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90 拉普

190 拉普

    照鐘玉說起來,她的行動是受人控制的,那麼又是誰在控制她呢?是那個叫拉普的男人嗎?可是他把鐘玉引到身邊又有什麼目的呢?只是讓鐘玉去看他一眼嗎?

    “那你是真的愛上那個男人了嗎?”莫莉問道。

    “沒有,我原先也以為自己是愛拉普的,可是見到了他本人後,我才發現我並沒有愛上他,只是對他很同情。”鐘玉肯定地回答,也讓鐘涵燁他們松了口氣,幸好不是愛情。

    “拉普見了你之後有說過什麼嗎?那個指引你的人是拉普嗎?”鐘涵燁總覺得那個拉普有點邪門,說不定就是他在搞鬼。

    鐘玉陷入了深思中,搖曳的火光在她年輕的面龐上跳動著,篝火不時發出闢啪的聲音,鐘玉回想起了她和拉普相處的短短兩天。

    鐘玉用拔火罐緩解了拉納的傷痛,免了一死,拉納把她關在了山洞里,倒也沒有限制她的行動,只是不可以走出山洞。前幾天鐘玉因為害怕不敢在山洞里走動,每天除了給拉納治傷,她就老老實實地呆在自己的房間里,後來她見拉納倒也不像傳說中的那樣凶殘,她的膽子也漸漸大了起來。

    之前那個讓鐘玉來沙漠的聲音這幾天一直都沒有出現過,她還以為這個聲音走了,可是在她來到豺狗窩的第三天,這個聲音又出現了,讓她去山洞最里面的綠洲,鐘玉也很想弄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可是綠洲那里有好幾個哨兵把守,根本就進不去。

    正當鐘玉一籌莫展時,機會來了,拉納讓她去綠洲給人治傷,鐘玉感覺這個受傷的人應該就是那個沙漠中出現的男人,她跟著帶路的人來到了綠洲,第一次見到了拉普,雖然那時的拉普已經奄奄一息,全身傷痕累累。可仍然無損他的美麗,就像是一朵被暴風雨摧殘過的花朵一般,惹人痛惜。

    拉普看到鐘玉時露出了一個迷人的微笑,似是知道她是為什麼而來的。鐘玉為拉普檢查了傷口,不住地吸冷氣,拉普的傷實在是太重了,有些地方甚至都長出了蛆蟲,發出腐肉的臭味。鐘玉顫著手為拉普清洗了傷口,並給他上了藥,只是他的傷實在是太重了,第二天拉普就發起了高燒,不斷地說著胡話。

    鐘玉對拉納說拉普這麼嚴重的傷,必須得送醫院才能治好,拉納看著氣息奄奄的拉普,突然詭異地笑了,“挺不過去那就去死吧!”

    鐘玉無法只得不斷為拉普用冷水降溫,可是無濟于事。而且他自己似乎也沒有想要活下去的**,凌晨時,拉普突然清醒了,精神好了很多,他讓鐘玉把他扶起來,慢慢地走到了湖邊。

    拉普在湖邊為自己清理了身體,還換了一套干淨的衣服,每個動作都顯得十分優雅高貴,鐘玉明白拉普這是回光返照,再過一段時間這個美麗的人就將會永遠地閉上眼楮。她的心里有一種難言的傷感,很想為拉普做些什麼。

    “鐘玉,你說我這樣看起來是不是漂亮了許多?”拉普突然問道。

    鐘玉使勁點了點頭,拉普就算是不收拾都很美了。現在稍微整理了一下,那就更加美了。拉普得意地笑了,眼波流動,流光溢彩,鐘玉感覺他的眼神都要讓人醉了,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眼楮呢?

