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93 又是藏寶!

193 又是藏寶!

    莫莉問出了心中的疑問,雖然她知道韓簡這樣做應該是防著鐘家吧!可是她真覺得沒有必要啊!鐘家不是韓簡外家嗎?

    韓簡抓了抓莫莉的頭發,笑著說她是個傻瓜,他解釋道︰“之所以提要求。主要是不想讓老爺子覺得這些東西來的太輕松了,老爺子雖然對他是不錯,但他不僅是他的外公,他最重要的身份還是鐘家的當家人,他考慮得最多的是鐘家的利益,所以他當然得提要求了,要不換回來這麼多好藥?另外讓上頭的人知道你的名字,純粹就是不想讓上面的那個把人情全記在鐘家頭上。”

    莫莉有點小感動,她知道韓簡這麼做最主要的還是為了保護她,怕老爺子會為了鐘家的利益傷害到她,不過想想也是,防人之心不可無,老爺子到底還是姓鐘的啊!

    另外的鐘家人里,韓簡也就給大舅鐘浩文吃了一片碧骨草,就連小舅那里他都沒給,至于二舅鐘浩武就更不用說了。鐘浩文韓簡也是考慮到他曾經受過很多次傷,光靠靈酒是不大能治好的,所以就拿了一片出來,鐘家其他人的身體都還不錯,只要每天喝靈酒,身體也會越來越好的。最主要的是韓簡不想讓鐘家人覺得這些靈藥來得太簡單了,他一點也不想去刺探人心。

    韓簡和莫莉打算再呆個三四天就回s市,鐘家雖然很好,可到底不是自己家,住著總感覺是客人,而且韓簡也著急回去研究那份羊皮紙,他現在對這些藏寶什麼的挺感興趣。

    在他們離開的前一天,老爺子特意把他們倆叫去了書房,從一個樟木箱子里拿出了一把銅匙,遞給了韓簡,神情很落寞,嘆了口氣道︰“這是你外婆祖宅大門的鑰匙,我保管了快六十年了。本以為我有生之年可以帶著你外婆回去看看,可是我一直沒做到,現在你外婆也不在了,我一個人就更用不著去看了。這幾天你們倆有空替我去那里走走,順便給你曾外祖父和曾外祖母上柱香。”

    韓簡和莫莉對視了一會,都覺得挺意外,這事怎麼也輪不到他們倆吧,“好的。我們明天就去,正好回s市也要路過那里。”韓簡雖然覺得驚訝,不過還是答應了下來,大不了到時抽出一天專門去趟甦州好了。

    “我還有事交待你們做,當初你曾外祖父死前曾把吳家十幾代的財產藏了起來,數量應該很大,本來我和你外婆想把這筆財產捐給國家的,可是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我們放棄了,這是那份財產的埋藏地圖。就在吳家祖宅里,你們這次去順便把它們取出來,也不用拿給我看了,你們倆用這筆錢替我和你外婆做一些慈善,幫助那些真正需要幫助的人,不用打鐘家的旗號,就用你們倆自己的名義吧!”

    難道他們倆最近有著吸引藏寶的體質,先是拉納的藏寶圖,現在老爺子居然也說出外婆家祖宅還有大量的藏寶,十幾代呢。想想都是一個龐大的數字。只是這筆錢可不能由他們來處置,這可是要引發人民內部矛盾的。

    韓簡也是同感,他把鑰匙還給老爺子,拒絕了此事。並建議讓涵正去處理。老爺子沒接鑰匙,搖頭道︰“我都考慮過,他們都不適合,只有你們倆夫妻是最適合的,放心,你們不用擔心引起矛盾。這事鐘家沒人知道,除了我,現在還有你們!”

    見他們還在猶豫,老爺子急了,“你們以為我沒想過把這筆錢留給鐘家嗎?可是不可以,鐘家現在這個位置,不能一絲差錯,你們想,要是鐘家突然多出來一大筆錢,這讓咱們怎麼解釋這錢的由來?”

    “最主要的是,財帛動人心,我不敢拿鐘家的人去試,這個後果太嚴重!”老爺子有點失落,就是他自己都曾對這筆大財富動過心,更何況下面的幾個小輩?

