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70 趙雙燕

170 趙雙燕

    莫莉的提議得到大家的贊同,于是她們八人便浩浩蕩蕩地去了街口的咖啡店里,店里暖氣很足,大家這才感覺身上活了過來,脫下外套和圍巾,每人要了一杯咖啡。

    莫莉喝咖啡喜歡加很多糖和奶,韓簡每次都笑她是糟蹋了咖啡,韓簡平時都挺喜歡吃甜食,只有喝咖啡時才不愛家糖,什麼都不加。莫莉才不管那麼多,雖然都說喝咖啡要喝原味的才最有味道,但是對于黑咖啡的苦澀,莫莉可是敬謝不敏。

    見莫莉雙手忙個不停,一會兒加奶一會兒加糖,嘗了口味道砸吧砸吧嘴,又開始加糖和奶,直到加了三次後,莫莉才滿意地點點頭,把大伙都看得直樂。

    “莫莉,你加這麼多糖不怕發胖啊?”黎安安擔心地問道,她點的是黑咖啡,喝一口皺一下眉頭,看得莫莉真替她難受,這是喝咖啡還是喝藥呢?

    “不怕,我就喜歡吃甜的,一天不吃就難受,而且我還喜歡吃肉,一天不吃也難受!”莫莉的一番話引來了六道羨慕嫉妒恨的目光,尤以鄭晴和黎安安為甚。

    幾個妯娌中就屬鄭晴和黎安安是屬于豐滿肉肉型的,黎安安還好點,只是微豐,鄭晴則是雙下巴都出來了,體態圓潤,雖然依然是個美女,但她還是為身上的肥肉煩惱。

    高爾雅哈哈大笑,“總算是有人來分擔我的仇恨值了,莫莉你不知道,每次吃飯聚餐時,這幫人看我的眼神都快要把我給剁了,好可怕的!”

    高爾雅是那種怎麼吃也吃不胖的人,基本上東西吃進去就在腸子里逛了圈又從下面回歸大自然了(老羊覺得這種體質的人真是要天打雷劈。這麼糟蹋糧食!),而且她還超級能吃,最愛吃五花肉,一口一塊,每次都吃得小嘴油汪汪,鄭晴她們看得兩眼淚汪汪!

    為神馬我們不吃肉卻要長那麼多肉?為神馬那個家伙吃那麼多肉只長骨頭?天理何在?

    莫莉听得笑了起來,看來減肥真是極大多數女人的必備功課啊!于是我們的莫忽悠又把當年忽悠馬艷麗和舒敏嫻她們的話說了一遍。把鄭晴她們听得一愣一愣的。

    “真的假的?減肥不用節食?我現在吃這麼點都胖成這樣了。要是再跟爾雅那樣海吃,那些吃進去的卡路里不都得變成肥肉了?”鄭晴明顯不相信,這根本就不符合熱量守恆定律嘛。

    黎安安也贊同地點頭。她也是那種易胖體質,平時基本上以蔬菜沙拉為主,連米飯都很少吃!至于肉這種東西她自從孩子斷奶後就再也沒有踫過了,這樣也才使她堪堪保持現在162厘米55公斤的身材。

    “真的。你們不信試試看好了,每餐保證吃七八分飽。而且每天肉一定要吃,這每天不吃肉光吃蔬菜做人哪還有意思?”莫莉其實也是為了她們好,老吃素對身體肯定不好,沒看這幾個氣色都不怎麼樣麼!絕對是沒吃肉的緣故。

    馬姐和舒姐听了她的話後效果不是挺好的。雖然都沒瘦下去,但是也沒胖起來,最主要的是她們倆臉上都白里透紅。氣色極好,頭發也黑亮了許多。看起來都年輕了好幾歲。

    鄭晴她們將信將疑地表示先試個把月看看,如果真和莫莉說的一樣,以後就不吃素節食了,吃素的滋味著實不好受。大家談興正濃時,趙雙燕來了,還沒進咖啡店門呢,就听見她的嬌笑聲,“哎呀,真是不好意思,讓你們久等了!”

    “每次都整得跟王熙鳳出場似的,就不能走到面前再說話?”連凱琪不滿的嘀咕,“呆會趙表嫂肯定說家里孩子太纏人,非得我哄才行,每次都這句話,也不知道換個借口!”

    “家里孩子太纏人,非得我哄才行!”莫莉听見這句話,止不住噴了,趙雙燕得用了多少次這借口,才讓凱琪有這麼深的怨念?

