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77 營救

177 營救

    老爺子環視了眾人一眼,沉聲說道︰“現在可以確定小玉暫時是安全的,這樣也給我們留下充足的時間,不錯,像是鐘家的種,還知道喬裝打扮混入敵營。”

    說到這里老爺子很是欣慰,鐘玉雖然是女娃娃,但是從小膽子就大,很像她小姑姑鐘雯,不過她比鐘雯要強,不光膽子大,腦子也很機靈,要不是因為她是女娃娃,他早把鐘玉送到部隊里了,想到鐘雯,老爺子悵然若失,那是他人生的一個敗筆啊。

    不過很快老爺子便打起精神,現在最要緊地是如何營救小玉,他看了看鐘浩文,鐘浩文會意點了點頭,先問鐘涵正,“涵正,小玉的方位確定了嗎?”

    “確定了,小玉現在是在“豺狗”的老窩,你們看,那個站在人圈中心的男人就是豺狗的頭領拉納。”鐘涵正早已把莫莉之前弄出來的畫面錄了下來,他用投影儀將畫面定格在了其中一點上,把豺狗首領拉納指給大家看。

    拉納是個身材頎長的男子,年紀看上去並不大,不會超過三十歲,穿著一身長袍,當鐘涵正將畫面轉換成他的正面時,大家都倒吸了口冷氣,唉呀,這個男人也太好看了吧,拉納看起來不像是土著人,應該是個混血兒,稜角分明的臉龐,褐色的眼楮,淡棕的皮膚,真是帥得一塌糊涂。

    只不過拉納此刻的雙眼冷酷無情,充斥著嗜血的光芒,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看著手下施暴,神情愜意極了,就好像他現在看到的是一幅十分優美的風景畫一般,真是一個矛盾而俊美的男人,可就算是他此刻做的是天下最殘忍的事情,莫莉和鄭晴她們幾個女人似乎並不覺得這個男人可惡,所以說人真是一種典型的視覺動物,對于長得好的人總是多了幾分寬容。

    “拉納此人是三個強盜頭領中年紀最輕的。只有二十六歲,此人的出生來歷很神秘,據說是是當地一名富翁的私生子,也有傳說他是歐洲一個財閥家族的棄子。總之拉納的來歷有很多種版本,拉納還是哈佛大學法律系的高材生,在大二時就突然失蹤,三年前他突然成為了豺狗的首領,這其中發生了什麼事。沒有人知道。”鐘涵正介紹著拉納的經歷。

    “拉納雖然是強盜頭領中年紀最輕,資歷最淺的,但是他手段殘忍,冷血無情,絲毫不講情面,而且拉納似乎專門研究過戰術,他的豺狗團總是出其不意,神出鬼沒,常常讓那些大商團措手不及,損失巨大。所以豺狗也是眾多強盜團伙中實力最強的。”鐘涵正十分嚴肅,對于拉納此人,他是專門做過一番研究的,並且把此人當作了和他旗鼓相當的對手。

    大家越听心越驚,拉納越厲害,就意味著小玉越危險,營救工作也越困難,鐘浩文的眉頭皺得緊緊的,拉納狡猾凶殘而且還懂得戰術,最主要他是那里的地頭蛇。俗話說強龍難敵地頭蛇啊!難道真的要政府出面嗎?

    從內心來說,鐘浩文是不願意讓政府出面的,他作為鐘家的大家長,必須得為鐘家的未來考慮。可是如果政府不出面,涵正身處要職根本就不可能離開z國,在鐘浩文心里這趟營救除了涵正他想不出還有誰可以勝任,當然還有一人也是可以的,不過易之可不是鐘家人,他沒有這個義務去涉險。

    韓簡看到鐘浩文的神色。他稍一思索便明白了大舅舅的為難之處,其實他也不贊同這麼點事讓政府出面,畢竟鐘玉雖然是鐘家人,但她身上並無任何公職,只是一個普通公民,而且這次涉身險地完全是鐘玉自己找死,何必連累鐘家。

    對于鐘玉的行為韓簡是一點都看不上的,為了一個虛無飄渺的男人竟然把自己置身險地,她就絲毫沒有想過這樣的舉動會給鐘家帶來什麼樣的後果,真是腦癱!

