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69 鐘涵燁和鐘玉

169 鐘涵燁和鐘玉

    莫莉和劉玉英笑看著這兩妯娌互相打情罵俏,看得出來兩人感情十分融洽,不像其他的大家庭,妯娌之間總是有這樣那樣的矛盾。其實莫莉從昨天到現在都能感覺到鐘家這個大家庭的氣氛十分和諧,就好像是在z國一個普通的大家庭一樣,很隨意自在,除了楊勝男這個異類,不過這已經很好了,畢竟有些高位者家庭可是個個都比楊勝男還要極品的。

    比如說莫莉以前工作的一家公司,公司不大,一百多人吧,老板管外面,老板娘管里面,兩口子挺合作無間,莫莉在那里也是做小行政,不過只是做了半年不到就炒老板魷魚了,為什麼呢?

    主要就是老板娘太極品,公私不分,舉個例子,她的衣服都是送去干洗店的,那你就請個專門的保姆為你服務好了,可是老板娘不這麼做,她每天都要莫莉先跑到別墅拿了髒衣服,再送去干洗店,再把已經洗好的衣服又送回別墅。

    其他比如送她孩子讀書,替她逛街拎包,給她家里孩子買零食、玩具、學習用品等等,每天這麼折騰,本職工作做不完只能晚上加班,還沒有加班費,用老板娘的原話就是你自己份內工作都做不好,還想要我付加班費?最後莫莉實在是受不了就把這兩口子給炒了。

    早飯吃完後,小魚和鐘陽、鐘晨、鐘巨幾個小朋友跑出去和大院的其他孩子玩去了,這幾個孩子小魚最小七歲,鐘陽十四歲,鐘晨十歲、鐘巨十二歲,一個個都遺傳了鐘青山的高大威猛。而且因為從小就練形意拳,顯得很結實,昨天他們就商量好今天要去好好比試比試,看他們中間到底誰最厲害。

    莫莉和韓簡說了她今天去逛街的事,老婆能和外公家的人相處和諧,韓簡當然是樂見的,他從包里拿出一張卡。遞給莫莉。說今天一切消費由他買單,其實韓簡早就給了莫莉一張黑卡,不過既然老公這麼為她撐面子。她當然很高興啦,莫莉笑眯眯地接過卡,還在韓簡的手心上輕輕地撓了撓,其中的意思只有他們兩個人自己明白了。

    鄭晴和高爾雅也回房間打扮了一番下樓。走之前她們邀請劉玉英同行,不過劉玉英拒絕了。年輕人聚在一起熱熱鬧鬧的,她老太婆去了反倒讓她們受拘束,玩得也不盡興。

    她們三人坐的是高爾雅的黑色路虎衛士,從這輛座駕也可以看出高爾雅此人絕對是個外表柔弱內心剛強的女漢子。路虎衛士應該算是越野車里最硬漢的代表了,經歷了無數戰爭洗禮,也能適應各種極端環境。像可可西里、羅布泊探險都少不了衛士,在城市里開這種車可以說是極委屈它了。

    高爾雅開車很猛很快。一點也不像女孩子,莫莉坐著她的車直呼吃不消,“爾雅,要不你歇會,換我來開?你這車開得我頭暈眼花的!”莫莉本來就有暈車的毛病,不過後來練過功法後好了很多,基本上不怎麼暈了,現在經高爾雅這麼一晃蕩,莫莉覺得哪都不舒服。

    鄭晴在旁邊笑嘻嘻地說道︰“莫莉,你不知道當初咱媽坐爾雅的車可差點把心髒病給嚇出來,幸虧咱別的不行,坐車功力可是很高的,爾雅的車至今為止也就我能吃得消坐。”

    高爾雅放慢了速度,“不好意思,我給忘記了,我開車就是這樣,一開起來就忘了形。”她接著又抱怨道︰“京都就是這點不好,經常要塞車,開車一點都不暢快。”

