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68 和諧

168 和諧

    小王是東北人,很是健談,東北人都挺能侃的,而且說話還都挺逗,一口一個咱們那疙瘩,听著就想樂。小王心思很細膩,為老爺子和鐘浩文、劉玉英他們的早飯準備了小米粥加雜糧包子,為鐘涵正他們幾個年輕人則準備了皮蛋瘦肉粥加小籠包,還有夾土豆絲的煎餅,吃起來十分可口舒適。

    陸陸續續地大家都起床了,老爺子和鐘浩文兩人已經從外面打了半小時拳回來,鐘涵正兩兄弟則帶著幾個小家伙去外面操場晨跑,這是老爺子定的規矩,鐘家的男人必須得早起鍛煉身體,要不然就別住在老宅在他面前晃悠。

    莫莉幫著小王一起把早飯擺上了桌,這時韓簡已經拎著小魚下樓了,小魚這家伙還沒睡夠呢,想賴著不起來,不過在韓簡的威嚇下,他只得乖乖地爬起來。

    等小魚穿好衣服下樓才發現他們是最後起床的,而鐘陽他們幾個都已經從外面鍛煉回來了,小魚慚愧萬分,他立馬表示,今晚他和鐘陽他們一起住,明天也一起去晨跑。

    大家一起有說有笑地吃著早飯,老爺子吃著自己清淡的小米粥和雜糧餅,再看到韓簡他們吃的油汪汪香噴噴的肉包子和肉粥,他老人家不干了,把筷子一甩,胡子一翹,說道︰“我也要吃肉包子,憑什麼又讓老子吃這些粗糧。”

    老爺子一發火,小王急了,忙解釋︰“老首長,這是李醫生交待,說您多吃粗糧對身體好。”老首長不滿意他做的飯,說明他工作做得不到位。怎麼對得起國家這麼費心培養他?

    老爺子一听是小李說的,更氣了,“小李子這家伙就是愛瞎指揮,這個不能吃,那個不能喝,一天到晚讓老子吃這些豬吃的東西,肉都不能吃了。人活著還有個啥勁。”老爺子說到最後聲音里還帶著點小委屈。眼楮卻朝著韓簡那邊瞟。

    莫莉本還有些惶恐不安,可是見鐘浩文劉玉英鄭晴他們都非常淡定地吃著早飯,對此無動于衷。她也平靜了下來,鄭晴還小聲地對她說︰“沒事,老爺子隔個幾天都要鬧上一出,今早是見著易之在撒嬌呢!”

    莫莉啞然失笑。老小孩老小孩說得真不錯,威風凜凜的鐘老元帥竟然也會在家里為了吃肉包子撒嬌。要是讓z國人民知道了,肯定要眼珠子掉一地。

    韓簡無奈地搖了搖頭,伸手把了把老爺子的脈,便道︰“外公。那就讓您吃三個肉包子,行不?”老爺子的身體喝過靈泉水後十分健康,其實就是每天早上吃肉包子也是沒問題的。不過年紀畢竟擺在那里,吃太多肉對腸胃不好。而且老爺子他這人吃肉挺凶,若是沒個限制,他會沒完沒了地吃下去。

    “六個!”老爺子直接翻了個倍。

    “四個。”韓簡加了一個。

    “五個。”老爺子減了一個。

    “不行,要麼四個,要麼甭吃了。”韓簡絕不讓步,並給他夾了四個肉包。

    老爺子拗不過韓簡,只得同意,不過從他帶著笑意的嘴角看得出老爺子是極滿意的,剛才那麼討價還價其實也是他們爺孫倆的一種樂趣吧。

    “老爺子也就易之能制得住,就是咱爹都拗不過他老人家,每次都會討去六個肉包子。”高爾雅笑嘻嘻地小聲嘀咕,高爾雅是鐘浩文的小兒媳,是京都外國語大學的阿拉拍語老師,比莫莉大三歲,體態縴瘦,一點也看不出來像是生過孩子的女人。