    見老爺子很堅決,韓簡也就收下了那把銅匙,老爺子可是給了他們一個大任務,不過正好莫莉想要做幫助貧困孩子的慈善,這筆錢就用在這里吧,他把這事大概對老爺子提了幾句,老爺子很高興,說就這麼辦,把錢花在孩子們身上。

    臨走前他們去看望了小魚的朋友—龍龍,小魚來京都前就念叨老半天了,說一定要去看龍龍,把為龍龍買的禮物送給他。

    龍龍家住的是京都的高檔小區,小區周圍的環境很優美,他們特意挑了周末,周先生一家都在,見到韓簡他們三個都很開心,如今這一家人和一個月多前可是天差地別。

    三亞的時候,周先生一家雖然都衣著得體,舉止優雅,可是每個人眉間都帶著郁色,如今他們個個都神采飛揚,氣色也都很好,周太太也圓潤了不少,看著年輕了好幾歲。

    周先生一家熱情地接待了他們,言語間滿是感激,原來龍龍自從吃了韓簡給的藥丸後,一天好過一天,胃口也好了起來,每餐都要吃一碗飯,睡覺也不再驚夢,每晚一覺到天亮,吃的好睡得好,孩子就跟吹氣球似的長大了,就連抵抗力也增強了許多。

    從三亞回來後,龍龍就只得了一次感冒,想到韓簡曾經說不要吃其他的藥,他們就試著沒帶龍龍去醫院,心情卻忐忑不安,就怕孩子又和以前一樣,發燒咳嗽肺炎,沒想到的是,孩子流了幾天鼻涕居然好了,這下可把周先生一家樂壞了,龍龍的這一次感冒不藥而愈,就好比是一次宣言一般,宣告著龍龍的健康時代來臨。

    莫莉看著龍龍確實是長了不少,以前只到小魚肩膀還差一點,現在卻超過小魚肩膀了,她笑著說道︰“龍龍都快和小魚差不多高了,人也胖了不少!”

    “這都是你和韓先生的功勞呢!我們都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們才好!”周太太感激地說著,她是真心感激莫莉一家,這一個多月她覺得好幸福,感覺每天都是那麼美好,上班也充滿了激情。

    “哪里哪里?主要是龍龍這個孩子挺招人喜歡的,我可不忍心看著他受苦!”莫莉笑眯眯地說著。

    韓簡趁機給龍龍把了把脈,脈搏有力,氣色紅潤,除了身體里的美人醉毒,龍龍的身體非常健康。他對周家人說了他的把脈結果。把周家人樂的合不攏嘴,不過想到孩子體內的毒,他們的心里就像是擱了一顆定時炸彈似的,十分擔心。

    “韓先生,您看龍龍現在的身體什麼時候能解毒?”周先生忍不住問了起來,這毒呆在孩子身體里,總覺得害怕!

    “現在就可以解了,龍龍的身恢復的非常好,隨時都可以去毒。”韓簡想著早點解決掉,省得以後還要煩。

    韓簡在身上取出一個小盒子,打開盒蓋,用鑷子夾起一顆糖丸,放入龍龍的嘴里,示意他吞下去,糖丸味道還是不錯的,龍龍吃完了還砸吧砸吧嘴,意猶未盡。

    不一會兒,龍龍突然捂著肚子在地上打滾,不住地喊疼,嚇得周先生忙問是怎麼回事?

    “沒事,蠱蟲在他肚子里吸毒而已,痛個十來分鐘就好了。”韓簡淡淡的說道。

    周太太抱著龍龍,不停地替龍龍撫摸著肚子,想替他減輕痛苦,雖然知道長痛不如短痛,但是眼睜睜地看著孩子受苦,她還是受不了,恨不得痛在她自己身上。

    過了大概十來分鐘,龍龍不喊疼了,只不過滿頭大汗,頭發都濕漉漉的,整個人像是從水里撈出來似的。韓簡讓龍龍張大嘴巴,用鑷子夾了一片葉子放在龍龍的嘴里,不一會兒,就從龍龍的嘴里爬出了一條小指頭粗的黑色肉蟲,看著真惡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