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81 好吃的肉肉

181 好吃的肉肉

    晚上大家輪流守夜,鐘涵堅和鐘涵燁守上半夜,韓思和韓簡守下半夜,凌晨的沙漠十分寒冷,和白天的溫度起碼相差30度,鐘涵堅他們都已睡得很沉,甚至還能听見涵堅的呼嚕聲,韓簡對韓思囑咐了幾句,便帶著莫莉一起朝四周掠去。

    莫莉空間里已經收集了很多植物,她挑了一些耐旱的比如沙棗樹、怪柳樹之類的種子灑在了沙漠上,並給它們都澆灌了水,莫莉為了保證這些種子的成活率,她還在水里加了一些靈泉水,不過不敢多加,怕長得太好引起政府的注意,給自己帶來麻煩。

    現在已經進入了春天,降水量稍微多了點,沙漠里的很多植物都開始發芽,相信過不了多久,這些她種下的植物就會長出嫩芽,再過幾年,這里就會變成綠洲吧?莫莉憧憬著這里花果飄香、綠草茵茵的美麗,臉上露出夢幻般的神色。

    韓簡把莫莉拿出來的種子都種下後,拍了拍手走了過來,見到老婆一臉傻笑,他搖頭嘆了口氣,拉著還在做夢的莫莉離開了這里,現在都快凌晨了,得趁涵堅他們沒醒來前趕回去。

    韓簡他們回去時韓思正在烤肉吃,也不知道是什麼動物,長長的,肥肥的,烤得滋滋的響,泌出來的油滴在火堆上串起一簇簇火苗,他們的帳篷周圍彌漫著奇異的肉香,莫莉聞到肉香嘴里的口水都流出來了,真好聞,想來一定很好吃?

    其他人也被韓思的烤肉香給燻醒了,鐘涵堅起來看到韓思手上的肉,興奮地喊道︰“早上有肉吃,真是太幸福了!韓思,你可真是上帝派來的天使!”

    幾人興奮地簡單洗漱了一番,便圍坐在篝火邊用匕首削肉吃,“嗯,肥而不膩。又香又嫩,比咱們京都的烤鴨還嫩,好吃,真好吃!”鐘涵堅吃了一口肉後。大聲地稱贊。

    其他人也都點頭稱是,莫莉和高爾雅兩人低頭狂吃,有好吃的肉肉,嘴巴哪還有時間說話?鐘涵堅看到架子上的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下去,忙嗷地叫了起來。撲上前搶肉吃,只不過,這些只顧著吃的家伙為什麼就不能想到問一句“這是什麼肉?”,只能說他們的心可真大。

    不一會兒,肉肉吃完了,韓思把剩下的一根骨頭扔在火堆里,鐘涵堅滿足地剔著牙,才後知後覺地想起來問道︰“對了,韓思,你這肉是哪來的?我記得咱們沒有帶新鮮肉啊?”

    “昨晚守夜時自己撞上來的。”韓思回答得很簡潔。

    “有這麼好的事?那今晚守夜我也要卻抓一個。對了,是什麼動物?長什麼樣的?”

    “一種阿拉伯沙漠特有的蜥蜴,我們吃的是它的尾巴,它的身體在那邊。”韓思很好心地指給他們看。

    莫莉听了後只感到一陣惡心,她平時就連泥鰍和黃鱔都不敢吃的,現在竟然把蜥蜴那麼惡心的東西給吃到肚子里了,而且還吃那麼多,莫莉只覺得肚子里一陣翻滾,剛才吃下去的肉不停地攪動著,實在是忍不住。跑到遠處“哇”地一聲全吐了出來,連膽汁都折騰出來了。

    莫莉吐過之後感覺舒服了一些,準備回去,卻發現她的腳底下躺著一只死蜥蜴。只有上半身,下半身被利器斬斷,血已經凝固了,死不瞑目的蜥蜴就這麼瞪著大眼看著她,似乎是在控訴她剛才吐的是它的尾巴。

    莫莉覺得胃里又是一陣翻江倒海,只是肚子里已經空空如也。哪還有東西吐,韓簡走了過來,見到莫莉臉色蒼白,忙拿了一顆藥丸放到她口中,藥丸入口即化,帶著酸甜味,沖淡了莫莉口中的惡心感,她感激地朝韓簡笑了笑。

    等她回到篝火旁時,鐘涵堅還可惜地說到︰“唉,早知道你要吐掉,你那份就該讓給我吃,真是太浪費了!”

