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89 離開

189 離開

    </script>莫莉忙扭過頭,這麼多裸男站在雨中裸浴,太壯觀了,堪比海濱浴場了。這場雨大概能持續下兩個小時,應該夠拉納忽悠了,莫莉自從用天眼看了拉納後,心里真的是非常矛盾,那些殘忍而血腥的畫面總是令她覺得惡心和厭惡。

    雖然從天眼中她明白這些死去的人其實也不算太冤枉,正如拉納剛才說的那樣,他們不是什麼好人,可是這種強烈的視覺沖擊真的令她難以承受,但是看了拉納曾經的遭遇後,又對他有了一些同情,以前莫莉總覺得自己很苦很可憐,但和拉納比起來,她已經算是幸福的了,畢竟她從一生下來開始就沒有嘗到甜蜜的滋味,苦味吃多了也就習慣了,而且她小時候雖然辛苦,可是並沒有承受太多這個社會的黑暗,莫春生和黃梅珍頂多也就是揍她一頓,或是不給她吃喝。

    可拉納不一樣,他二十歲之前還是一個天之驕子,人生得意,前途遠大,世上就沒有比他更幸福的人了,可一夕之間,所有的幸福美好分崩離析,母親被人凌辱至死,自己也被關在地牢一年,每天受著非人的折磨和凌辱,這種天上地下的巨大落差,現在的接納竟然還能笑得那麼燦爛,也算是奇跡了,莫莉有時候想,如果這事輪到自己頭上,她一定是忍受不了那些折磨的,也許自殺,也許瘋癲。

    “這雨下得好奇怪,就只集中在豺狗窩那里下,我們這邊一滴雨都沒有。”鐘涵堅發現了不對勁,莫莉用引雷符和春雨符時是在後面,鐘涵堅他們並沒有看到。還以為這雨是自然現象。

    其他人也都嘖嘖稱奇,只有高爾雅似笑非笑地看了莫莉一眼,想來這雨應該是莫莉搞出來的,沒想到莫莉的手段竟然如此高超,呼風喚雨,刀槍不入,簡直就和封神榜里的仙人差不多了。高爾雅從豺狗窩里出來後就一直暗自慶幸。他們來之前都把沙漠強盜想得太簡單了,這次如果不是莫莉兩口子在,恐怕他們幾個人都得折在豺狗窩里。

    “沒想到拉納真的這麼好說話。說放手就放手!”鐘涵燁到現在都還有點不敢相信,他們竟然真的從強盜窩里出來了。

    “還不是因為我們太厲害了,再打下去他的手下恐怕死的更多,索性還不如放我們離開呢!”鐘涵堅大咧咧地說道。

    “那是因為莫莉給我們用了符的緣故。你以為就憑你自己的本事,拉納能放你出來?”高爾雅最看不得老公這幅不可一世的樣子。總是忍不住要打擊他。

    說起巨力符,莫莉突然想起時間應該快到了,正想要開口提醒他們時,鐘玉第一個倒下了。嘴里不停地哼哼,接著高爾雅、鐘涵燁等人也都倒了下去,一個個都躺在黃沙上。起都起不來。

    倒是韓思因為喝過靈泉水的緣故,沒那麼夸張。但也是全身酸痛,難受的很,莫莉拿出靈泉水讓他們每人喝了一小杯,這樣就可以恢復得快一些。

    幾人喝了靈泉水後酸痛的肌肉得到了舒展,感覺好受了一些,“莫莉,你的水為什麼這麼好喝,感覺跟仙水似的,喝了後全身都爽死了!”鐘涵堅又嚷嚷了起來。

    “我在里面加了神仙丸,喝了後當然就跟神仙一樣了。”莫莉半真半假地說著。

    高爾雅在他旁邊白了他一眼,“就你的話最多,還不抓緊時間休息,別呆會兒又走不動了。”

    這個老公有時候真是沒有眼色,莫莉和易之兩人肯定有他們自己的秘密,他們既然不想說,那就當作不知道接受他們的好意好了,何必要事事問清楚,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朋,高爾雅向來覺得古人才是最通透的。

