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76 高人風範

176 高人風範

    終于大家都停下來了,莫莉朝韓簡看了過去,韓簡用眼神鼓勵她,韓簡從來都不會替莫莉做任何有關術法的決定,一切都隨莫莉自己的意願,所以剛才這麼長時間,韓簡愣是沒有提出要莫莉出面尋找鐘玉,其實就算他提出來了,莫莉也不會有什麼其他想法的,不過韓簡這種尊重她的做法讓莫莉十分欣慰。

    莫莉清咳了幾聲,說道︰“外公,小舅,小舅媽,不用那麼麻煩,我現在就可以找到小玉的。”

    莫莉的話猶如一顆重磅炸彈扔在了水里,激起了一片水花,安茹亞激動地挺身,“莫莉,是真的嗎?你真的能找到小玉?”安茹亞此刻就如同溺水的人抓住了一塊木板一般,不管木板是否堅實,她都願意選擇相信。

    老爺子因為之前對莫莉的身份有所了解,所以對莫莉的話倒是有些將信將疑,鐘浩然和其他的人都有些不贊同地看著莫莉,似是認為她在這種時候還說這種冷笑話實在是太不懂事了。倒是鄭晴和高爾雅想起了上午在車里莫莉說過的話,高爾雅陡地嚷了起來,“對了,莫莉你上午說過鐘玉和涵燁都不會出事的,還說小叔和小嬸都是大富大貴之相呢。”

    高爾雅的話引起了諸人的興趣,高爾雅見狀便把上午她們三人在車里的對話說了一遍,鄭晴也在一邊點頭附合,听了高爾雅的話,大家都有些驚訝,這易之媳婦說的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在大家的印象當中,算命大師都是那種仙風道骨、長須飄飄的老人,哪像莫莉這麼年輕漂亮的,真是畫風很不對呢!

    莫莉當然看見了大家的懷疑神色。她笑了笑說道︰“我對算命看相稍有涉獵,略知一二,要不我先試試?不行再讓外公出面。”

    這話說得文縐縐的,莫莉自己都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她嫌棄地抖了抖身子,韓簡看得直樂,虧她還能說出這麼文言的話出來。真是難為他家寶貝了。

    莫莉也不多廢話了。她直接問安茹亞,“小舅媽,有沒有小玉常穿的衣服或是常用的東西?如果有小玉身上的頭發或是其他象牙齒之類的東西最好!”

    中東離z國十萬八千里。又隔了這麼長時間,莫莉擔心衣物用起來可能效果不好,還是身上的零件比較靈光一些,不過。鐘玉人不在z國,身上的零件可是有點困難。莫莉對此倒是不抱太大希望,她已打算好呆會如果追蹤不到就用上一滴心頭血,雖然這樣對身體會有所損傷,但是現在也顧不上那麼多了。

    安茹亞先是愣了會。然後便恢復成昔日精明能干的鐘家四夫人,她忙點了點頭,“頭發牙齒都有。你要哪樣?我還是都拿來吧。”

    說完她也不廢話了,急匆匆地拿上包走了出去。連大衣都忘了穿,鐘涵瑜忙抓上她的大衣跟了上去,莫莉倒是沒想到安茹亞居然還保存有鐘玉的頭發和牙齒,可想而知,鐘玉在安茹亞兩夫妻的心中是多麼地重要了,也難怪鐘玉出事,小舅小舅媽那麼著急!

    大家就這麼沉默著,等待著安茹亞的到來,幸好鐘浩然家離這里並不是很遠,加上鐘涵瑜開車十分快,四十分鐘不到,他們就返回來了,打破了客廳的沉滯,安茹亞手里拿著一個紅色的小木盒,氣喘吁吁地走到莫莉面前。

    小木盒很精致,安茹亞小心地打開盒蓋,里面有兩個紅布包,其中一個包著黑黑的頭發,另外一包則是十幾顆小牙齒,安茹亞解釋道︰“這是小玉的胎毛和換下來的**牙,我都給她收著,本還想等她自己結婚生孩子了再給她,可是......”

