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86 拉納

186 拉納

    他們幾個迅速找到有利的位置隱蔽起來,敵人來得很快,他們很快便找到了這里,拉納走在最前面,他的臉上居然浮現著極開心的笑容,大聲地朝里面喊道︰“我知道你們昨晚就來了,是想來救那個小子的嗎?來來來,大家一起出來好好說,我對z國人可是很友好的。”

    拉納居然是用z國話朝里面喊的,雖然有些生硬,但還是能听懂的,莫莉不禁感慨,為什麼她遇見的外國人都能把z國話說得那麼溜呢?以前的史蒂文幾個,現在的強盜頭子拉納,難道z國話馬上就要取代英文成為世界上的通用語言了嗎?

    鐘玉在一旁說道︰“別相信他的話,拉納對哪國人都不友好,他對這個世界充滿了仇恨!”

    韓簡作了個射擊的手勢,韓思最先開槍,他本想直接爆了拉納頭的,不過拉納很狡滑,站的位置很巧妙,前面的柱子剛好遮住了他的頭和身子,無奈他只有爆其他人頭了。韓簡和韓思兩人的槍法非常好,槍槍爆頭,且速度很快,幾乎都不用瞄準。

    鐘涵堅他們也不甘示弱,朝著敵人一個個開槍,鐘涵堅和鐘涵燁的槍法也不差,基本上都能使敵人一槍斃命,不浪費子彈,高爾雅和鐘玉巾幗不讓須眉,也是槍槍不落空,莫莉沒有用槍,她仍然用的銀絲,射出去卷住敵人的頭,再一使勁,頭便折了,和血滴子有些像。

    他們這邊的火辣出擊,拉納那邊的人沒多久便倒下了一大片,不過這樣也暴露了他們隱藏的方位,拉納帶著手下朝著他們猛烈開火,槍聲就跟鞭炮聲一樣,闢里啪拉響個不停,不時有子彈從他們的耳邊頭上呼嘯飛過,甚至有一顆子彈擊在了鐘涵燁的頭上,鐘玉嚇得大叫“不”,其他人也都肝膽俱裂。不過奇跡發生了,子彈像是被一個光罩擋住了似的,停頓了一秒,竟然掉下去了。

    死里逃生的鐘涵燁嚇出一身冷汗。莫莉見狀又往鐘涵燁身上打出一道平安符,之前那個已經失效了,鐘涵燁看了看胸前碎裂的玉扣,這才明白他這條小命可是全靠了莫表嫂,他感激地朝莫莉笑了笑。隨即又投入到戰斗中去。

    這下大家都明白他們身上戴的這個不起眼的玉扣竟然還是能保命的寶貝,這下都不再縮手縮腳,更加勇猛,鐘涵堅更夸張,幾乎都快要把半個身子探出去了,被韓簡罵了後才老實地縮回來。

    就這樣打了大概半小時,拉納這邊的人損失慘重,倒下去好幾十人,突然,拉納打了個手勢。他和手下一起避到了安全區,臉上居然笑得更加開心,似是對地上躺著的那些死掉的手下毫不在意。

    就這樣兩方人馬出現了詭異的平靜,韓簡讓幾人借機休息了一會,並檢查了武器彈藥,他們必須得突圍出去,拉納肯定會有其他花樣的,他們縮在這個角落里很不利,鐘玉似是想到了什麼,“拉納肯定是讓手下去拿毒氣去了。山洞里他不敢用迫擊炮,只能用毒氣了。”

    韓簡點了點頭,表示明白,他其實也已經想到了。而且他們的彈藥也不多了,再呆在里面就是等死,韓簡先朝拉納那邊扔了個煙霧彈,讓眾人趁著混亂突圍出去。近身戰斗鐘涵堅他們都沒有用槍,用的是冷兵器,如同鬼魅一般掠到敵人的身後。用三稜刺刺向敵人的心髒。

    韓簡則退到他們的身後,眼楮一眨不眨地盯著他們,若是有誰出現了危險則出手救援,他讓莫莉也不用出手,只要負責保證他們幾人的安全即可,于是這兩口子就像是在後花園看戲一般,站在外圍觀看鐘涵堅幾人的廝殺。

    拉納居然也跟局外人似的,倒背著雙手頗為悠閑,手下雖然已經把毒氣拿來了,但是現在兩方人馬都混戰在一起,也沒法用,不過他倒是沒有想到來救那個丑小子的就只有這麼幾個人?看來z國人真是藝高膽大啊!

