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73 出事

173 出事

    林怡纏著鄭晴說了半天話,顯得很是親熱,鄭晴微皺著眉頭,她真的很想把挽著她手臂的林怡扯下來,可是她的素養不充許她這麼做,而且就算看在林老爺子的面子上,她鄭晴也不能對林怡下臉子呀,那邊早已坐下的連凱琪大聲喊了起來,“大表嫂,你快來幫我看看做哪個發型好看?”

    鄭晴如釋重負地松了口氣,笑得十分優雅得體,“林怡,我去那邊幫凱琪挑發型了,你忙著。”

    林怡無法,只得松了手,鄭晴快步走到連凱琪她們這邊,見黎安安早已為她挑好了發型,發型師正在做準備呢,笑著道︰“凱琪你可真是個鬼靈精。”

    連凱琪嬌俏地吐了吐舌頭,“我要是不這麼說,那個林怡哪會這麼快放你回來,大表嫂,你可得好好謝謝我呢!”

    鄭晴笑著坐了下來,既然都來了美發店,順便也給自己做個新發型,在愛美上,所有女人都是一致地,黎安安等人都選擇了燙發、染發等,就莫莉只是給頭發做保養,她旁邊的高爾雅正準備把頭發染成紫紅色,見狀還勸她,“莫莉,你也染個顏色吧,你皮膚白,染上粟色肯定好看。”

    莫莉搖頭拒絕了,“我不愛染頭發燙頭發,那樣對頭發傷害太大了,你們也少弄,黑色直發其實挺好看的。”莫莉她本身是真的不愛染燙頭發,另外韓簡也不喜歡她把頭發弄得亂七八糟的,還說最喜歡的就是她頭發清清爽爽的樣子。

    黎安安笑著說︰“我也知道頭發做多了傷頭發,可我這都養成習慣了,過段時間不換個發型,心里感覺不舒服。總覺得哪里都不得勁,門都不敢出了。”黎安安準備把發尾燙成大波浪,這種發型很適合她的鵝蛋臉,顯得很有女人味。

    其他人也都紛紛附合,鄭晴她們本身都是事業成功人士,又加上是鐘家的媳婦,說得不好听一點。京都多少雙眼楮盯著她們呢。是以她們出門一言一行都很注意,平時也都盡量往高貴典雅上打扮,萬萬不可跌了鐘家的臉面。

    不過頭發做多了確實很傷發質。盡管平時她們都非常注意保養愛護,可是頭發都不同程度地有了損傷,黎安安的最嚴重,都有些發黃開叉了。和當初馬艷麗的頭發非常相似。于是莫莉又把她的保養頭發方法說了一遍,還說她現在有帶一些皂角木槿葉來。讓鄭晴等人先拿去試試看效果如何,如果好的話,那她回s市後就給她們寄些過來。

    這次鄭晴等人倒是很輕易地相信了莫莉的話,有莫莉那烏黑發亮的青絲在那擺著呢。都表示要到莫莉那拿些試試,誰不想擁有一頭柔順光滑的頭發呢?正在為莫莉保養頭發的發型師听了很有興趣,加入了她們的討論。他說道︰“其實除了皂角和木槿葉外,雞蛋清和淘米水對頭發也有很好的養護作用。像黎族的女人個個都擁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就是因為她們長年累月都用淘米水洗頭的緣故。”

    這個法子莫莉也是第一次听見,大感興趣,她示意身邊的發型師繼續說下去,這位發型師是位三十來歲的男人,長得很秀氣,一頭黑亮柔順的頭發扎成一束垂在背後,十分有氣質。

    發型師得到鼓勵,也來了談興,他繼續說道︰“其實我們生活中有很多平常的小東西都可以用來保養頭發,像醋、芙蓉葉、梧桐葉、茶籽油、啤酒等等都對頭發很好,像我每隔兩天就要用淘米水洗一次頭發,各位美女看看我的頭發是不是很好,不過還是比不上這位美女的頭發。”

    說到這里,發型師有些氣餒,他可是向來以自己一頭秀發為榮的,沒想到今天竟然踫上了比他的還要滑還要黑還要柔的頭發,好受打擊!

