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82到達

182到達

    韓思找了一個隱蔽的地方,讓那些駱駝趴在地上休息,他們則席地而坐,並沒有生火,隨便吃了點干糧和水,等待天黑的到來。等待的滋味總是漫長的,大家都有些激動和忐忑,既希望黑夜快點到來,又希望它永遠不要來到,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非常寂靜,甚至都能听見自己的呼吸聲,突然,遠處傳來了一陣笑罵聲和車的引擎聲。

    一輛小型卡車慢慢地朝這邊開了過來,卡車上站了二十來個舉著槍的土著人,車上還有三個西裝男人以及四個打扮時髦的年青女人,蹲在車上瑟瑟發抖,站著的土著人臉上都浮現出得意而殘忍地笑容,嘴里不住地用當地方言嘟嚷著,雖然莫莉听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但是從他們**邪的表情就可以知道肯定不是什麼好話。

    卡車很快從他們身邊駛過,韓思小聲地說道︰“也不知道這些人是不是豺狗窩里的?這個時候那些強盜差不多都要回來了,等所有的強盜都回巢,我們就可以行動了。”

    果然,接下來,陸陸續續又有七八輛車開過,車上有俘虜特別是有女性俘虜的強盜都很得意,車上沒有俘虜的強盜則都一個個垂頭喪氣,終于,在太陽沉入地平線下後,沙漠陷入了一片黑暗,也不再有車開過來了。

    “行動!”韓簡低聲地吐出這兩個字。

    幾人拿起自己的武器迅速地走進黑夜,為了不引人注意,大家都是輕裝上陣,就連駱駝都讓它們留在了外圍,每人都只拿了三天的干糧和水,再有就是武器了。

    他們走得很快,基本上是以10公里/小時的速度前進,現在是晚上六點鐘,就算是以這個速度到豺狗駐點也需要5個小時,大概是11點左右到達。韓簡在前面帶路。外圍他們都走得很快,基本上是以小跑前進,走了大概40公里後,放哨地人多了起來。每公里都有一個持槍的崗哨,他們手里都端著ak-47步槍,機警地盯著黑夜。

    韓簡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對莫莉使了個眼色,莫莉點了點頭。打出了六張隱身符,六道金光射出,把韓簡他們六人包裹在一團朦朦朧朧的氣罩里,鐘涵堅發現其他人都看不見了,驚得差點就失聲嚷出來,他嚇得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

    其他人其實也很驚訝,不過都能按捺住,只是用疑惑的眼神看著周圍,隱身符只能使普通人看不見,韓簡和莫莉都是能夠看見的。莫莉想了想,又走到高爾雅幾人面前,在他們的眼里各滴入一滴符葉上的露水,破解隱身符其實很簡單,只要在眼楮滴上空間符葉上的露珠即可。

    這下大家又都能看見了,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激動的神色,沒想到莫莉竟然還有這等手段,那呆會到了豺狗窩還有什麼好怕的?就算是走到豺狗面前,他恐怕都不會發現吧?

    見鐘涵堅他們的臉上都放松了下來,韓簡嚴肅地說道︰“隱身符不是萬能的。感覺敏銳的人可以感應到,而且隱身符只有六個小時的效果,六小時後就會自動失效,一天只能用一次。所以你們萬萬不可放松。”

    涵堅等人忙點頭表示明白,收斂起放松的心情,緊緊地抓住手上的槍,不敢再有一絲大意。韓簡滿意地點頭,他繼續在前面帶路,慢慢地朝前面走去。莫莉他們則跟在他的身後,屏住呼吸,腳步極輕,就怕弄出響聲驚動了崗哨。

    隱身符的效果非常好,前面都很輕松地穿過了,但在過第三個崗哨時,鐘涵燁不小心踢中了地上的易拉罐,驚動了崗哨,他端著槍走了過來,朝著鐘涵燁方向來來回回地看了幾秒,甚至還用槍桿往前面戳了戳,差點就戳到了鐘涵燁身上,鐘涵燁身邊的韓思則拿著匕首,準備在崗哨發現之前就把他解決了。