    “鐘玉。我知道我快要死了,我拜托你一件事,好嗎?”拉普乞求地看著鐘玉,鐘玉哪里還會拒絕,連忙點頭答應。

    “我死了以後,麻煩你把我的心髒取出來,趁它活著的時候埋在那棵樹下,我不願意我的心在死後被禿鷹啃食,那樣太痛了!”拉普的神情憂傷,雙手捧心,古人說的西子捧心大概便是如此了。

    雖然挖心對鐘玉來說有點承受不了,但是見到拉普那哀傷乞求的目光時,拒絕的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鐘玉忙答應會在他死後把他的心髒埋在拉普指定的樹下,雖然她對于拉普的時間限制有些奇怪,但也沒有多問,想著大概是拉普希望自己的心髒早點入土為安吧。

    不久後,拉普就死了,閉上了他美麗的大眼,鐘玉遵守承諾把他的心髒挖了出來,心髒還是活 亂跳的,鐘玉小心地把拉普的心髒用拉普早已準備好的盒子裝好,埋在了那棵湖邊最大的一棵樹下,她剛埋下心髒沒多久,拉納的人就來了,當發現拉普已經死了後,這些人把拉普抬了出去。

    “小玉,小玉!”鐘涵燁見鐘玉久久沒有說話,出聲叫她。

    涵燁的叫聲打斷了鐘玉的回憶,鐘玉回過神後便將她和拉普的事情說了出來,只不過給拉普挖心那段她沒有說出來,當時她答應了拉普,這件事情只有她一個人知道,鐘玉也覺得這事沒什麼要緊,說不說沒有什麼太大關系,只是她卻不知道正是她的不以為意,卻差點害死了她最愛的哥哥。

    鐘玉和拉普間的事情實在很少,三言兩語就交待完了,大家都狐疑地看著鐘玉,“這就完了?你還有什麼沒說的嗎?”鐘涵燁也挺奇怪,那個聲音費了這麼大的勁把小玉折騰到沙漠里去,難道就是為了給拉普收尸嗎?可是拉普的尸體也不是小玉處理的啊?

    “沒有,就這些。我就是給他處理了一下傷口,拉普死之前和我說了幾句話,然後他就死了。”鐘玉搖搖頭,不敢去看哥哥的眼楮,對不起,哥哥,我不是故意要瞞你的,只是我答應了拉普,我不能做背信的人。

    其他的人也有點不相信,莫莉心中一動,開了天眼朝鐘玉看去,當翻到鐘玉和拉普在一起時,莫莉仔細地看了又看,確實如同鐘玉所說,她和拉普之間沒有什麼事情,加起來也不會說超過十句話,只是為什麼她總覺得好像哪里不對呢?

    莫莉又看了一遍,依然還是那樣,不過她發現在最後,拉普好像給了鐘玉一件東西,于是她便問道︰“小玉,拉普是不是給了你一件東西?”

    鐘玉吃了一驚,莫表嫂怎麼知道的?不過她也沒想著隱瞞,剛才她只是忘記說了,鐘玉從脖子上取下了一個黑乎乎的東西,遞給莫莉,大家都圍攏過來看,這件東西樣子很奇怪,有四條腿,一條尾巴,甚至還能看見人首,只是卻有兩張臉,前面是一張人臉,後面還有一張臉,不過後面的那張臉只有一只眼楮,看著有點詭異。它的材質也很奇怪,可以肯定絕對不是金屬,但也不像是木頭,放在手里涼涼的,感覺很邪門。

    “這是什麼?看著好惡心,像是個怪物。”鐘涵堅先嚷了出來。

    “會不會是埃及人傳說中的神獸之類的?”莫莉猜測道。

    “不是,埃及傳說里沒有這種類型的神獸。”高爾雅很肯定地說道,她的博士學位便是考古學,對古埃及研究得比較多。

    韓簡把這個黑色的飾物拿了過去,取出電筒仔細地端祥,只是他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但是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東西肯定有秘密,他朝鐘玉問道︰“拉普給你東西的時候有沒有說什麼?”

    “沒有,他就是說把這個他從小佩戴的護身符送給我,感謝我給他治傷,讓我不要弄丟了。”鐘玉老實的回答,拉普沒說這個東西不可以說出來,鐘玉倒也沒有隱瞞。

    莫莉朝韓簡微微點頭,表示鐘玉沒有說謊,韓簡把這詭異的東西收了起來,說道︰“這件東西我先收著,等查清楚了再還給你。”

    鐘玉有點不願意,但是其他人都覺得這是最好的辦法,尤其是她哥哥鐘涵燁一個勁地點頭,還不住地說︰“易之表哥,不用還給小玉了,你要是覺得沒啥用就扔了吧,我總覺得這玩意邪門的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