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80 沙漠

180 沙漠

    鐘涵燁把鐘玉的事簡單地告訴了韓思,韓思听了後冷笑道︰“鐘玉腦子有病吧?為了一個虛無縹緲的男人把這麼多人置身險境,最主要的是還把殿下拖下水!我不同意,就算要去救人,殿下不能去,我陪你們走一趟!”

    鐘涵堅他們這時才想起來韓簡另一個微妙的身份,也難怪他們,韓簡呆在z國的時間可比**國要多得多,再加上韓簡幾乎就是z國人的臉,總是讓他們忘記韓簡的真實身份,韓思說得沒錯,韓簡確實不應該去涉險,是他們考慮得不周。

    只是他們沒考慮到也就算了,可為何老爺子和大伯(父親)也沒有想到呢?鐘涵堅他們不知道老爺子和鐘浩文是因為韓簡和莫莉的神秘身份才那麼放心的,要不然他們是絕對不會做這種可能引起國際爭端的事的。

    韓簡打斷了他們的談話,用**國方言說道︰“阿貝德,難道你還不相信我的能力嗎?就算去的是豺狗老窩,對我來說也沒有任何問題,你不用擔心!”

    韓思畢恭畢敬地點頭稱是,作為殿下的護衛他只能听從殿下的命令,而且殿下說的沒錯,以殿下的實力根本就不用懼怕那些強盜!

    第二天,他們租了一輛路虎衛士,將昨天買的帳篷食物水等物資放了進去,由韓思開著朝城市邊緣駛去,這里的路況他比較熟,車子越往前開,感覺越荒蕪,綠色也越來越少,三個小時後,他們來到了沙漠的入口,那里早已停著一輛悍馬,看到莫莉他們的路虎衛士,一個矮矮胖胖的中年男人下了車,他哈哈大笑著和韓思擁抱打招呼,兩人看起來很熟悉。

    他們說的是當地土著語。莫莉他們一句也听不懂,矮胖子男人瞟了莫莉他們幾眼,皺了皺眉頭,“阿貝德。為什麼帶著娘們進沙漠,你就不怕她們給你帶來晦氣?”

    “不怕,老子本領這麼高強,哪會怕這點晦氣?卡迪曼,你的膽子可是越來越小了!”韓思故意裝出一副非常自負的男人形象。十分逼真。

    矮胖子男人叫卡拉迪,是當地最大的軍火商,十分看不起女人,除了生孩子沒辦法得用上女人,其他時候他都是遠離女人的,就怕女人會給他帶來晦氣。今天的交易有女人在,矮胖子也不想多呆,他匆匆地和韓思點了貨結了帳,便逃之夭夭,怕是回家灑柚子葉水去晦氣去了。

    鐘涵堅他們急不可待地打開了矮胖子帶來的兩大包軍火。天!真的可以去搶金庫了,pk機槍、ak—47全自動步槍、狙擊槍、手槍等等,甚至還有幾十個手雷,難怪昨天鐘涵堅和鐘涵燁那麼興奮了,就是莫莉這種不愛槍的人看了都熱血沸騰,何況是本就愛槍的鐘涵堅他們倆。

    韓簡把手槍一人發了一把,並給了每人兩個彈夾,還給了每人一把三稜軍刺,說道︰“能夠不開槍就不開槍,子彈省著點用。還有就是各人照顧好自己,不要想著靠別人保護!”

    韓簡說的很嚴厲,他可不是說笑,自己都不能自保的話還不如現在就回去呢!幾人也都鄭重地點頭。

    莫莉從包里取出了三塊玉扣。分給了鐘涵堅他們,韓思那里她早就給了他,莫莉看著他們戴上玉扣才放心,並囑咐他們萬萬不可取下來。鐘涵堅他們昨天見識了莫莉的本事,那還會不明白這玉扣肯定是護身的好東西,忙都貼身戴好。

