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67 席散

167 席散

    黎安安的建議得到了大家的支持,連凱琪也十分心動,莫莉見狀心里一動,提議道︰“要不明天我們幾人一起去逛街,好好為凱琪設計一下,保證讓她那位覺得犯罪的男朋友眼珠子都凸出來。”

    莫莉的話把連凱琪小姑娘逗得羞紅了臉,不過卻引來諸人的贊同,反正明天還是休息天,孩子就交給男人帶了,于是大家便都愉快地決定了第二天的行程。旁邊劉玉英等人也都笑眯眯地看著她們,本來劉玉英還對莫莉不是太滿意,可是經過這麼一天接觸下來,她倒是覺得莫莉挺不錯的,除了結過婚有個孩子外,其他的還真挑不出啥毛病來。

    不得不說莫莉今天這一場見面儀式是十分成功的,除了楊勝男和鐘勝武兩口子對她不感冒外,其他人都還是不錯的,不過莫莉還不知道,鐘浩文已經想方設法地要討好她了。

    大家一起說說笑笑,不知不覺竟然把三瓶酒都喝完了,老爺子今天算是超常發揮,喝了快一斤居然還扯著嗓子喊,“易之,再拿幾瓶出來,他娘的,老子可從來沒喝這麼痛快過!易之媳婦這酒釀得真他媽的帶勁!”

    老爺子看來還是有幾分醉了,平時很注意不吐髒話的他接連把三字經都說了出來,听得幾個孩子都哧哧笑, 其他的人也都挺贊同,只有鐘浩文擔心老爺子身體,怕喝多了血壓上升,不過在易之的再三保證下,他也就隨老爺子了,其實他自己也沒喝過癮呢,以前都是喝半杯就倒,今天可算是喝個痛快了。

    韓簡連忙跑到他住的房間拿了四瓶出來,幸好這次事先想到酒會極受歡迎,他們在寄的時候就打包了七八十瓶,當初包裹到鐘家的時候,還把大家伙給嚇了一大跳。像個小山似的,現在恐怕都嫌少呢!有這八十來瓶,再從空間里拿些出來摻進去,夠老爺子他們喝段時間了。

    韓簡一桌又分了一瓶。就連孩子那桌也分了,他早就看見鐘陽還有連凱華兒子連維思和連維嘉這幾個小子眼熱的小模樣了,鐘陽他們接到酒都十分興奮,嗷地怪叫一聲,開了瓶蓋。幾兄弟開始斟酒喝上了,劉玉英等人也隨他們。

    眾人酒興濃著呢,幾個女人也都喝上了興頭,終于,在四瓶酒都喝完的情況下,鐘家男人們都光榮地倒下了,除了韓簡和連衛國還沒事人一樣,各位巾幗英雄們也都挺清醒,不過一個個都面若桃花,煞是美麗。

    席散了。可是這怎麼回家是個大問題,一個個都醉氣燻天的,可怎麼開車啊?喝酒時只顧著高興了,哪還想得起來這個?要是不回家,這三十來口人可怎麼住得下?別說房間不夠,就是家里被子也沒有這麼多。

    大家都面面相覷,黎安安已經拿起手機想要給涵正的秘書打電話,雖然是挺不好意思,但是現在也只能麻煩老公秘書來把他們一家送回去了。

    莫莉笑了笑,制止了黎安安。說道︰“別急,易之肯定有辦法,保準不會讓你們回不了家。”

    韓簡本還再看看幾位表兄弟趴在沙發上呼呼大睡的傻樣呢,他甚至還掏出手機拍了好幾張照。見老婆把他給賣了,只得從身上拿出解酒丸,給男人們嘴里一人一顆塞了進去,藥丸入口即化,不多時,沙發上的幾人都陸續醒轉。

    其中鐘涵瑜最搞笑。嘴里還嘟嚷,“老婆,天怎麼這麼快就亮了,我都還沒睡夠呢!”把大家伙都逗得哈哈大笑。

    老爺子和鐘浩文還有鐘陽幾個小孩韓簡沒讓他們醒過來,反正他們都不用挪地方,呆會一手一個抱回房間睡覺就行,而且這喝了酒後睡一覺有助于藥力吸收,對他們有好處。

    幾人醒來後神清氣爽,就連嘴里呼出來的氣息都干干淨淨,甚至還有一股薄荷味,哪里像是幾分鐘前還嘧啶大醉的人?鐘涵瑜大為心動,他經常要和客戶一起吃飯喝酒,自己這不能喝酒的毛病可是讓他出了不少笑話,現在易之有這個好東西,以後還怕喝醉嗎?