    “誰讓你買這種野蠻車的,像我的mini多好,像小魚兒似的,停車倒車都很方便。”鄭晴取笑高爾雅。

    “就你那小不拉幾的車,我連瞅都不想瞅,也就在城里開開,要是開到沙漠里根本就走不了幾公里!”高爾雅不甘示弱地回應。

    “誰一天到晚吃飽了沒事干跑到沙漠雪山沼澤這種荒郊野嶺去啊?也就你們兩口子了,對了,還有涵燁和小玉這兩個家伙,真是想不通,放著家里舒舒服服的日子不過,偏要跑到那些危險的地方去,也不知道家里的人多擔心!”鄭晴越說越聲音越大,就差沒貼著高爾雅的耳朵吼了。

    高爾雅縮了縮身子,“大嫂,我開車呢,要是撞車了可是你的責任。再說我和涵堅還好吧?一年也就去個一兩次,涵燁和小玉才過分呢,一年到頭都在外面。”

    高爾雅說起涵燁和小玉滿臉羨慕,看得莫莉十分好笑,真是人不可貌相,高爾雅這麼個縴弱的女子有著強壯的漢子心,喜歡的是那種刺激的戶外運動,只不過涵燁和小玉是哪家的孩子?

    鄭晴當然看出了莫莉的疑惑,解釋道︰“涵燁和小玉都是小叔家的,和爾雅兩口子都是京都探險者協會的會員,這次他們兩兄妹都在阿拉伯那邊參加什麼活動,去了兩個多月了,年都沒回來過,手機也打不通,小叔和小嬸都急死了!”

    莫莉還以為鐘浩然只有鐘涵瑜一個孩子呢,沒想到下面還有兩個,不過听起來這兩兄妹似乎失聯了?難怪昨晚小舅一家人眉間都帶著淡淡愁緒,有些強顏歡笑,原來是為家中親人擔心。莫莉對鐘浩然一家的感覺都挺好,心里暗暗決定逛完街後用符術幫幫他們,莫莉心里打定主意,但面上不顯,依然和鄭晴她們聊天。

    “小嬸正月初一不是請高僧算過,說涵燁和小玉都很安全,馬上就能回來了?”高爾雅也挺擔心這兩兄妹,這麼多堂兄妹表兄妹中,她和涵燁小玉兩個的關系是最好的,她最先認識的鐘家人也是他們兩個,然後才通過他們認識了涵堅,說起來涵燁小玉算是她和涵堅的媒人了。

    “這說是這麼說,可是現在都一個多月過去了,涵燁他們還是沒啥消息,小叔他們不急才怪呢!”鄭晴說道。

    氣氛一下子就沉重了起來,莫莉只得說道︰“我看涵燁兩個應該沒事,昨晚我看小舅舅和小舅媽的面相都是大富大貴之相,而且也沒有子女早亡的征兆,你們不用擔心!”

    鄭晴她們都被莫莉的話怔住了,這莫莉怎麼成了算命的呢?莫莉笑了笑又道︰“我對命理相術還是有點研究的,所以你們只管放心好了!”

    鄭晴本以為莫莉和她們開玩笑,還想反詰回去,但她突然想起丈夫昨天對她說的話來,心里猛的一凜,難道莫莉她……?鄭晴心里有了隱隱的猜測,當下她笑著說道︰“你說他們沒事那肯定就是沒事了!”

    鄭晴本還想再試探幾句,不過車已經開到步行街了,她們昨晚上約好在步行街街口九點接頭,高爾雅把車停好,她們三人往街道走去,連凱琪和劉衛寧還有連凱莎已經到了,見到莫莉她們,連凱琪十分高興,拉著鄭晴的手使勁晃蕩,把鄭晴暈得不行。

    接著黎安安和沈曼也到了,九個人就差趙雙燕,大家就這麼站在風口等著,京都現在的溫度雖然有十來度,但是街口正在風口上,北風嗖嗖地刮過來,大家都凍得直打哆嗦。

    “趙表嫂每次都是這樣,一點時間觀念都沒有!”連凱琪擤了擤鼻子,嘟囔著。

    “我看我們還是去那家咖啡店喝杯熱咖啡吧,順便在里面等她,這外面站著也不是個事,太冷了。”莫莉雖然不怕冷,但是北風這麼吹著,她也覺得受不了。(未完待續)

    ps︰鐘涵燁和鐘玉很重要,後面有他們兩的精彩故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