    矮胖子還為他們帶來了十來匹駱駝。每匹駱駝都背了許多吃的和水,沙漠里除了強盜幾乎沒有人居住,不多帶食物和水就是自尋死路。

    沙漠里開車快不起來,基本上也就比駱駝稍微快點,就這樣六人一車並十頭駱駝浩浩蕩蕩地走進了神秘危險的阿拉伯大沙漠。

    鐘涵堅他們換著開車,慢慢地往里面深入,莫莉看著外面滿目瘡痍的黃沙,心里莫名覺得很難受,好像有一種很悲壯的感覺,她莫名地想做點什麼,于是她讓韓思停車,假托要方便,下車後跑了幾百米遠的地方,韓簡不放心跟了上來。

    “老公,我想在這里種些沙棗樹,也許幾十年後這里會變成一片綠洲的,看到這麼多的沙漠,我心里好難受。”莫莉對韓簡說著心里的想法,她是真的挺難受的。

    莫莉總有個奇幻的想法,她覺得地球就像是一個人,地表是他的肌膚,綠洲森林是他的毛孔,江湖海洋是他的血液,沙漠便是他壞掉的肌膚了,所以她就經常想著把這些壞掉的皮膚修好,能夠全部變成可以呼吸的毛孔。

    韓簡笑了,沒有嘲笑莫莉的異想天開,他想了想便道︰“現在不方便,我們等到晚上吧,晚上他們睡著了我們再來種,好不好?”莫莉攬著韓簡脖子使勁親了一口,老公真是太給力了!

    前進的速度很慢,到了晚上他們還只行駛了兩百公里不到,韓思找了個背風的地方,下了車,把駱駝上的東西卸了下來,走了這麼遠的路,可別累壞了。晚上他們生起了篝火,沙漠夜晚的溫度非常低,和白天比起來真是冰火兩重天。

    他們煮了一些掛面吃了,涵燁吃著面突然說到︰“也不知道小玉一個人是怎麼穿過這麼大的沙漠的?就算是我也不敢一個人干這事呢!”

    听到涵燁的話,就連韓簡也不得不佩服這個小表妹的膽大包天,一個人三匹駱駝居然就敢穿越阿拉伯沙漠,不可思議的是居然讓她安全通過了,還混進了豺狗老窩里!這個鐘玉也算是傻人有傻福了,這麼折騰著,小命還沒讓她給折騰沒?也真算是奇跡了!

    “鐘玉向來膽子就大的很,涵燁你也是半斤八兩,那個時候你十三歲,鐘玉十一歲,你們兩人就敢偷偷摸摸地跑到大草原去玩,不是膽子大是什麼?”高爾雅笑嘻嘻地說著。

    涵燁听了後呵呵笑了兩聲,那些都是年少時的糗事了。莫莉挺好奇,問怎麼回事?高爾雅便笑著說了一遍,原來高爾雅剛才說的是她和涵燁鐘玉第一次見面的情況。

    十二年前,高爾雅暑假放假後便跑到內蒙大草原去玩了,到了那里她玩的不亦樂乎,還認識了兩個小朋友,就是涵燁和鐘玉,得知他們倆兄妹是自己獨自跑出來的時候,高爾雅便假裝是他們的姐姐,免得一些不法分子看到兩孩子沒有大人陪同生出不好的心思。

    三人玩的很開心,沒幾天鐘涵堅找來了,當時家里就只有他最空閑,沒法只得大熱天跑出來找人,他一找到涵燁他們,火氣沖天的他朝著他們倆的屁股蛋狠狠地揍了下去。

    高爾雅不知道鐘涵堅是誰,當然要制止鐘涵堅的暴行了,于是這兩冤家就這麼不打不相識了,嚴格說起來涵燁和鐘玉算是他們倆夫妻的媒人。

    莫莉听得挺樂呵,沒想到涵燁和鐘玉從小就有這麼膽大,家里要是有這麼一個熊孩子都要愁死人了,何況還是兩個,莫莉真心佩服鐘浩然兩夫妻。

    “你們回去後有沒有受到處罰?”韓思突然插嘴問道。

    “我罰了,小玉沒有。”涵燁老老實實地回答,當時他被罰到部隊去軍訓了一個半月,小玉倒是沒有受處罰。

    “so,造成了今天我們幾個跑到沙漠里來吹寒風。”韓思對鐘玉是真地一點都看不上,沒腦子還膽大包天。

    涵燁想反駁,可是事實的確如此,他根本就沒法反駁回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