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85 出擊

185 出擊

    莫莉等人雖對那個男人的死很好奇,但也知道現在不是問的時候,接下來可是還有一場惡戰呢!其實如果只有韓簡和莫莉兩人的話,豺狗窩里這一百多號人都是小意思,甚至用不著他們兩人出手,空間里的小笨出來就搞定了。

    現在涵堅他們在身旁反倒是限制頗多,很多手段都不能使出來,在這一點上她和韓簡都是一致的,還是不要太驚世駭俗的好,做親戚做朋友都是一樣的,距離相差太遠的話,就沒有那種隨意感了,還是就讓鐘家人認為他們兩口子是隱世家族那類人吧!

    時間已經過去一個小時了,大家都背靠著樹閉目養神,等待一個小時後的血戰。莫莉慢慢地想著她還有什麼是可以拿出來,但又不太引人注目的,現在看來也只有符術了。

    她在腦海里慢慢地篩選著,“巨力符”能夠使人力大無比,且能持續三小時,這個可以有,“靜心符”可以讓人精神飽滿也不錯,莫莉暫時也只能想到這兩種符了, 防御方面有之前她送給他們的平安符應該沒有太大問題,只要不是連續的槍擊,生命是不會有危險的。

    莫莉靠在樹上小憩,腦海里浮現出之前大廳里那幾個女人的慘狀,心里被內疚折磨著,當時她其實是有能力救她們的,只是救人的後果卻是暴露了他們自己,還很有可能暴露她的空間,莫莉雖然明白當時不去救人是最理智的,可是她就是過不去心里那道坎。

    莫莉自嘲地笑了笑,很討厭這樣的自己,真是越來越聖母了,突然她想起以前看電視,兩軍對陣時,敵人把無辜的百姓放在最前面,而他們卻躲在百姓的身後,這時是打還是不打。打則是眼睜睜地看著親人死在自己的炮火下,不打他們只能束手就擒,最後大家都只能死。

    當時的情況但凡一個理智的指揮官都會選擇進攻,所有人都明白這是最正確的選擇。但是這個心里的坎卻不是那麼容易過去的,也許有人會一生一世受著折磨,生不如死,所以說有時候死去的人比活著人要幸福。

    莫莉的臉色一點也不好,其他人都還以為她是因為第一次殺人不適應的緣故。皆都理解地笑了笑,韓簡當然明白她的心理斗爭,不過他並沒有過去安慰她,得讓她自己學著去面對,這個世界就是如此的黑暗和殘酷,他不可能替她屏蔽掉所有的髒污,莫莉必須得學會自己去面對。

    身旁的高爾雅輕輕地拍了拍莫莉的手,小聲安慰道︰“不要多想,救她們不是我們的義務,等會我們多殺幾個畜生。就當是為她們報仇了!”

    高爾雅有一句話藏在心里沒有說出來,就算你剛才救了她們,她們也不一定會感激你,這個世界最不應該做的就是聖母,高爾雅想起了往事,臉上浮現出冷酷的微笑。

    十年前她和涵堅第一次去巴勒斯坦旅游,當時和他們同行的還有八個年青人,四男四女,都是tw大學的學生,非常熱情友好。不幸的是。他們被當地的武裝分子抓走了,當時她和涵堅手里沒有槍,只能乖乖地任由那結武裝分子擺布,那些家伙揪出了那四個年青的女孩。

    而她因為留的是短發。而且長得很瘦小,被誤認為是男孩並沒有被揪出去,當時她也和昨晚一樣,眼睜睜地看著這些人把這四個女孩**了。晚上她和涵堅想辦法弄斷了繩索,干掉了看押他們的幾個武裝分子,逃了出來。那次也是她第一次殺人。

    逃跑的時候她和涵堅好心把那幾個tw人給救了出來,等到了安全地後,那幾個tw女孩並沒有感激他們,反倒責怪他們為什麼在一開始不救她們?為什麼要看著她們被**?為什麼你也是女的卻可以不用**?