    話音剛落,一陣香風襲來,姍姍來遲的趙雙燕閃亮登場了,兩寸高跟的長統黑皮靴,顯得她的短腿有些粗壯,包臀黑窄裙,完美的勾勒出了她的**,華貴的貂皮大衣,閃閃發光的鑽石項鏈、耳拍和戒指,冰種隻果綠翡翠手鐲,這是要閃瞎大家眼楮的節奏嗎?

    “她這是把家里值錢的都給整上身了嗎?”連凱琪又碎碎念了,今天因為準備逛一天街,大家都穿得比較休閑,基本上都是牛仔褲加運動鞋,穿著一雙高跟鞋逛街,不是給自己找罪受嗎?連凱琪的念叨把大家逗得又差點笑噴,但是趙雙燕已經走到她們面前了,只有強忍著。

    趙雙燕看到莫莉她們樸素的打扮,再低頭看著自己通身的氣派,滿意的笑了,昨晚因為莫莉的大手筆把趙雙燕刺激得很不舒服,再加上後面黎安安不經意的暴露實力,十幾年的優越感受到了嚴重的威脅,趙雙燕決定今天一定要好好扳回一局,讓大家都看看,她趙雙燕依然是鐘家娘家實力最強的媳婦。

    昨晚創傷的心靈得到了撫慰,趙雙燕的心情十分好,面上得意洋洋。“阿嚏!”莫莉實在是忍不住了,極其響亮的打了個大噴嚏,莫莉的鼻子向來對濃烈的香水味極其敏感。

    “阿嚏!阿嚏!”趙雙燕不會是把整瓶香水都往身上噴了吧?莫莉又接連打了好幾個噴嚏,把咖啡店的其他客人都吸引得轉頭看她們這邊。“不好意思,我這鼻子對香水味有點敏感,阿嚏!趙表嫂,你這香水味可真濃,阿嚏!”莫莉用餐巾紙使勁擦鼻子,趙雙燕這整的是啥玩意兒?跟毒藥似的,人都要燻死了!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我這可是特意從國外買回來的鴉片香水,手指甲那麼一點點就要好幾百美元,算了,說了你也不懂!”趙雙燕眉眼間一片倨傲,很是看不上莫莉的沒見識,連凱琪氣的要張嘴反詰,但被莫莉用眼神制止了,出門在外還是別鬧矛盾的好,免得被外人看了笑話。

    鄭晴她們也挺生氣,這趙雙燕總是自覺高人一等,和她婆婆楊勝男倒是挺像的,不過趙雙燕稍微好一點,沒有楊勝男那麼仗勢欺人,其實趙雙燕家有多少家底誰不知道呢?不就是她媽辦了個美容會所嘛,資產頂天了也就三四千萬,人家莫莉昨天光身上戴的首飾就值你家好幾個會所了,有什麼好拽的?

    幾人都沒搭理她,喝完了咖啡便準備去逛街了,趙雙燕這遲了四十多分鐘,現在都快十點了。趙雙燕見大家臉上表情都不怎麼好,訕訕的笑了笑,拿出錢包道︰“這頓咖啡我買單,當我賠罪了!”

    她說完也不等幾人說話便招手叫來了侍應生付賬,莫莉本想拿出卡付賬的,見趙雙燕這麼積極,默默地將卡塞回去了。

    “我們待會去哪里逛呢?凱琪準備買些什麼價位的衣服?”說話真的很需要藝術的,趙雙燕這句話可能真沒別的意思,但是她這麼一問出來,再加上她那一副天下我最有錢的模樣,真的是很招仇恨值的。

    連凱琪氣鼓鼓地說道︰“表嫂,你什麼意思?是想說我沒錢買不起好衣服嗎?”

    連凱莎和劉衛寧也挺不舒服,劉衛寧笑著說道︰“我們凱琪要換形象,當然是我這個做嫂子的請客了,咱們就直接去商場里看,凱琪你看中哪件就買下來,,嫂子替你買單!”

    劉衛寧是一家外企的財務總監,年薪百萬,所以這話說的十分有底氣,連凱莎也在一邊表示她做姐姐的也要為妹妹買單,連凱莎是財政局的一個科長,她老公則是一家公司的老總,也是底氣十足,她們就不明白了,趙雙燕這優越感是哪來的?她們這幾位哪個拎出來也不比她差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