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88 表弟

188 表弟

    韓簡倒是無所謂,拉納在他眼里只不過是一只可以隨時捏死的螞蟻罷了,莫莉本來還有點擔心,路上跟著這麼個變態能行嗎?可是見到韓簡不在意的模樣,她也放下心來,反正拉納一個人也沒什麼好怕的?不也就是一個腦袋兩只眼楮一個鼻子罷了!以她和韓簡兩個人的手段,也不怕他耍什麼花樣!

    “可以,不過我們可沒有保護你的義務。”韓簡答應了拉納的請求。

    “當然,你們只要帶上我就可以了,若是踫上危險死了也只能怪我運氣不好,不過我看你們剛才好像子彈都打不進去,那是什麼好東西?能不能賣點給我?我可以出高價的。”拉納倒也挺干脆,不過他還是對他們的符不死心。

    “你們看,我從事的工作這麼危險,萬一要是在去尋寶之前翹了,那你們可就找不到寶藏了,忘了和你們說,這張藏寶圖上的古埃及文可只有我能看懂哦!”拉納依然笑得春光明媚,但是嘴里吐出來的話卻讓人恨不得揍扁他那張俊臉。

    “拉納,你以為這世上就只有你一個人懂古埃及文嗎?”莫莉忍不住反詰。

    “nonono,美麗的夫人,這不是一般的古埃及文,是我們布魯赫曼家族特有的文字哦,只有布魯赫曼家族的人才能看懂呢,很不幸,這個家族現在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拉納在韓簡和莫莉兩人面前脾氣極好,總是笑眯眯地。

    “其他人呢!”莫莉忍不住追問道。

    “都死了。”拉納輕飄飄地吐出這三個字,似乎怕莫莉不明白,特意解釋道︰“都是被我殺死的哦!”

    莫莉抖了一下身子,真是一個變態,不能用常人的思維來理解他。韓簡倒是吃了一驚,沒想到拉納竟然是布魯赫曼家的,三年前這個家族離奇滅門,當時他還特意去調查過,只是根本就查不到什麼。只知道這個家族的人三年前突然被人殺死在家里,就連小孩都沒有放過,沒想到竟然是拉納干的。

    說起來,拉納和他還沾了一點親。韓簡的曾祖母正是出自布魯赫曼家族,排起來,拉納算是他的表兄弟,而且因為拉納的身世極其特殊,在布魯赫曼家族的地位很奇特。他的曾祖母在世時也非常喜歡拉納母子,經常讓他們母子來**國王宮小住,六年前拉納突然從哈佛大學輟學,然後就消失不見,直到三年前豺狗的橫空出世,韓簡是真的沒有想到豺狗首領竟然會是拉納,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雖然不是很想和這個變態做親戚,但是這個拉納可沒什麼好得意的,這種文字他應該也能看懂,曾祖母留下了一份手札。里面應該有關于布魯赫曼家族文字的記載,不過,既然這家伙和他沾著親,那就還是救他一命吧!就他那破身體,恐怕挨不了幾天了。

    韓簡讓莫莉拿出一枚玉扣,他接過朝拉納扔去,“24小時不離身,可以保你一次小命。”

    拉納接過玉扣,寶貝似的掛在了脖子上,笑眯眯地問道︰“多少錢啊?看在我死了這麼多手下的份上。打個五折怎麼樣?”

    莫莉現在對這個拉納真的是很無語,明明應該走高冷範的,可為什麼總是要走親和路線,真的很不適應呢!而且他這麼在殺人狂魔和淘寶小哥中轉換。不怕得精神分裂癥嗎?

    韓簡心里雖然對這個變態膩味無比,可小時候曾祖母對他非常好,在這麼多重孫子重孫女里面,曾祖母最喜歡的就是他,並且還把她所有的嫁妝都傳給他了,對于這個曾祖母家族最後一個血脈。韓簡還是足夠容忍的。

    “不用付錢了,這里有瓶藥丸,每天吃三顆,一個月的量,吃完後自己來z國找我!”韓簡嫌棄的看了看他,又扔給他一瓶治傷的藥丸,又想了想問道︰“布魯赫曼家族應該不窮吧?怎麼混到做強盜的地步了?”