    幸好崗哨的槍桿並沒有踫到鐘涵燁,他又看了幾秒,仍然沒有發現,嘴里嘟嚷了幾句,便掛好了槍,往前走了幾步,解了褲子,朝著鐘涵堅的方向射出長長的一道水線,崗哨滿足地穿好褲子,回到了他的崗位,鐘涵堅苦著臉抖了抖身子,幸好崗哨離他還有點距離,尿液並沒有射到他身上,只是那味也夠他受的了。

    莫莉等人抖著肩膀,這個鐘涵堅可真夠招人喜歡的,就連沙漠強盜方個便都還專門挑他那邊射。幾人強著忍著笑繼續前進,只不過更加小心,一點聲音都不敢發出來。

    11點鐘不到,他們就趕到了豺狗的駐地,這里的崗哨更加嚴密,幾乎是十步一個,個個都端著沖鋒槍,嚴陣以待。拉納為豺狗強盜挑選的駐地地理位置十分好,是一個小型綠洲,三面環山,呈葫蘆形,頭小底大,易守難攻,豺狗的強盜都住在山洞里,入口處的崗哨更加多,三步一個。

    山洞外面的地面也不再是黃沙,在路兩旁還種有怪柳樹,空氣中隱約可以感受到濕氣,想來不遠處應該有水源,大家都不約而同地想到了相片中的那個湖。

    韓簡朝他們做了個動手的姿勢,幾人會意地點頭,之前在路上因崗哨是兩小時換一班,他們沒敢動手,現在已經到了目的地,那還怕什麼,多殺一個就少一分危險。

    最主要的是隱身符只有四個小時的時效了,他們等趁這四個小時內盡量掃平危險。韓思搶先沖上前,如同鬼魅一般來到了一個哨兵的身後,用匕首在他的脖子上一劃,這個哨兵頭一歪就倒了下來,韓思輕輕地扶著死掉的哨兵躺在地上,繼續往下一個哨兵掠去。

    韓思本身的身手就不差,這段時間喝了莫莉給他的靈泉水後,身手越發靈活,此刻他就如同死神一般,操著鐮刀一個一個地收割著這些哨兵的生命。鐘涵堅他們也不甘示弱,都一個一個地搶上前,依樣畫葫蘆地消滅一個個哨兵,最讓人吃驚的是高爾雅竟然也能面不改色地切除敵人的勁動脈,就跟切西瓜似的。

    不是說第一次殺人都會手軟的嗎?可為什麼高爾雅殺人就跟殺雞似的?為什麼她卻殺個人這麼困難?莫莉強忍著血腥味殺了一個,準備去干掉第二個時,正看到高爾雅干淨利落地干掉了一個哨兵,連絲血花都不飄出來,傷口非常漂亮,哪像莫莉手下死的那位,脖子都快被她給割斷了。

    心里極度不平衡的莫莉發了狠,一個一個地收拾這些強盜,心里卻在咆哮,“老祖,您是不是選錯人了?高爾雅這樣的才是你想要的吧?咱這樣的廢物點心怎麼就讓您給挑上了呢?”

    幾人動作很快地收拾完了外面的十幾位哨兵,拿好武器朝山洞里面走去,山洞入口有些小,只能供三個人穿過,而且山洞還很低矮,就是莫莉都得彎著腰,十分吃力。

    這一段路有點長,路上並沒有什麼人,想來拉納十分放心外面的十幾個哨兵,並沒有在這條路上安排崗哨,不過這倒是方便了韓簡他們幾人,非常輕松地就進入了山洞的腹部。

    狹長的入口走過後,豁然開朗,出現了一個極大的廳,正是之前在鐘家莫莉用追蹤符顯現出來的地方,此時大廳內燈火通明,有很多人在喝酒作樂,依然和之前追蹤符里看到的一樣,地上躺著幾具尸首分離的尸體,大廳內彌漫著濃烈的血腥味,令人作嘔,可是這些強盜卻非常陶醉,似著聞著世上最好的燻香一般,笑得更加開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