    高爾雅和涵堅氣得立馬和他們分道揚鑣,他媽的救人還救錯了,你們自己的男朋友不也眼睜睜地看著你們被**了嗎?為什麼不去怪他們?從此以後,她就發誓再也不做聖母了,這個世界多的是不知感恩的人,還不如一開始就做個心硬如鐵的人,可以免除許多煩惱。

    莫莉倒沒有煩惱多久,她原本就不是那種聖母性格,剛才只是一時不舒服罷了,爾雅說得對,這不是她的義務,還是等會多殺幾個強盜實在一點,她朝爾雅笑了笑,表示無事了。韓簡看到莫莉放松的神色,明白她是跨過這道坎了。

    離行動還剩下十五分鐘,大家都睜開了眼楮,開始檢查身上的武器,氣氛緊張且興奮,每個人的精神都極度亢奮,期待著接下來的行動。

    莫莉從身上拿出幾張符,打在了大家的身上,巨力符他們還一時覺不出來,可是清心符卻讓他們感到全身都極舒服,精神更加飽滿,腦子卻從來都沒有這麼冷靜過,感覺也更敏銳,甚至可以听見露珠滴在草地上的聲音,還可以听見外面哨兵的說話聲。

    幾人都欣喜若狂,有了這些符,他們的把握更大了,這次的營救行動有了韓簡和莫莉兩口子加入,感覺就好像是在玩兒一樣,一點壓力都沒有。韓簡也從包里拿出了一些藥丸,給每人分了一顆,讓他們現在就服下,這藥丸是解毒藥丸,等會韓簡會用上一些毒粉,先給他們吃上解毒丸,以防中毒。

    天邊已經露出了一絲曙光,時間到了。

    “行動!”韓簡發出指令,聲音簡潔有力。

    大家都興奮地朝外沖去,外面的哨兵看見前面的鐘玉本還笑著打招呼,可當看到鐘玉身後的韓簡他們時,臉色一變,正要大喝,韓簡揚手就是一道白色的粉末打出去,那幾個人連叫都沒來得及叫就倒了下去,鐘涵堅他們機靈地跑上前,在每個人的脖子上輕輕一劃,送他們上了西天。

    “易之,這也太省力了,我看我們今晚輕輕松松地就可以把豺狗一窩端了。”鐘涵堅興奮地小聲說著。

    “別太得意了,我的藥粉不是萬能的,而且這也只能出其不意,如果敵人有所防備,就沒有那麼好用了。”韓簡低聲警告,不希望他太過于放松。

    這次行動韓簡更覺得的是心累,本來依他的脾氣這麼個強盜窩,三下五除二就可以滅了,可是臨出發前,老爺子特意把他叫到書房說︰“易之,外公知道你和你媳婦都不是一般人,也許就你們兩人救小玉還更輕松一些,不過外公有自己的私心,想著讓孩子們出去鍛煉一下,見見血,要不然總是縮在太平盛世里,爪子都會鈍掉的,所以就讓我這個老頭子自私一回,這次行動你讓他們幾個盡量多動手,你和你媳婦只要保證他們不送命就行,就當是一次實地演習了!”

    外公的要求,韓簡當然只得答應,所以這次行動在最大可能保護涵堅幾人的安全下,他一般是不插手的,感覺就像是帶著一群孩子在夏令營一般,操心死他了。

    鐘涵堅和鐘涵燁他們听了韓簡的話,心頭一凜,是他們太想當然了,其實這次老爺子同意他們來這里,他們心里也是有數的,按照老爺子一貫的說法,男人連血都沒見過算啥男子漢,跟娘們似的。

    他們本打算先去強盜的宿舍區,把這些強盜逐一擊殺,突然,上空響起了一陣尖銳刺耳的警報聲,鐘玉面色一變,“不好,他們應該是發現外面的尸體了,這警報一叫,所有人都會起來集合戒嚴。”

    韓簡皺了皺眉頭,“先隱蔽起來!看我手勢行動。”既然不能主動出擊,那就只能躲在暗處,以靜制動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