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91 堂兄妹?

191 堂兄妹?

    </script>鐘玉和拉普的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鐘涵燁總覺得這一切應該就是那個山直一夫的死造成的,埃及一直以來都會發生一些科學不能解釋的事情,也許鐘玉身上發生的事情也是這樣,不過幸好妹妹安全救出來了,以後要不還是自己一個人去探險吧,妹妹就讓她安安穩穩呆在家里,鐘涵燁心里暗暗決定以後不帶妹妹出去了,只不過他是否能拗得過鐘玉就不得而知了。

    鐘玉的事情告一段落,大家都打著呵欠回帳篷休息,留下韓簡和莫莉守夜。莫莉靠在韓簡的懷里,說道︰“老公,我總覺得鐘玉好像瞞了我們一些事,可是我用天眼也沒有看出什麼來,好古怪,我還是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感覺應該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可就是看不出來。”

    “沒事,不要多想了,她既然想瞞著那就隨她,最多也就是拉普讓她做一些事情罷了,以後讓涵堅多盯著她一些就好了,我們沒必要為她浪費太多時間。”韓簡一點都不關心鐘玉的死活,這次來救鐘玉也不過是外公和小舅的面子,人救出來就完成任務了,以後她要是再發生什麼事,可與他沒有關系。

    莫莉哦了聲,韓簡都這麼說了,她也懶得費腦子,不過她對于鐘玉有事情瞞著他們也是有點不高興的,大家不遠萬里冒著生命危險跑過來救鐘玉,可鐘玉卻還不干不脆半吐半露的,真是一點都不痛快,而且這個鐘玉看來也是個易惹麻煩的人,以後還是離她遠點好了。

    莫莉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突然想起來問道︰“老公。你干嘛對那個拉納那麼好,白送他符還白送他藥,難道他是你親戚?”

    莫莉不過是隨口一說,哪知卻換來了韓簡的點頭,驚得她小嘴張得大大的,露出了最里面的大牙,韓簡笑著彈了彈她的門牙。惹來了莫莉的嬌嗔。

    “拉納的曾祖父和我的曾祖母是兩兄妹。曾祖母在世的時候很喜歡拉納他們母子,對他們也多有照顧,不過自從曾祖母過世後就沒怎麼聯系了。沒想到他竟然會成為豺狗的首領!”韓簡擁著莫莉,低聲解釋著。

    韓簡停頓了一會兒又說道︰“曾祖母對我很好,我從小是她一手帶大的,她在我十二歲的時候去世了。否則我也不會去外公家住,曾祖母去世前讓我看顧布魯赫曼家族的後人。盡量不要讓布魯赫曼家族的血脈斷掉,我答應過曾祖母,所以才會對那個家伙好,要不然我才不願意管他的死活呢!”

    莫莉笑了。老公這副樣子可真傲嬌,明明心里還是關心那個拉納的,嘴里卻還要做出一副嫌棄的樣子。只是要和那個變態做親戚,真心有點hold不住啊!

    “老公。那就趕緊讓拉納找女人生孩子,多生幾個,有了孩子就不用管他的死活了!”莫莉給韓簡出主意,不就只要血脈不斷就好了,多生幾個孩子不就解決了。

    韓簡的眼楮一亮,這倒是個好主意,還是先把拉納身上的傷治好了,生孩子的事情不急,反正現在科學發達,不用本人也能生。

    “對了,老公,你說拉納母子到底是因為什麼才惹來拉普母親那麼大的仇恨,用那麼殘忍的手段對待他們母子?”莫莉想起了之前天眼里看見的場景,把那些挑了些告訴韓簡,只是有些地方實在是太殘忍了,莫莉說都說不下去。

    韓簡皺了皺眉頭,拉普母親竟然如此變態,難怪拉納要折磨拉普了,只是他們的父親在干什麼?為什麼沒有出面?而且布魯赫曼家族其他的人呢?難道他們就這麼看著拉納被折磨嗎?