    安茹亞沒有再說下去,她把盒子遞給了莫莉,莫莉安慰地拍了拍她的手,給了她一個放心的眼神,便從盒子里拿了一小撮頭發,放在面前的茶幾上,再從身上取出追蹤符,一切準備工作就緒,莫莉說道︰“待會我會用追蹤符追蹤小玉的位置,你們仔細看清楚,記下小玉所處的方位,我會盡力多讓小玉出現的時間長一些。”

    莫莉此時的神情很嚴肅,身上的氣質也自然而然地發生了改變,隱隱有一股大師風範,看到這樣高冷的莫莉,鐘家的人都有點相信莫莉是高人了!他們听了莫莉的話,一個個都嚴陣以待,眼楮一眨也不眨地盯著莫莉,生怕會漏掉什麼。

    莫莉先將體內靈力在全身運轉一遍,這麼遠距離的追蹤莫莉也是頭一回,而且還是在韓簡外家這麼多人面前,她可得做得漂亮一些,不能讓人瞧扁了。莫莉做好了萬無一失的準備後,才打出追蹤符,一道金光閃出,直朝茶幾上的頭發射去,隨即倏忽不見。

    鐘家人都屏住呼吸盯著茶幾,大氣也不敢出,過了一會兒,頭發上空的空氣很明顯地扭曲了起來,如同變形的凹凸鏡一般,漸漸地空氣歸于平靜,一幅畫面出現了,畫面中有許多人,有男有女,大部分都穿著土著長袍,這些人圍成了一個大圓圈,圓圈里不知道是在做什麼,大家都在高聲地歡呼。

    人實在太多了,而且畫面畢竟不是電影,沒有那麼清晰,眾人吃力地尋找著鐘玉,“我看到了,小玉在那里,我看到了,她還活著!”安茹亞喜極而泣。

    在安茹亞的提示下,他們也都看到了鐘玉,她做著男式打扮,穿著一身看不出顏色的長袍,頭上也包了起來,臉上有著一塊很大的黑斑,幾乎遮住了三分之二個面龐,整個人完全面目全非,不是熟悉的人真的認不出來。

    鐘玉站在圓圈外,跟著大伙一塊舉手吶喊,這時大家也都看到了圓圈內的場景,眾人都不約而同地低下了頭,只有老爺子、鐘浩文、韓簡以及鐘涵正連眼楮都不眨一下,尋找著畫面中的地域特征。

    原來圓圈里有十幾個男人在對兩名白人女子施暴,女人旁邊躺著幾個白人男子尸體,頭顱和身子都分了家,地上血流遍地,不少人身上都沾上了鮮紅的血,但是這些人都不以為意,反倒更加興奮起來,地上的那兩名白人女子也像是沒有了氣息一般,任由這些強盜為所欲為。

    漸漸地,畫面變得有些模糊,莫莉見鐘涵正他們似乎還沒有觀察好,便嬌喝一聲,狠下心將中指咬破,再打出一道追蹤符,這次的追蹤符因為染上了莫莉的血跡,效果強了許多,畫面也更清晰一些。

    韓簡沒想到莫莉竟然把手指頭咬破了,她可是最怕疼的了,平時切菜弄上個小口子都要喊半天(韓大少,那是莫同志和你撒嬌呢),這次竟然為了他的家人狠心把自己的手指咬破,真是讓他又感動又心疼。

    大家定神觀察著畫面,鐘涵正則雙手忙個不停,過了大概三四分鐘,畫面又開始扭曲起來,莫莉的額頭也沁出了細密的汗珠,又過了幾秒,畫面徹底消失,茶幾上的頭發蓬地自燃起來,不一會兒便化作一道青煙,留下點點痕跡。

    莫莉松了口氣,有些力竭,這麼遠的距離找人還真是個力氣活,以前看小說上那些萬能女主做什麼都挺輕松的,怎麼到了她這就挺吃力的?莫莉有些想不通,難道是她太無能了?

    韓簡把莫莉攬著坐下來休息,鐘浩然和安茹亞他們都感激且敬畏的看著莫莉,沒想到這個外甥媳婦竟然是隱世家族的傳人,真是真人不露相,這次幸好是有易之兩口子在,他們都心里暗呼萬幸。

    老爺子和鐘浩文相互交換了了然的眼神,看來他們還是把莫莉低估了,就莫莉這等手段,可不是那種一般的隱世門派能教出來的,就是當年最盛名的青木道長也沒有這等手段。(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