    鐘涵堅等人在廝殺時才發現自己的力氣竟然比以前大了好幾倍,就算不用三稜刺,他們也能輕輕松松地把敵人一拳爆胸,而拉納的手下們似乎也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這些人為什麼打不死?難道他們不是人?

    想到這里的拉納手下們都驚懼地看著鐘涵堅幾人,難道這些人是真主派來懲罰他們的?這些強盜們有些萌生怯意,邊打邊退,拉納見狀大聲地朝他們喊了幾句話,這些人又都精神一振,勇猛奮戰起來,韓簡在莫莉耳邊解釋道︰“拉納說我們都是z國人,剛才用的只是z國的武術而已,真主不會派z國人來處罰他們的。”

    莫莉恍然大悟,原來如此,“既然他們這麼敬畏那個真主,為什麼還要做這些殘忍的事情,難道他們真主宣揚的就是燒殺掠奪嗎?”

    韓簡諷刺的笑了笑,“拉納正是以真主的名義才召集了如此多的手下,拉納說他是真主在人間的代言人,是真主派來拯救他們的,殺掉的那些人是背叛了真主的人,而他們則是真主選中的人。”

    莫莉明白的點了點頭,這個她懂,當初太平天國的洪秀全不也一樣說他是天帝派來拯救百姓的,忽悠了多少人對他死心塌地,還差點就把清朝給推翻了,所以說信仰這個東西有時候真的比金銀珠寶還要好,可以讓人的忠誠度無限上升,不用擔心會被背叛。

    這時,前面的局勢出現了一邊倒的戰況,鐘涵堅等人因為有了巨力符的加持,一個個猶如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一般,宰這些強盜就跟殺雞似的,莫莉大聲地喊道︰“抓緊時間,我的巨力符只有三小時的時效。”

    原來巨力符並不是讓人真的變成大力士,這就跟信用卡透支一樣,只不過把未來時間的力量提前支用了而已,等時效一過,身上會酸痛不已,軟如肉泥,一點力氣也沒有。”

    鐘涵堅等人听了,加快了手上的速度,不再逗弄這些人,拉納也听見了莫莉的喊聲,他驚異地朝莫莉他們這邊看了一眼,眼神晦暗不明,原來他們是z國的神秘術師,拉納突然打了個停戰的手勢,臉上居然露出了友好的微笑。

    韓簡發聲讓鐘涵堅他們停了下來,先听听拉納有什麼話要說,拉納笑了笑,看著手下已經死了大半的手下,說道︰“我知道你們是z國的神秘術師,我肯定打不過你們,所以我們和解怎麼樣?你看我們之間並沒有什麼仇怨,就是你們的人我也沒有傷害她!”

    鐘玉突然大聲叫道︰“你殺了拉普,你是個惡魔,我們不會和你和解的。”

    鐘玉此時沒有用假聲,暴露出了她原本清脆的聲音,拉納臉上露出原來如此的神色,“原來你是女的,看來你的模樣也是偽裝的了,你是拉普的什麼人?是他的愛人嗎?如果你是他的愛人,為什麼會不知道我和他之間的關系呢?我和他之間不管是我死在他手里還是他死在我手里,都是我們的命運,誰也怨不了誰?”

    韓簡讓鐘玉別說話,他朝拉納說道︰“我不管你和那個拉普什麼關系,我們這次來的目的就是要帶她回家,其他的一概不管。如果你同意,我們就現在離開,如果你不同意,那麼就只有把你們殺光了再離開。”

    “當然沒有意見,昨晚上是你們在那里吧?z國的術法真是神奇,居然可以讓人隱身,對了,你們用的是符紙吧?請問可以賣嗎?我想買一些呢?”拉納看來對z國人真的是十分了解,居然連符術都知道,不過現在這是什麼情況,地上躺著一大堆他的手下,可是他卻還能有心情和殺死他手下的人談起買賣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