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78 海市蜃樓

178 海市蜃樓

    救人宜早不宜遲,韓簡決定明天就出發,營救方案拍板定下後,大家都輕松了起來,“咕嚕”,不知是誰的肚子叫了起來,眾人循聲看過去,鐘夢小姑娘紅著臉不好意思地小聲說道︰“是我的肚子在叫,我餓了!”

    鐘夢的咕嚕聲像是一個信號,客廳里的咕嚕聲此起彼伏,響個不停,劉玉英看身牆上掛著的鐘,拍了拍大腿,“哎呀,都七點鐘了,快快,趕緊吃飯,別把孩子們餓壞了。”

    廚房里的小王早就朝客廳里看了很多次,今天的鐘家氣氛好沉悶,他不敢多瞧,做為一名合格的首長御用廚師,就得遵守多做、少看、少打听,當初來老首長家前,領導就是這麼囑咐他的,而小王也一直嚴格地執行這三點,小王在廚房里急得團團轉,菜都熱三趟了,再熱下去可就不好吃了,如今一听劉玉英發話,他忙屁顛屁顛地把菜捧出來擺好。

    小王從來不留在主廳吃飯,就算是老爺子發話他也不去,他一個人在小廳里自斟自飲多自在,何必和首長們坐在一起,而且首長們要是在飯桌上說些什麼國家大事的,他又不能把耳朵堵了,听進去了還吐不出來,挺難受的,小王嚴格執行著保密原則,所以他在鐘家很受禮遇,大家都喜歡和知趣明禮的人打交道的。

    眾人都餓壞了,飯菜一上桌便都狼吞虎咽地吃了起來,特別是孩子們,一個個都像是餓牢里放出來似的,莫莉吃下半碗飯緩過勁來,朝身邊的韓簡低聲問道︰“老公,我們明天去中東,小魚怎麼辦?”

    “沒事,讓大舅媽幫我們照顧著,小魚和鐘陽他們處得挺好的,還可以讓小魚和鐘陽他們一塊去讀書。鐘陽他們學校里也有幼兒園。”韓簡輕聲安撫莫莉,他早就給小魚安排好了。

    莫莉一听還可以去學校讀書,倒是放下了心,不過這次去中東也不知道要多長時間。一想到要和兒子分開好久,莫莉就有些不舍,她旁邊坐著的是黎安安,黎安安一開始就打算好要替莫莉照顧孩子,這時听莫莉和韓簡商量。便笑著道︰“莫莉,小魚我會替你照顧的,反正我現在是專職帶孩子,保證把小魚養得白白胖胖,你只管放心好了。”

    黎安安話音落下,大家這才想起來,他們把小家伙給忘了,劉玉英和安茹亞都表示可以照顧小魚,兩人爭個不停,韓簡阻止了她們兩人的爭執。朝另一張桌上吃得不亦樂乎的小魚問道︰“小魚,爸爸媽媽要出去一段時間,你留在這里有沒有問題?”

    小魚放下手中啃著的雞腿,想了想便回答道︰“沒問題,我都已經是大人了,你和媽媽放心去吧。”

    “那你要住在哪里?是鐘陽家里還是鐘夢家里呢?”

    小魚撇了眼嬌滴滴的鐘夢小姑娘,又看看吃得滿臉米飯的鐘義小肉包,他嫌棄地轉過頭,毫不猶豫地說道︰“我要和鐘陽他們一塊住,才不要和小姑娘一塊住呢!”這段時間跟著鐘陽一塊混。小魚已經深深地明白了男女有別。

    得了,小家伙自己選擇了,劉玉英和安茹亞也不爭了,不過安茹亞打算好就算不住在她家也要把小魚照顧好。反正離得不遠,每天都可以過來看,莫莉兩口子為了他們家的事跑那麼遠,她怎麼也得替人家把孩子給看好了,要不然真是太對不住他們兩口子了!

