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83 鐘玉

183 鐘玉

    此刻大廳內正在上演著慘無人道的一幕,十幾個男人在蹂躪著地上的四個女人,正是之前莫莉他們在卡車上看到的那幾個,女人們已經喊不出聲音,神情木然地躺在地上,任由這些強盜為所欲為,周圍的強盜們則大口地喝著酒,津津有味地看著大廳中央的這幕人間慘劇,就如同看的是好萊塢大片一般,並且還不時地朝中央指手劃腳。

    莫莉不忍地閉上眼,這些人太殘忍了,簡直就是沒有一絲人性,之前殺人時心里的那絲內疚瞬間煙消雲散,她很想現在就沖上前去把地上的女人們救出來,可是她不能這麼做,韓簡還沒有發出指令,而且現在沖出去只會暴露自己。

    大廳的上首坐著拉納,他面帶笑容地看著下方,似是對屬下的表演非常滿意,他自斟自飲著,突然,他朝莫莉的方向看了過來,褐色的眼楮如同鷹隼一般尖銳,死死地盯著他們的方向,莫莉嚇得出了一身冷汗,接納的感覺真的很敏銳,剛才莫莉只不過因為義憤填慵而呼吸加重,就這樣都能引起拉納的注意!

    拉納的眼神就像毒蛇一般,莫莉大氣也不敢出,就連呼吸都極小心,就怕被拉納發現了,拉納盯著洞口看了好一會兒,實在是沒有什麼發現,才又掉轉視線,繼續觀看手下的暴行。不過就算如此,拉納還是會隔個幾分鐘往洞口方向看過來,由此可見拉納此人的疑心病比曹操還要重。

    拉納的關注使得韓簡他們不敢輕舉妄動,只得站在大廳外圍,尋找著鐘玉的身影,不過今晚鐘玉好像並沒有出現在這里,韓簡環視了大廳一圈都沒有發現,鐘涵燁也沒有找到妹妹,他有些著急起來,擔心鐘玉會不會是已經遭遇了不測?不過他還算是有分寸,只是用口型詢問韓簡是不是去其他地方找找?

    韓簡搖了搖頭。拉納的感覺如此敏銳,只要他們稍有動靜他就會有所察覺,現在大廳里大概有六十來個強盜,而且每個人身邊都有槍。就連中央施暴的那些人都離槍都不到一米遠,若是真的混戰起來,對他們很不利,雖說他們都有莫莉的護身符,但是護身符可是不能永遠阻擋子彈的攻擊的。既然他把這些人帶來,就得把他們平安帶回去。

    鐘涵燁只得按捺住沖動,就這樣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大概過了半小時左右,大廳中央的施虐還在進行,只不過換了一批人,他們就這麼站在外面冷眼看著,心里實在是很不舒服。就在鐘涵燁快要忍受不下去了的時候,從他們的身邊走過一個穿著長袍的瘦小男人。

    鐘涵燁露出驚喜的表情,是小玉。剛剛走過去的是小玉,她還活著,真是太好了!其他人也都認出了鐘玉,俱都精神一振,看向走到上面的鐘玉。鐘玉依然頂著丑陋的黑斑,她低著頭走到拉納面前,似是低聲說了句什麼,拉納微笑著放下手上的酒杯,也回了她一句,只不過大廳里實在是太吵了。就連莫莉也沒有听清他們在說什麼。

    不過很快大家就知道了,拉納脫下了身上的長袍,露出了後背,由于他是背對著莫莉他們這邊的。所以眾人都清楚地看到了拉納的後背,莫莉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氣,拉納的後背上布滿了猙獰的疤痕,如同蜘蛛網一般,最可怕的是脊柱中間有一個紅黑色的如同湯碗大的疤痕。

    這個疤正處在離脊柱正中間不遠的地方,只差兩公分就到脊柱上了。想來這個拉納當時的傷勢一定非常重,就這樣都還能活下來也算是他命大了。鐘玉從身上帶的箱子里取出了一套工具,隨著東西一件一件地取出來,擺在了拉納面前的桌子上。

    大家都瞪大了眼楮,都是什麼節奏?這些不是z國上到九十歲大媽下到三歲小兒都知道的拔火罐嗎?為什麼會出現在豺狗窩里?莫莉突然覺得有些滑稽,在沖鋒槍林立的強盜窩里突然出現z國的拔火罐,真的讓人覺得有點接受不能。