    發型師是個護發達人,他下定決心每天花在頭發上的時間還要加一倍,一定要超越這位美女(莫莉),就這樣,京都美發圈里誕生了一位超級瘋狂的護發達人,這位發型師後來也因此而成為了資深的護發養發專家,很多名媛太太都找他咨詢如何養護頭發。

    發型師和莫莉的一番論調讓鄭晴她們耳目一新,沒想到一個小小的頭發都還有這麼多的講究,從此鐘家的淘米水成了寶貝,一滴都不浪費,就連劉玉英嘗到了甜頭後,都愛上了用淘米水還有皂角、木槿葉洗頭,經常會出現三婆媳爭搶淘米水的情況,讓鐘浩文和鐘涵正他們看了十分可樂。

    中間林怡頭發做好後,走過來和鄭晴她們幾個道別,每個人她都打了招呼,惟獨莫莉那里,她假裝沒有看見,一撇頭就走了,莫莉自己倒是不在意,連凱琪為她打抱不平,“什麼德性?一點禮貌都沒有!”連凱琪和林怡不是特別熟,而且因為她自己是個爽朗大氣的性子,對林怡嬌嬌弱弱的模樣很是看不上,所以平時也不大接觸林怡。

    莫莉笑了笑,她是真的不介意,人生贏家是她莫莉,她根本就不會把一個手下敗將的挑釁放在心上。幾人做好了頭發,天也有些昏暗了,這時黎安安的電話響了起來,她接了電話听了一會兒就掛了,神色很是凝重,黎安安讓發型師把她剛做好的頭發稍微收拾了一下,抱歉地對莫莉等人說道︰“真是不好意思,家里有些事情,我先回去了,莫莉,今天謝謝你的款待了!”

    莫莉笑著示意她不用客氣,黎安安雖然和平時沒什麼不同,但是從她緊皺的眉頭上還是可以看出剛才的電話一定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了,現在在外面不好多問,鄭晴便說︰“那你先回去,我們也快差不多了,到了家里後我給你打電話。”

    黎安安點了點頭,神色匆匆地走了,黎安安的離去給幾人蒙上了一層陰影,也都沒有什麼心思再坐下去,鐘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不管是哪家出事,都會影響到整個鐘家的繁榮昌盛。只有趙雙燕有些幸災樂禍地說道︰“唉呀,不會是涵瑜又在外面找人了吧?”

    趙雙燕說這些話是有緣由的,前兩年鐘涵瑜被人設計陷入了嫖娼門,在京都鬧得很大,媒體紛紛報道,影響非常惡劣,後來還是鐘涵正把那個陷害鐘涵瑜的人給揪出來了,是京都的一個二流家族,不知為什麼竟然膽大包天到陷害鐘家,並且還成功了,背後肯定是有人指使的,只是這個背後的黑手隱藏得很深,鐘涵正動用了很多人力都查不出來,不過那個二流家族卻在一夕之間崩坍流離,從此在京都銷聲匿跡。

    因為這個幕後黑手一直沒有揪出來,鐘家的人這兩年說話做事都很小心,就怕又被人下了套子,如今趙雙燕這麼大大咧咧地說這種自黑的話,這不是自己往槍口上撞嗎?鄭晴朝沈曼使了個眼色,笑著道︰“雙燕,不能喝酒以後就少喝點,又開始胡言亂語了,快讓沈曼扶你回家去休息,別在外面出洋相。”

    沈曼挺乖覺,她時忙上前,用力拉起剛做好頭的趙雙燕,嘴上卻笑得甜蜜蜜,“大嫂,中午吃飯時我都說了紅酒後勁足,讓你少喝點,你偏要喝那麼多,你看現在上頭了吧?來,我扶你回家去休息。”

    趙雙燕想要張嘴反駁她要本就沒有喝酒,鄭晴冷冷的眼神看了過來,平時和藹可親的眼楮此刻竟寒光閃閃,趙雙燕打了寒噤,這個鄭晴什麼時候和鐘涵正一樣了,眼楮跟刀子似的,想到剛才她說的那番話,她嚇得抖了幾抖,這才意識到自己犯了什麼大錯,忙想招補救,“是啊,這紅酒喝著挺甜的,後勁還真大,我這頭怎麼這麼暈呢?沈曼,我剛才沒說什麼胡話吧?”

    說完趙雙燕還搖搖晃晃地,把整個身子都趴在沈曼身上,別說,這趙雙燕裝得還挺像回事的,就這樣,沈曼和趙雙燕歪歪扭扭地走了。(未完待續)

    ps︰精彩馬上就來了,莫莉將在沙漠大展雌威哦!月初了,求訂閱、求打賞、求月票啦!老羊保證盡力每天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