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84 豺狗窩

184 豺狗窩

    “小哥,你剛演仙劍回來嗎?”愣了半天,鐘玉終于冒出了這句話。

    大家都笑意盎然地看著這個傻愣愣的鐘玉,哪還有剛才在大廳里面對拉納時的沉著冷靜。鐘涵燁興奮地走了過去,拉住鐘玉的手說道︰“剛才我們是用了隱身符,你不知道莫表嫂有多厲害,一張符就能把我隱住,剛才我們進來的時候,宰那些畜生就跟殺雞似的,輕松得不得了。”

    鐘玉讓這個變成話嘮的哥哥停了下來,她笑著和幾人打招呼,最後看向韓簡道︰“易之表哥,多謝你能趕過來救我!這們想必就是莫表嫂了,真是謝謝你了!”

    鐘玉的聲音很清脆悅耳,不是剛才大廳里的低沉暗啞,莫莉不禁有些感慨,鐘家的女人都挺厲害的,像高爾雅,還有現在的鐘玉,一個殺人不眨眼,一個則是在強盜窩里如魚得水,想來就是他們不來救她,她也能過得挺滋潤的。

    莫莉笑著搖了搖手,客氣道︰“不用,咱們不是自己人嘛!”

    韓簡出聲問道︰“有沒有安全的地方?”

    鐘玉笑道︰“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了,拉納不能呆在濕度太大的地方,要不然他的舊傷會發作,所以他很少來這里,而且因為這里是絕路,拉納並沒有安排哨兵。”

    他們這才放下心來,鐘涵堅把肩上的槍放在草地上,騰地坐了下去,“累死老子了,鐘玉,這次你回去慘了,小叔可是準備好了十大刑罰來對付你了!”

    鐘玉神色有些黯然,“我知道。是我的不是,害你們跑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來,回去之後爺爺和爸爸不管怎麼處罰我都是應該的。嗚嗚,我想家了,想爺爺想爸爸想媽媽想大伯他們,就是二伯母我都有點想她了!”

    大概是因為看到了親人,鐘玉把這些天的害怕和恐懼發泄了出來。撲在鐘涵燁懷里小聲地哭泣著。鐘涵燁憐惜地拍著妹妹的背心,這半個月也不知道小玉是怎麼過來的?這滿是豺狼虎豹的地方,就是他一個大男人都受不了。何況是他嬌滴滴的妹妹?

    “現在想到哭了,之前腦子長哪去了?為了個沒見過面的男人就這麼跑過來,害得我們殿下跑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來救你,真是腦子有病!”韓思在一邊陰陽怪氣地說著。他對這個鐘玉可是一點都不感冒,就是個腦殘。

    鐘玉被氣得抬起頭來。想要反詰回去,但她想了想,這次確實是她不對,韓思說得也沒錯。她氣餒地低下了頭,“是我的錯,易之表哥。你打我吧!”

    韓簡沉聲道︰“這些回去後再說,現在我們來商量該怎麼離開這里?鐘玉你可以自由出入豺狗駐地嗎?”

    “不可以。我只可以在山洞里自由行動,出了山洞就不行了,而且拉納每次傷痛發作就會派人叫我去拔火罐,沒有固定的時間規律。”鐘玉搖了搖頭,之前她也試過幾次看是否可以離開,但每次都被哨兵攔住了,拉納還特地警告她別想著逃跑,這輩子就呆在這個沙漠里給他治病。

    這倒是有些難辦,看來要想悄無聲息地離開豺狗駐地比較困難,而且現在已經凌晨兩點多了,外面那些崗哨的尸體很快就會被發現,那時候拉納肯定會戒嚴搜查,他們呆在這里也不安全,看來他們只能主動出擊了。

    “這個駐地有多少人?”韓簡問道。

    “一百五十人左右,每個人都有槍,昨天他們干了一票大的,加上昨晚慶功鬧到很遲,今天他們肯定會都留在駐地的。”鐘玉肯定地說道。

    大家沉默了,六個人對一百五,那是什麼概念?也就是說一個人就要對付25人。鐘玉這時才害怕起來,先前看到親人的喜悅全化成了恐懼,她不可以讓哥哥嫂嫂們死在這里,不可以!