    拉納半趴在椅子上,鐘玉點燃了酒精燈,用酒精棉替他把後背擦拭了一遍,並取出了一根寒光閃閃的銀針,快速地在傷痕上刺了幾下,再拿了一個小罐子,用鑷子夾了一團酒精棉在火上點著,火騰地燃起來,鐘玉眼明手快地把小罐子用火灼一下,啪地一下按在了拉納的傷疤上。

    接著鐘玉又取出了同樣的罐子,依樣畫葫蘆,在拉納的背上按滿了火罐,之前鐘玉刺下的針眼在火罐的壓力下脹大,不斷地滲出烏黑的淤血,流滿了拉納後背,如同一張黑色的蜘蛛網,看著好不滲人!鐘玉卻面無表情,她淡定地拿著棉球擦拭著拉納背上的血跡,而拉納則發出了舒服的哼哼聲,想來鐘玉的火罐拔得令他十分滿意。

    莫莉幾人就這麼看著鐘玉在強盜窩里表演z國的傳統藝術—拔火罐,第一輪拔好後,鐘玉收好了其他的罐子,但在那個最大的傷疤上又按下了兩個火罐,直到流出的血變成鮮紅色才收手。

    鐘玉替拉納把後背擦拭干淨,收好工具,彎腰行了個禮便退了下來,她走到強盜們身邊時,有一個滿臉大胡須的強盜大聲朝她嚷嚷了什麼,鐘玉則輕輕地搖了搖頭,依然往廳外走去。大胡須鄙視地朝地上啐了口,不再說話,提著褲子朝大廳中央走去。

    鐘玉這次走過鐘涵燁身邊時,似是有所感覺,她微微地朝涵燁地方向瞟了眼,但隨即她又恢復淡定,筆直地朝前走去。韓簡朝大家做了個“跟上”的手勢,幾人小心地跟在鐘玉的後面,這時隱身符只剩下一小時的時效了,拉納似乎是因為鐘玉剛才的拔火罐心情十分好,走了下去和手下一起劃拳喝酒,對韓簡他們的離開並沒有察覺。

    大廳的外面還有一條小路,小路兩邊有著昏暗的燈光,鐘玉朝著這條小路一直走著,她走得不快也不慢,路上還能不時踫上一些土著的女人,這些女人的年紀都有些大了,面目蒼老,鐘玉每看到一個都會彎腰行禮,十分恭謹。

    走了大概有二十來分鐘,小路漸漸分岔,分開了許多的小道,鐘玉挑了最左邊的一條繼續前進,來到了一個有十來個強盜看守的山洞口,那十來個強盜看見是鐘玉,似是對鐘玉很熟悉,還笑著和她打了聲招呼,鐘玉也笑著回應了過去,看來鐘玉在這個強盜窩里混得還不錯!

    鐘玉從她的箱子里取出了兩瓶酒,遞給了那些強盜,這十幾個強盜高興地叫了起來,接過酒都跑到一邊去喝了。韓簡幾個跟著鐘玉走進了山洞,大家沒有想到的是這個山洞里面竟然是一個小綠洲,面積還不小,種了不少農作物和果樹。

    在這里,處處一片生機勃勃,瓜果飄香,芳草茵茵,哪還有之前外面的那種荒涼悲壯!鐘玉走到果樹林里,突然轉過身來,問道︰“是小哥嗎?是你跟在我後面嗎?”

    看來鐘玉早就發現他們了,這才把他們引來這個果樹林,鐘涵燁哪還忍得住,激動地回道︰“是我,小玉,我們來救你了!”

    鐘玉不斷地看向四周,只能听見哥哥的聲音,卻看不見他的人影,她急得喊道︰“小哥,你在哪里?我怎麼看不到你?還有誰也跟來了?”

    鐘涵燁這才想起來他是隱身了的,急得忙看向莫莉,莫莉念著符文把他們幾人身上的隱身符收了回來,鐘玉看到六人突然就這麼出現在她的面前,驚得張大了嘴巴,她這是在看神話劇嗎?(未完待續。)

    ps︰  415903417 這是老羊的群,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加進來哦,暗號是“女神能掐會算”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