    韓簡也是百思不得其解,他想了想,回答莫莉道︰“具體原因我也不清楚,我估計應該和拉納的身世有關,拉納的身世有點特殊,他的母親也是布魯赫曼家族的人,是拉納叔叔的女兒,所以拉納的父母親是堂兄妹。”

    “天啊,這不是*嗎?”莫莉被韓簡的話驚得睜大了雙眼,不敢相信,那個拉納看起來也挺正常的啊,都沒有什麼腦子不正常或是智力有問題,而且還長得那麼漂亮。

    “不,這在埃及很正常,古代埃及那些貴族為了保證血統的純正,兄妹,母子,父女之間結婚是很普遍的,就是現在雖然明面上規定近親不可以通婚,但是有些貴族為了保證血脈的高貴,還是會有堂兄妹生孩子的,拉納的母親便是如此,她生下來的拉納是最具有布魯赫曼家族特征的人,所以從一生下來便被拉納父親視若珍寶,準備培養他做下一任家主。”

    “那拉普母親就是因為這個才這麼干的嗎?可是也沒有必要做得這麼殘忍吧?而且拉納小時候她為什麼不動手,卻等拉納長大了再動手?還有拉納後來為什麼要把整個家族的人都殺了,其他的人並沒有對他做過什麼啊?真是一點都不對勁。”莫莉覺得一切都疑雲重重。

    “里面應該還有其他的原因,這只有拉納自己才能明白了,以後有機會再問問他吧,我估計應該和這份藏寶圖有關。”韓簡猜測應該是和那塊羊皮紙有關。

    “算了,不想了,等以後看到拉納問問,我們睡覺去吧,困死我了!”莫莉的哈欠連連,實在是撐不住了,她在四周布下防御符,拉著韓簡回帳篷睡覺去了,天大地大睡覺最大,她都兩晚上沒睡個囫圇覺了,再加上沙漠的干燥氣候,臉上的皮膚都差了好多,這次回去可得好好保養一下。

    由于鐘玉已經救出來了,又處在安全區,大家這一覺都睡得挺踏實的,直到太陽實在是照得睡不下去了才一個個睡眼腥松地爬起來,這次返途,大家也都有心情欣賞沿途風景了,只不過沙漠里除了黃沙還是黃沙,頂多還有一些耐干旱的樹和草,實在是沒有什麼好看的,而且由于陽光實在太猛烈了,幾人照了幾張相後便意興闌珊地趴在駱駝上挺尸。

    倒是鐘涵堅一直都保持著高昂的興致,沿途不斷地捕捉著那種長尾巴的蜥蜴,斬了尾巴,晚上烤著吃,這一路上也不知道讓他禍害了多少蜥蜴,而之前莫莉和韓簡種下的那些樹都已經發芽了,莫莉又對它們布了一次雨,把地面澆得透透的。

    “喝吧,多喝點,長成大樹,保護這片土地。”莫莉對著地上的嫩芽輕輕地說著。

    這片由莫莉種下植物的沙漠在不久之後果真長出了小樹,雖然一些死了,但是更多地卻活了下來,慢慢地長成大樹,形成了一片森林,吸引了眾多的動物和飛鳥,也影響了這片沙漠的天氣,最終這里形成了一個美麗的綠洲。

    一個星期後,他們幾人趕回了阿卜杜扎,回到酒店的第一件事便是狠狠地洗了個澡,起碼從身上搓下了一斤泥垢,韓思則和韓簡一起去處理那些槍支了,這麼多危險的東西帶在身上,他們可連酒店都進不去的,更別說安檢了。

    回來第一時間鐘玉便和家人通了電話,電話里鐘浩然和安茹亞喜極而泣,讓他們趕緊回來,大家本來還打算去附近看看的,也只得放棄了,等以後有機會再來這里玩,幾人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便搭乘飛機回z國。

    鐘玉的回來讓鐘浩然兩夫妻對韓簡和莫莉感激不盡,不過鐘玉這次是真的惹了大禍,她一回來後便銷聲匿跡了,幾次聚會都看不見她人影,問高爾雅說是鐘浩然狠狠地揍了鐘玉一頓,沒收了鐘玉的全部銀行卡,在家里關禁閉呢,據說不關滿半年不讓她出來。(未完待續)

    ps︰關于埃及的兄妹成親老羊也是根據以前埃及一本很有名的書〈甘露街〉,里面描寫的就是埃及很多堂兄妹成婚的事情,並且越是貴族越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