    大家吃了個半飽後,漸漸說笑起來。“你們說,小玉為什麼會拍到那個男人的相片呢?而且還接連三天都拍到了,並且還是不同的場景,真是很奇怪。”黎安安問出了一直藏在心里的問題,之前氣氛太沉重,她沒敢問。

    “是呀,我也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會這麼詭異,難道說沙漠里真的有一些科學難以解釋的現象嗎?”鄭晴也覺得納悶,劉玉英和安茹亞都跟著點頭。

    旁邊的莫莉也雞啄米一樣點頭,她也挺不明白的,不過見大家都沒出聲,還以為他們都知道是怎麼回事呢,她也就沒敢問了,要不然豈不顯得她太無知了,她還打算晚上再悄悄問韓簡呢,現在看來不只她一人不明白啊,莫莉暗自慶幸,還好還好,智力沒問題。

    高爾雅盡量用簡單通俗的說法解釋了起來,“這應該是一種海市蜃樓的現象,在達到一定的條件時,沙漠里某處的景象會通過陽光折射、反射等原理映現在另一處地方,這就跟我們用鏡子把後面的景物反射到前面的道理是一樣的,只不過沙漠的海市蜃樓要復雜的多,可能要經過重重反射才能形成。”

    原來是海市蜃樓啊,莫莉等人了然地點了點頭,“不是說海市蜃樓很難形成嗎?可為什麼那個男人會出現了四次,太頻繁了。”鄭晴提出了問題的關鍵。

    “這的確是很難得出現的情景,只能說一切都湊巧了,涵燁之前說過,那幾天沙漠里的氣候前所未有的好,好天氣形成海市蜃樓的條件之一,還有你們發現沒有,那個男人每次出現的地方都有一個湖,湖水附近的空氣濕度比較重,更容易形成透鏡系統,將那附近的景象折射出去,再有就只能說這個男人是真的和小玉有緣分了,沙漠中的海市蜃樓本就很少發生,這個男人的海市蜃樓卻能接連形成那麼多次,真的是很不可思議。”

    這次說話的人是鐘涵堅,他也覺得小玉這次的事情有點詭異,哪有海市蜃樓像是放電影一樣,每天在面前上映的,其實鐘涵堅心里是偏向于那個導游說的咀咒說法的,不過他沒敢說出來,怕小叔和小嬸擔心。

    金字塔不能攀爬他也知道,據統計迄今為止已經有200多人因為攀爬金字塔而死亡,有些是當場摔死,而當場摔死的人經過法醫檢驗,發現這些死者在摔下來之前就已經被強大的外力擊碎顱骨而死了,有些則是回去之後離奇死亡,真的是很匪夷所思。

    眾人都對此很疑惑,如果用海市蜃樓解釋小玉相片的事,真的有些牽強,其實就是現在很多專家也對海市蜃樓眾說紛紜,有一部分人認為說海市蜃樓是光線通過折射而形成是現代科學解釋不了的一種自圓其說。

    這部分人認為在宇宙之中,存在著很多層物質空間,像宗教中提到的九重天外,十八層地獄、地府等其實都是一些不同的空間,我們的人眼看不到他們,就如同人耳听不到蚯蚓螞蟻說話聲音的道理是一樣的,所以這部分人認為海市蜃樓其實是另外空間的真實體現,在一種莫名的作用下,反映到我們這個空間里來了,所以山東海上經常有蓬萊仙府出現的傳說,那其實說不定就是另外一個空間人民的真實生活。

    大家都沒有再討論下去,不管是不是海市蜃樓,反正他們的最終目的是把鐘玉救出來,其他的管不了那麼多,這種科學解釋不了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飯後,鐘浩然一家先回去了,不過隨後不久鐘涵瑜又來了,他送來一張黑卡和一份名單,他表示黑卡是讓韓簡在路上花費的,名單則是他整理出來的一些他在中東的客戶和朋友,希望能對韓簡有所幫助。

    鐘涵瑜心里很不舒服,他這幾年疏于鍛煉,身手荒廢了好多,所以前面他沒有出聲請示出征,以他現在的身手就算是去了也是拖累易之他們,鐘涵瑜心里暗暗發狠,以後一定要加強鍛煉,要不然若是再發生什麼事,他又只能做個縮頭烏龜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