    莫莉白了他一眼,懶得搭理他,之前看著這涵堅還一副業界精英的模樣,現在看來整個就是一傻缺,也不知道他在公司里是不是這樣?

    莫莉坐下休息了會便恢復正常了,這時太陽已經從地平線上冒出了頭,韓思連忙起身迅速地把篝火滅掉,整理東西,“快點,趁現在溫度不是特別高,我們加緊趕路。”

    眾人听了忙麻利地收拾了起來,五分鐘不到便弄得干干淨淨,這里高爾雅的表現最讓莫莉刮目相看,沒想到看著瘦弱的高爾雅野外生存經驗非常豐富,而且體力也很棒,跟上他們的步伐非常輕松,一點都不會拖大家的後腿,听涵燁說,高爾雅的身手也很好,一個人對付二十來個壯年男子沒問題,難怪老爺子會如此放心地讓她跟來了。

    幾人就這樣走走停停,慢慢地向前推進,涵堅果然在第二天抓了兩只蜥蜴,這蜥蜴其實看著也沒那麼惡心,甚至可以說是有點萌的,只是莫莉想到它的鄰居—蛇,就再也對它友愛不起來。

    中間,高爾雅最牛b,她的飛刀技術不錯,居然用匕首釘住了一條正準備攻擊涵燁的響尾蛇,一擊斃命,正對蛇的七寸,此時這條響尾蛇離涵燁可只有一米不到的距離了,涵燁感激地朝高爾雅說謝謝。其實就算剛才高爾雅不出手,涵燁也沒事的,他身上的護身符會起作用的。

    不過高爾雅露的這一手倒是讓所有人對她刮目相看,均對她豎起大拇指。這條蛇很大,有2米長,涵堅把蛇頭剁了,蛇皮剝了,就這麼在火上烤了起來,幾人都分著把蛇給吃了,邊吃還邊說太少,看得莫莉直犯惡心,韓簡也沒去吃,他其實也對這種爬行類動物不大有愛,不到萬不得已他是很少去踫這種肉的。

    就這麼一天一天地過去,他們越來越深入沙漠,環境也越來越惡劣,他們的車子在半路上就棄了,越往里黃沙越深,而且還有流沙,車子根本就不能開,他們只能騎駱駝。

    騎駱駝的味道並不好受,雖然駱駝是很溫馴的動物,但是太高也太陡了,莫莉坐在上面實在是巔得不行,沒坐半天,屁股就快開花了,腰也快斷了,不過她還是咬牙忍著,隊里就兩個女的,人高爾雅一路就跟男人似的,不叫苦也不叫累,現在騎駱駝還能哼個小曲,她莫莉可不能太跌份,怎麼也不能被爾雅比下去。

    後來還是韓簡看不下去了,大手一攬把莫莉抱到他的駱駝上去了,莫莉舒服地靠在老公的懷里,愜意無比,她的心里阿q式的自我安慰著,“不是我自己堅持不下去的,是老公把我抱過去的,我可沒叫苦!”

    終于,在一個星期後他們走到了目的地,這里雖然也是沙漠,但是卻能看出有人活動的痕跡,還有許多車輪印,甚至還能看見一些香煙蒂,想來應該是那些沙漠強盜留下的。

    韓簡看了看地圖,神色鄭重起來,“我們已經走到強盜窩了,這里是豺狗老窩的入口,再往里走50公里就是豺狗駐地,我們得打起精神來。”

    大家都神色緊張起來,前幾天一邊走一邊看風景,還沒怎麼覺得,現在到了終點後才想起來豺狗的凶殘,那可真是只殺人不眨眼的豺狼呢!韓簡給大家分配了武器,韓思拿了一挺輕機槍,涵堅和涵燁都是步槍,高爾雅拿了兩把手槍,每人身上都帶了把三稜刺,韓簡只是拿了一把手槍,莫莉則沒拿,她不會用槍也不需要,她的銀絲可不比子彈慢,不過莫莉在身上藏了幾顆手雷,這玩意好,一顆就能炸一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