    “趁現在拉納他們都睡著,呆會我把那些哨兵引開,你們還是趕緊離開這里吧,只要出了這個山洞就不怕了,我會自己想辦法離開這里的!你們看現在拉納還離不開我,不會拿我怎麼樣的!”鐘玉催著韓簡他們離開,一再保證自己現在很安全。

    鐘涵燁他們哪肯?好不容易到了這里,怎麼可能再把妹妹獨自留在這個豺狗窩,雖說現在拉納還用得上她,可誰知道這個變態什麼時候發神經呢?

    “不用爭了,既然都到這里了,那肯定是要一起回去的!我們稍微休息一會兒,兩小時後就開始屠狗!”韓簡想了想便做下了決定。

    听到韓簡的話,鐘涵堅他們全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了,對接下來的屠狗行動充滿了期待,就是莫莉都覺得豪氣沖天,以前看到電影里那些闖進土匪窩的男主女主多麼英武不凡,端著一挺機槍,噠噠噠,橫掃千軍萬馬,真令人向往,現在她終于也可以體驗這種英雄的滋味了!

    既然韓簡做好決定了,鐘玉也不再矯情,而且她也很想親手殺了拉納這個魔鬼,可是就算拉納死了拉普也不會再活過來了!鐘玉不禁黯然神傷,莫莉和高爾雅對視了一眼,看來鐘玉這段時間經歷了很多事情。

    大家就這麼坐在草地上,拿出干糧和水吃了起來。“小玉,你是怎麼混進豺狗老窩里的?剛才你給拉納拔火罐是怎麼回事?”鐘涵堅三口兩口吃完了干糧,還從身後的果樹上摘下幾個果子分了,自己拿了一個卡擦卡擦地咬了起來,吃了一個不過癮,又摘了好幾個才吃飽。

    鐘玉把她這段時間的遭遇略說了一些,原來她那天留下書信後,就帶著事先準備好的駱駝和物資跟著導游進了沙漠,她想得還是比較周全的,在去沙漠之前就把自己化妝成現在的模樣,還跟導游說是要去沙漠里探險。

    到了距豺狗老窩50公里,也就是莫莉他們之前把駱駝留下的地方,導游回阿卜杜扎了,鐘玉自己一個人往里繼續前進,還沒走到一半路就被豺狗的人發現了,當時她以為自己必死無疑,也算她運氣好,正踫上那天拉納的舊傷發作了,疼的死去活來。

    拉納見到鐘玉就問她是哪里人,鐘玉老老實實回答說是z國人,拉納又問她懂不懂醫?可巧鐘玉還真懂醫,她學的就是醫科,輔修中醫,于是在鐘玉替拉納拔了一次火罐後,鐘玉便成了拉納的御用拔罐師,而因為她稍懂醫術,偶爾還替駐地里的其他人看病,所以她在駐地並沒有受到什麼苛待,行動上也比較自由。

    鐘玉說完了她的遭遇後,大家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只能說鐘玉是瞎貓撞上了死耗子,走了狗屎運了。

    “小玉,那個男人呢?你找到他了嗎?”高爾雅突然問道。

    “他死了,十天前死了!”鐘玉淡淡地說著,似是在說一個毫不相干的人,只是從她緊握的拳頭可以看出她的心里並不像表面那樣平靜。

    大家面面相覷,都沒有想到居然會是這麼一個結果,更沒有想到那個男人居然真的存在,而且還讓鐘玉給找著了!難道說有緣千里來相會這句話是真的嗎?可是如果他們真的有緣,為何男人卻又死了?(未完待續)

    ps︰老羊第一次寫書,肯定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有親愛的讀者為老羊指出了一些bug,老羊深表感謝,也會努力去改正這些不足,還要請親愛的讀者們繼續支持鼓勵我,加油[表情](^w^)[表情][表情](^w^)[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