    拉納听了後頓了一下,似是奇怪韓簡為什麼會問出這個問題,他自嘲地說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生總是有很多無奈的!”

    突然文藝範的拉納讓莫莉全身雞皮疙瘩都出來了,她抖了抖身子,實在是忍受不了了。韓簡沉默了,拉納小時候來**國王宮住的時候,曾祖母總是讓他照顧拉納,那時候的拉納長得就和女孩子一般,而且還極膽小,眼圈總是紅紅的,泫然若泣,沒想到現在居然會變成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沙漠強盜,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恐怕是一個極慘烈的故事吧!

    韓簡嘆了口氣,眼前的人其實和曾祖母還是有點像的,褐色的眼楮,黑色的頭發,最明顯的就是眉心有一顆痣,雖然極小,但是卻逃不脫韓簡的眼楮,曾祖母也有一顆這樣的痣,她說這才是純正的布魯赫曼家族人。

    想到拉納的身世,韓簡不禁覺得詭異,科學真的不能解釋很多事情。拉納被韓簡盯得全身發毛,這人不會是看上了他的美貌吧?要不然怎麼解釋他又是送符又是送藥的?雖然他的確比他的夫人長得要美得多(莫莉在一旁翻白眼,老娘跟你根本就不是一個類別的好不好?),可是他喜歡的是母的呀!

    韓簡又看了拉納一眼,把拉納看得小心肝噗噗地跳,不由得往後退了兩步,韓簡難得好心地勸了一句︰“還是老老實實做正經事吧,別老是在沙漠里混!”

    說完韓簡便拉著莫莉轉身走了,拉納在後面忙小跑著追了上來,“別急著走啊!我還有事沒說完呢!”

    韓簡站定轉身,不耐煩地盯著他,拉納見韓簡一臉有屁快放的模樣,忙討好地說道︰“呆會兒你們走的時候弄點神跡出來唄,場面越大越好,這樣我也好在手下面前圓話,要不然你們殺了那麼多人,我不好交差嘛!”

    韓簡看了拉納一眼,也沒說話,就這麼拉著莫莉走了,留下拉納郁悶地嘀咕︰“到底是同意還是不同意啊?你怎麼也吱一聲啊!”

    韓簡和莫莉走到韓思他們面前,點了點頭,示意可以走了,韓思幾人收拾好武器,往外走去,韓簡低聲對莫莉說道︰“弄點雨和雷出來,動靜大點,騙騙這些強盜!”

    莫莉雖然不明白韓簡為何要對這個變態這麼好,但她也沒多問,從空間里取出加強版的引雷符和春雨符,本來她倒是可以用以前學過的雷電術和布雨術,之前她在沙漠里種樹澆水就是用的布雨術,不過韓簡說要動靜大一點,那還是用符吧,那樣不用消耗靈力,而且效果比較驚人。

    莫莉先是打出了引雷符,霎時天空雷聲大作,不時還有幾道閃電發出,離人的頭頂就差兩三米遠,把那些強盜嚇得抱頭鼠竄,拉納本也嚇了一跳,但見到莫莉的動作,隨之一喜,裝成一副凜然不可輕犯的模樣說道︰“這是真主對你們之前不恭敬的懲罰!”

    那些強盜們嚇得立刻趴在地上虔誠地拜著天空,莫莉看得好笑,這個拉納真是天生的神棍,不來z國混真是太浪費了。她隨即又打出春雨符,頓時天上下起了清涼的小雨,密密麻麻,拉納看著這些雨愁死了,你媽的,不知道老子最討厭下雨的嗎?

    不過他的臉上還是那副神棍模樣,繼續忽悠地上的傻瓜,“真主原諒你們了,這場雨是真主獎勵你們的,你們盡情地享吧用!”

    地上地強盜們歡呼了起來,一個個沖到雨水中,這時雨越下越大,最後竟成了傾盆大雨,強盜們高興地大叫著,脫下了身上的長袍,**著身體站在雨中,似是極其享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