    鐘家的兒媳婦都沒有什麼門弟要求,像高爾雅家就是西安的普通工人家庭,當初鐘涵堅娶高爾雅時,可是驚呆了京都一大幫人,鐘涵堅不愛從軍也不愛從政,大學畢業後便學小叔辦了個網絡公司,十分成功,現在他的公司也快上市了,鐘涵堅當年可是京都有名的風流哥,一向自詡是單身一族,不能為了一朵花放棄一片花園,沒想到不到二十五他就結婚了,而且新娘子還是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孩。

    高爾雅長得不是那種特別漂亮的女孩,不過看著很舒服,越看越好看,最主要的是高爾雅能制得住鐘涵堅,別看高爾雅一副嬌嬌弱弱林妹妹的模樣,鐘涵堅可是個趴耳朵,自從結婚後就和以前的那些鶯鶯燕燕全部都斷絕了來往,成為了十足十的模範好男人。

    老爺子最討厭的就是門戶之見,用他老人家的原話來說︰“老子要飯的出身,就連爹娘的墳葬在哪都不知道,照那個門當戶對說起來,老子不也得找要飯的做媳婦,可是老子娶的媳婦可是個千金大小姐,不照樣過得挺好!”

    鐘老夫人吳素雲是甦州的大家小姐,吳家自清朝以來就做絲綢生意,是江漸滬有名的富豪,但是吳家是財旺人不旺,到了吳素雲這一代就只有她一個獨苗,從小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她父親吳中昊是位十分有骨氣的愛國商人,對日本人的暴行深惡痛絕,偷偷為gcd輸送了許多物資和藥品。

    吳中昊大概也有了預見,他在吳素雲十五歲的時候便把她送去了上海,托付和他接頭的gcd人照顧女兒,果然就在吳素雲去了上海不久,吳中昊兩夫妻便被日本人殘忍地殺害了,傷心欲絕的吳素雲毅然也投上了抗日救國的革命道路,直到遇上了鐘青山。

    吳素雲在年紀大了後,和鐘青山說了實話,說她當初同意嫁給鐘青山就是因為他殺的日本人多,其他的她都沒考慮,不過後來結婚後,鐘青山是真對她好,她也慢慢的愛上鐘青山,一心一意地和他過起了日子。

    所以每次有人和鐘青山提什麼門當戶對,他就會大聲反駁,並還把自己的例子舉了出來,在他看來,兩口子過日子最要緊地就是兩人真心相待,你對我好,我對你好,這才是最實際的,整那些虛頭巴腦的有啥用?這也算是莫莉的幸運吧,遇上了一個最不講出身的長輩,也讓她少了很多麻煩。

    莫莉和鄭晴、高爾雅還在吃早飯,連凱琪的電話就打來了,小姑娘十分心急,埋怨她們怎麼這麼慢。鄭晴笑著搖頭,“連大小姐,你看看現在幾點了,才八點呢,商場都還沒有開門,我們現在去逛街準備站在街上喝西北風嗎?”

    連凱琪看了看時間,這才不好意思地道歉掛了電話,高爾雅笑著說道︰“凱琪絕對有動靜,我敢打包票肯定就是她昨晚說的那個想犯罪的男孩。”

    莫莉也點頭同意,往往男朋友都是先成為男性好朋友,然後再進一步上位成男朋友的,那種一見鐘情的畢竟是少數。劉玉英挺好奇,問她們怎麼回事,鄭晴便笑著把昨晚連凱琪的話說了一遍,把劉玉英逗得笑個不停,粥都嗆進了氣管里。

    鄭晴忙替她拍背拿紙,忙個不停,高爾雅小聲笑著對莫莉說道︰“家里有大嫂在,咱們可要省不少心,只要安安穩穩坐著就是,大嫂全都會做好的。”

    鄭晴听見了,笑罵道︰“全家就數你嘴皮子最利害,下次我也跟大爺似的,享受享受高級知識分子服侍的滋味。”高爾雅學歷十分高,是博士學位,可以說是鐘家學歷最高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