    不過看在小舅舅的面子上,他還是幫一把吧,韓簡看了看莫莉,莫莉對他笑了笑,兩人心意相通,莫莉當然明白韓簡想要做什麼了,事實上,此刻沒有比他們兩人更適合的人選了!

    得到妻子支持的韓簡在鐘浩文開口前說話了,“大舅,就讓我和莫莉去趟中東吧,涵正的身份太敏感,不適合去中東這種局勢不明的地方,鐘家現在不能夠出一點差錯,您放心,我和莫莉會把鐘玉帶回來的。”

    鐘浩文听到韓簡的話後先是一喜再是一憂,易之主動請纓自然是最好,可這畢竟是鐘家的家事,韓簡可是**國的王子,萬一要是在沙漠里出一點事情,他可沒法和拉赫曼交待,雖然他知道韓簡的本事高強,但事情無絕對,就怕有個萬一。

    鐘浩文還是有些猶豫,外甥畢竟不是兒子,若是鐘涵正,他眼楮都不眨一下就同意了,可是易之......?就在他猶豫不決時,老爺子發話了。

    “就這樣定了,讓易之和莫莉去救小玉,涵燁跟著,若是小玉再不听話,易之你就直接給我把她腿打折了帶回來。小四,這次小玉回來後,你可得給我好好處罰她,你要是下不了手,就交給老大,知道了嗎?”

    得知女兒安全的鐘浩然恢復了昔日的風采,他心里也對女兒這次的魯莽恨得牙癢癢,當即大聲回道︰“爸,您放心,這次我絕不手軟,一定要讓小玉記住教訓。”

    老爺子似笑非笑地看了鐘浩然一眼,哼,當他不知道,現在答應得好好的,等到時候鐘玉小嘴哄兩句,他又手軟了,鐘玉如今的膽大包天不都是小四寵出來的,慈父多敗兒!老爺子似乎忘了,他自己當年不也是這樣養鐘雯的?

    事情有了結果,眾人都將心放下了一半,高爾雅和老公鐘涵堅對視了一眼,輕輕點了點頭,鐘涵堅插嘴道︰“爺爺,爸,我和爾雅也想一起去,多一個人多一分力。”

    “你們兩個人去湊什麼熱鬧?你以為是去那邊玩呢,沒听涵正說那個叫什麼拉納的殺人不眨眼嗎?你們兩個細胳膊細腿的還不夠那個強盜頭子砍哪!老實在家呆著!”鐘浩然訓斥道。

    小玉惹出這些事連累家里人操心他已經很不好意思了,易之和莫莉兩人都不是普通人,所以他心里雖然擔心,但還是對他們兩人有信心的,涵燁是自己兒子,救妹妹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涵堅兩口子去湊什麼熱鬧,萬一要是出點什麼事,讓他怎麼面對大哥大嫂?

    安茹亞也在一旁勸阻他們倆,她的想法和鐘浩然的是一樣的,萬萬不可因為女兒的任性而讓大哥家受到傷害。可是鐘涵堅兩口子卻像吃了秤砣鐵了心,非得要去,還說要是不讓他們去,他們就偷偷摸摸地去。

    “行了,別爭了,就讓涵堅兩口子去吧,不過我丑話說在前頭,跟著去可以,但你們要全程听從易之的指揮,如果路上不听話出了什麼事,那就是你們咎由自取,怪不得別人,明白了沒?”老爺子拍板了,孩子們大了,是要多出去闖蕩闖蕩,老是關在窩里有什麼用,遲早得養成小家雞,這次小玉的事也算是給了孩子們一個鍛煉的機會吧。

    “是,我們知道,全听易之的。”涵堅喜出望外的應道,可算是能正大光明地出去了,這幾年關在京都都把他給悶死了,想到不久之後就能感受真槍實彈、腥風血雨的生活,他全身的血液都要沸騰起來了,他旁邊的高爾雅也是一臉興奮,所以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這兩口子都是那種全身充斥著冒險分子的人,不來點刺激的日子就過不下去了。(未完待續。)

    ps︰  其實老羊是很想把拉納和鐘玉湊一對的,不過為了避免引起公憤,還是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