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92 內鬼

192 內鬼

    </script>莫莉听說鐘玉被關半年禁閉,笑著感概︰“看來小舅和小舅媽這次是真被嚇狠了!鐘玉這歡脫的性子也不知道受不受得住?”

    高爾雅撇了撇嘴,“小叔小嬸也就是嘴上說得狠,你看吧,不出一個月,鐘玉肯定又出來晃了。”

    莫莉笑了笑,父母哪有真對兒女心狠的,也都是嘴上說說罷了(當然她家里的那兩個極品除外),不過,鐘玉如果還是這種不管不顧的性子,以後倒真還會闖禍的。

    雖然之前她說是不受控制才會去豺狗窩里找拉普,但是這話也就是騙騙鐘浩然他們吧,世上哪會有那麼多玄幻的事情,或許可能是有一種無形的東西在影響鐘玉的思想,就如同催眠術一般,但是絕對不會很強烈,只要鐘玉自己意志堅定,一定是可以抵制的,鐘玉大概自己本身就對此充滿了好奇心,加上那種無形東西的誘惑,她也就順勢去了沙漠。

    不過,這是別人的家事,她和韓簡也只不過是表親罷了,沒有必要去管那麼多,這半個來月呆在外面,連和兒子通電話都沒時間,現在回來了可得和小魚好好親熱親熱,只是令莫莉哀怨的是,小魚同學一點也不想她,自己一個人在鐘家過得挺滋潤的,和鐘陽他們一塊上學、打架,玩的樂不思蜀。

    韓簡回來後就把碧骨草給了鐘老爺子吃了,老爺子現在的精神比起之前還要好幾分,就連頭上的白發都有轉黑的跡象,每次出去和那些老戰友吹牛罵仗時,那些雞皮鶴發的老將軍都對老爺子嘖嘖稱奇,說他真是越活越年輕了。

    也有人會問老爺子是不是吃了什麼靈丹妙藥之類的。要不為什麼幾個月前還一副老氣沉沉地樣子,一下子就這麼精神了,老爺子只是一個勁地打哈哈,推說是外孫媳婦找得好,一沖喜就把他的身體給沖好了。

    大家當然知道老爺子這是推脫之辭,有些有心人就偷偷地在背後查探,可鐘家人都把這些事藏得嚴嚴實實的。也就在鐘家老二鐘浩武家里查到了一點線索。從楊勝男那里高價買了一些藥酒,拿去檢測,發現酒里面含有能促進身體新陳代謝的物質。常常喝這種酒能夠使人返老還童,白發變黑,怪不得老爺子會越活越年輕呢?

    這下京都的上層圈子沸騰了,錢有了。權也有了,還差什麼?不就是健康嗎?于是很多人明里暗里地打听鐘家人的藥酒是哪里來的?直到後來主席也隱隱來打探了。老爺子這才回味過來,原來莫莉送的酒這麼寶貝?虧得他還以為只是比一般的藥酒好一點而已呢!

    這下老爺子坐不住了,把韓簡和莫莉叫去,問他們這種酒還有多少。他要拿一些去送人,韓簡搶在莫莉之前說沒多少了,配酒的藥材沒了。這次釀的酒差不多都帶來了。

    老爺子似笑非笑地看了韓簡一眼,“好小子。和你外公也耍心眼了,放心,老子不白要你的酒,會給你換好處回來的!”

    “什麼好處?”韓簡笑嘻嘻地追問。

    “你要什麼好處?”老爺子和外孫打起了馬虎眼。

    “我要的好處可多著呢,算了吧,咱也不多要,給我們送點藥材來就好了,要珍貴一點的啊!對了,記得把莫莉的名字跟上面說說,別喝了酒還不知道酒是誰釀的呢?”韓簡嬉皮笑臉地和老爺子談起了好處費。

    “行,那你給我幾瓶?”老爺子本還以為韓簡會獅子大開口,哪知道就是這麼個小要求,一口答應了。

    “一個月十瓶,五斤一瓶。”韓簡報出了一個數字,見老爺子要還價,忙斬釘截鐵地說道︰“不能再加了,十瓶可夠你送十個人的。”