    他纏著韓簡要了十幾顆解酒丸,並保證絕對不貪杯,其他人見狀也都向韓簡討要,韓簡無法只得每人送了十來顆,說道︰“這藥丸只是能夠讓酒醉的人神志清醒兩小時,兩小時後照樣還是要醉的,你們自己可記牢了。”

    眾人都紛紛點頭,能清醒兩小時也是好的,大家都拿了自己的東西,特別是那些酒,他們可是都抱得緊緊的,心里都打定主意喝完了再問易之討要。

    女人們也都互相留下了手機號碼,約定明天集體逛街,就這樣不出十分鐘,剛才還熱熱鬧鬧的大廳霎時就剩下韓簡一家、鐘浩文一家還有老爺子了,韓簡和鐘涵正、鐘涵堅兩兄弟一起把還躺著的老爺子、鐘浩文、鐘陽、鐘晨、鐘巨幾人一起抱回房間,讓他們好好好休息。

    莫莉和鄭晴還有鐘涵堅媳婦高爾雅一起幫著小王把客廳里的杯盤桌子都收拾干淨,莫莉手腳利落,干活一點也不拖泥帶水,讓劉玉英越看越喜歡,她自己本就是個爽利人,最看不怪的就是那種干活磨磨蹭蹭的人,莫莉干活竟然比她老人家都還要干淨利落,讓劉玉英真是愛得不行。

    幾人收拾好了便各自回房休息去了,韓簡和莫莉住在二樓,這房間是韓簡從小就住著的,劉玉英早就收拾得干干淨淨,小魚本來還想和鐘陽他們一塊住的,可是那幾個家伙都喝趴下了,哪還顧得上他?沒辦法他只得和爸爸媽媽一塊擠著,小魚同學表示一點也不開心,他都是大人了,怎麼還能和父母擠一張床?不過沒誰理會他的小抗議,大家喝了酒後都瞌睡得不行,洗洗就睡了。

    莫莉這一覺睡到了天明,窗外傳來了鳥叫聲,在清幽的早晨尤為悅耳,莫莉起身看向牆壁上掛著的鐘,已經六點半了,她忙一骨碌爬了起來,這可不是在家里,能夠睡到九點起床,現在可是在京都做客,可不能讓老爺子和大舅舅他們以為自己是懶婆娘。

    小魚攤手攤腳地呼呼大睡,甚至還把他的一只小胖腿搭在了韓簡的肚子上,真是十分享受,莫莉好笑地把兒子的腿從韓簡肚子上拿了下來,可是小魚同學很不滿意,哼哼了幾聲,又把腿放回去了,似乎這樣才舒服。

    韓簡無奈地笑了,這和小孩睡覺可真不是什麼享受的活,他一晚上可被小魚害慘了,不是肚子上踹一腳,就是屁股上來一下,更過分地是還把腳丫子伸到他嘴里,也不知道莫莉她怎麼還能睡得這麼香的?這娘倆都是神人。

    莫莉安撫地親了親韓簡,韓簡哪會滿足,狠狠地親了她一番才放手,看著旁邊還霸佔著他肚子的小魚,他只得無奈地放過莫莉,今晚一定要把這小子趕到鐘陽房間去,他可得好好和老婆親熱親熱。

    莫莉今天換了黑色高領針衫配淡綠的羽絨服,下面是牛仔褲運動鞋,昨天的祖母綠首飾她也收回空間了,換上了蜜蠟的掛件和手鏈,今天要逛街還是穿得休閑一些,省得腳疼。

    她下樓時,劉玉英和鄭晴已經起床了,在廚房里幫小王做早飯,小王是個三十來歲的軍人,以前是部隊炊事班的廚師,後來經過培訓拿到了一級廚師的執照,便被派到了鐘老爺子這做飯,老爺子起先還不肯,覺得沒必要,不過拗不過國家,只得同意了。

    不過老爺子規定家人不得因為私事麻煩小王,並且要尊敬小王,以前楊勝男因為言語上對小王有些不大好听,被老爺子听見了當場就讓楊勝男對小王道歉,所以小王對老爺子十分感激,一直都很盡心盡力地照顧老爺子的伙食。(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