天算是鐘家這幾年聚得最齊的一次了,除了**國的鐘雯,鐘浩然的小女兒鐘玉,小兒子鐘涵燁,其他的人都來了,大大小小算起來得有三十多口人。擠擠攘攘擺了四桌,還好鐘家的客廳夠大,擺下四桌綽綽有余。

    今天小王可是發揮了他的最高水準,做出了國宴級的酒席,色香味俱全。大家按照男女小孩分成四桌開始吃飯,莫莉貢獻了三瓶靈泉酒出來,一桌一瓶,小孩除外。

    酒瓶蓋一打開,一陣誘人的酒香傳了出來,大家都不禁聳了聳鼻子。吸了一口再吸一口,哎呦,怎麼這麼好聞哪!老爺子哪里還忍得住,叫嚷著讓鐘涵正趕緊倒酒。

    鐘家的男人們都遺傳了老爺子的毛病。好酒卻量淺,基本上是啤酒一瓶,燒酒半杯的水平,不過莫莉做的這靈泉酒應該要好一點,大概能喝個半斤左右,而且就算喝醉後醒來也不會難受。對身體還有好處。

    鐘涵正忙起身先給老爺子滿上,接著為桌上的其他人斟酒,他這桌基本上都是長輩,老爺子、鐘浩文、鐘浩武、鐘浩然、鐘梅丈夫連衛國、韓簡、鐘涵新、鐘涵瑜(鐘浩然大兒子)、連凱華(鐘梅大兒子),連上他正好十個。

    靈泉酒呈淡淡的琥珀色,酒稍有點粘,倒酒時連成了一條線,喝起來極其柔滑舒適,老爺子早就忍不住眠了一口,“好酒!好酒!易之,你媳婦這酒釀的可真帶勁!”

    “老爺子,這酒可是一口值萬金呢!莫莉可在這酒里下了不少本錢,您每天喝個二兩,保證您能打破吉尼斯紀錄!”韓簡使勁為莫莉邀功。

    其實莫莉也就是用了空間的糯米再摻一些靈泉水,另外還加了一點點碧骨草,不過這幾樣就能把這酒歸到靈酒一列了,所以韓簡說一口值萬金是一點都沒有夸張,靈酒可是有錢都買不到的寶貝。

    “啥吉尼斯紀錄?”老爺子沒听明白韓簡啥意思。

    “就是您老能活成老妖精,打破世界紀錄!”韓簡開著玩笑,全家也就他敢在老爺子面前取笑他。

    “哈哈哈哈!我是老妖精,那你們就都是小妖精了!”老爺子听了挺高興,哪個人不想活的長長的,現在韓簡這麼說,可是說到他心坎了,而且他也挺相信韓簡的話,韓簡說他能活成老妖怪,那他一定就能活成老妖怪。

    心情極好的老爺子吃了幾口菜,大聲吆喝著喝酒,其他的人听韓簡說這酒這麼精貴,都挺稀罕地喝了起來,這老貴的多喝一口就是多掙錢呢!

    “易之,你媳婦是不是那里面出來的?”鐘涵正酒喝了幾口後,終于忍不住問了出來?

    韓簡笑了笑,神秘地說道︰“差不多吧,不過比那里還要厲害!”他說的可沒錯,莫莉師祖師父可不都是神仙級別的厲害人物!

    當下眾人心中凜然,怪不得莫莉出手不凡,她和兒子的身手都那麼好!原來竟是從那些隱世家族出來的,這下桌上的每一個人都不敢再對莫莉小覷。

    鐘浩武可後悔死了,要早知道莫莉來頭那麼大,他咋的也要把家里的死娘們看牢了,現在可好,把人都得罪了。隱世家族的人不僅功夫厲害,听說還有不少靈藥靈丹,想到原先大哥給他的靈藥水,難道這藥水就是莫莉的?越想越肯定的鐘浩武是腸子都悔青了。

    他討好地對韓簡笑了笑,“易之,剛才的事真是對不住你媳婦,你幫我和她道個歉唄!讓她別往心里去,到底咱們還是一家人呢!”

    韓簡听了心里冷笑,後一句話才是重點吧,以往他和二舅就沒怎麼相處過,如今看來二舅這人可和大舅小舅一點都不像,一點都沒有遺傳到外公的英明神武,哎,龍生九子,尚有幾個不成器的,外公有二舅和他母親兩個敗筆也算正常吧!

    韓簡沒說什麼,只是不斷地和眾人敬酒,鐘浩文暗自嘆了口氣,老二這回算是把易之給徹底得罪嘍,看來老二的那些藥水也是沒份了。鐘浩文心里為二弟可惜,雖然他剛才罵的挺凶,但其中一半確實是怒其不爭,另一半卻是做給莫莉看的。

    他和老爺子隱隱約約猜到了莫莉的來歷,對于這麼一個能助鐘家穩固發展興旺的貴人,他們鐘家怎麼都要與莫莉交好,說他市儈也好,現實也好,只要是阻礙鐘家前進的石頭他鐘浩文絕對會毫不留情地踢開它。

    所以他雖然為二弟可惜,但也不會替他求情,現在易之還在氣頭上,等過段時間易之氣消了,再試著替二弟求求情吧,至于楊勝男,鐘浩文考慮都沒有考慮到她,這種攪家精說得不好听一點,活的越長是非越多!

    鐘浩文狠狠瞪了鐘浩武一眼,鐘浩武縮了縮身子,不敢再說話,一個勁地低頭喝酒,還別說,這酒可真好喝,喝下去全身暖洋洋的,舒服極了!想到韓簡說里面加了不少好東西,鐘浩武喝的更多了,以後也不知道還有沒有的喝了,今天得喝個夠本。(未完待續。)

    ps︰  在此,老羊要鞠躬感謝所有訂閱、投月票、打賞的讀者們,老羊在此保證,如不出意外,每天四更不斷哦!老羊這麼努力,是不是來點動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