    “十瓶就十瓶,那你這次回去趕緊給我送來,我先把我那里的兩瓶拿去送給主席。”老爺子沒辦法只得把自己的存貨拿出來了,別人那遲點也就遲點,可上面那位可不能拖了。。

    韓簡收斂了笑容,說道︰“那您可得想清楚了,這次莫莉送您的酒可是加了一味好藥的,以後的酒可就沒了。”

    老爺子听了心一緊,真心疼啊!算了,就送半瓶好了,老爺子心一橫,打算把一瓶酒勻出一半來,剩下的留起來慢慢喝。

    莫莉在一邊听得直打呵欠,這都沒她啥事啊,她只要負責釀酒就好了,外面的交涉反正有韓簡呢!其實依莫莉的意思,這酒真不算什麼好東西,加了碧骨草的還算有點寶貝,但如果不加碧骨草的話,也就是讓人喝了能強身健體,比別人多活個幾年罷了(就這還不夠寶貝了,多少人花費無數金錢求的不就是能多活幾年甚至是幾個月?莫莉同學,你可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呢!)。

    就這樣,韓簡和老爺子愉快地達成了協議,後來老爺子還很鄭重地對莫莉道了謝,謝謝她在沙漠中的幫忙,要不然涵燁和涵堅他們可就得把命留在沙漠了。

    莫莉有點受寵若驚,忙擺手說道︰“沒啥,都是自家人應該的。”

    她是真心覺得沒什麼的,沙漠里也就是操心了點,累了點,其他真沒啥,而且還看了場沙漠風光呢!

    “外公,這次酒那麼快被人知道了,您可得好好查一下,家里到底是誰那麼不嘴嚴,要不然,以後有啥好東西,我和莫莉可不敢再往家里送了。”韓簡提醒著老爺子,別忘了查內鬼,雖然他大概也能猜出是誰,不過這話可不能從他嘴里說出來。

    老爺子神情嚴肅地點頭,“你放心,我已經讓你大舅去查了,不管是誰做的,這次必定嚴懲不怠!”老爺子也是來真火了,他平生最恨的就是漢奸叛徒,現在家里出了內鬼,這不是活生生打他老臉麼!

    鐘浩文很快就查出了內鬼是誰?他虎著臉把鐘浩武喊回來罵了一頓,並讓他把楊勝男的事給他解決了,要不然就永遠別回鐘家。

    鐘浩武黑著臉回了自己家,他是怎麼處理這事的沒人知道,不過不久之後就听說他們兩夫妻雙雙辦了提前退休,而楊勝男之後則老實了很多,听沈曼說楊勝男現在在家里判若兩人,說話聲也溫柔了許多,對她的態度也不像以前那麼差,雖然仍然是對她看不順眼,不過沈曼已經很滿足了,當她不存在總比處處挑刺好。

    莫莉听後沒發表什麼意見,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楊勝男現在不過是暫時被壓制了本性,不得不低頭,等時間一長,她自然就會和以前一樣了。看來,這個鐘浩武那里以後還是少來往吧,東西也少送,省得帶來麻煩。

    和他們談過話後,老爺子抱著半瓶酒出門了,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是怎麼和人說的,第二天,他就抱回來了一大堆藥材,什麼野山參、天山雪蓮、藏紅花、冬蟲夏草……,幾乎把z國有名的藥材都包括了。

    韓簡笑眯眯地把這些藥材檢查了一遍,心情十分好,老爺子在一旁不忘記邀功,“易之,這藥不錯吧,我可是打包票了,說以後每月酒都不斷供,不過差好藥材,他們一听就把家里的這些存貨給貢獻出來了。”老爺子樂呵呵地說著,極為得意,這些老家伙家里的好貨基本上都讓他給挖過來了。

    韓簡笑著表揚了老爺子幾句,並讓他再接再厲,多弄些這種好藥回來,老爺子得了韓簡的表揚,咧著嘴笑得極開心。

    莫莉後來問了韓簡,為什麼要向老爺子提那兩個要求?那些藥材她的空間里要多少有多少,質量只會比老爺子拿回來的要好,而且她也不稀罕上面的人是否知道她的名字。(未完待續)

    ps︰加油哦(☉o☉)!老羊要繼續努力加油,每天四更好累,親愛的讀者們,來點鼓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