    “這巨力符好用倒是挺好用的,就是這後遺癥有點吃不消!”鐘涵堅不是笨人,老婆稍微暗示他也就明白了,立即換了個話題。

    “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所謂巨力符只不過是讓你們提前支用未來的力量而已,所以才會全身酸痛,”莫莉笑著看了高爾雅一眼,鐘家的人在她看來也就高爾雅活得最通透了,該問的問,不該問的絕不多嘴,十分明白,也難怪以她一個平民之家出生的女孩能在京都這個上層圈子混得如魚得水。

    趁機大家都躺在地上休息,莫莉也靠著韓簡閉目養神,一晚上神經崩著累倒是不累,就是有點難受,不過莫莉現在最想做的還是洗澡,自從到了沙漠後她就沒洗過澡,身上的泥都可以肥二畝田了,有好幾次她忍不住想要進空間去泡個澡,不過還是忍住了,大家都是臭哄哄的,就你一個人香噴噴,這不是制造懷疑麼!

    原地休息一個小時後,韓簡命令繼續前行,只不過由于四肢無力,前進的速度慢了好多,照這個速度走下去,這50公里路怕是得走到天黑了。

    韓簡皺了皺眉,這里還在強盜窩里,除了拉納的豺狗團,還有其他大大小小十來個強盜團伙,要是踫上了倒是個麻煩,他低聲問莫莉有沒有可以讓他們加快速度的符。

    莫莉想了想,又翻出了一種輕身符,這種符可以使人身輕如燕,健步如飛,很適合現在的情況。莫莉分別朝他們五個射出五張輕身符,金光閃過,幾人頓時覺得身子一輕,整個人輕飄飄地,像是要飛起來似的。

    有了輕身符的加持,他們的速度又快了起來,中間還踫上了幾輛強盜的卡車,不過都被他們避開了,一次也沒有被發現,就這樣,他們有驚無險地來到了入口處。

    那幾頭駱駝居然還是老老實實地趴在原地不動,物資也沒有少,真的好乖!莫莉高興地偷偷獎它們吃了桃子,駱駝也很聰明,知道這是好東西,一口就吞下去了,吃完後親呢地用頭踫觸莫莉的手,十分有愛。

    有了駱駝就方便多了,大家騎上駱駝原路返回,鐘玉看著強盜窩的方向似是在想什麼,良久她幽幽地嘆了口氣,跟了上來。

    幾人緊趕慢趕,總算是在天黑前離開了危險區,幾人也累的狠了,從駱駝上下來時,兩腿都是抖的,韓簡便令他們原地搭營休息。大家圍坐在篝火旁,吃著熱氣騰騰的素面,心里滿滿的幸福感,活著真好啊!

    先前在豺狗窩里雖然是有韓簡莫莉的幫忙,但畢竟是真槍真刀地干仗殺人,刺激是刺激,但其中的恐懼和驚險也是真實的,有好幾次他們都看到子彈從眼前呼嘯而過,敵人的尖刀刺進自己的身體,即使知道有莫莉的平安符護身,可是那種臨近死亡的滋味是真的不好嘗啊!

    “小玉,我一直都沒有問你,那個男人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為什麼會為了一個陌生的男人跑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你知不知道,這次如果不是易之和莫莉幫忙,你、涵燁和韓堅還有我很可能就回不去了,你要知道這都是你任性的後果!你已經不是一個小孩了,你每做一個決定都要好好想想會有什麼樣的後果,這個後果是不是你能承擔得起的?”高爾雅的表情很嚴肅,就像一個嚴厲的長輩。

    “是啊,小玉,爾雅姐說得沒錯,你這次真的是太任性了!”涵燁也在一旁出聲,他和鐘玉因為很小就認識了高爾雅,所以一直都是以姐姐稱呼的。

    鐘玉眼楮紅了,低著頭輕泣道︰“爾雅姐姐,我知道我錯了,不該這麼任性的,可當時我是真的控制不住我自己,腦子里好像一直有一個聲音在指引我去找拉普。”

    鐘玉自己也不能解釋是為什麼?起先她以為自己是愛上了拉普,可後來她發現這不是愛,她對拉普只有同情,並沒有愛他,就像拉普死的時候,她也只是覺得難過,但並沒有那種痛徹心扉的感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