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94 蟲蟲

194 蟲蟲

    那條黑乎乎的肉蟲從龍龍的嘴里慢慢地爬了出來,頭上的兩條觸須踫觸到了那片葉子,似乎很開心,圓滾滾的身子還抖了一下,迅速地把自己爬到那片葉子上,準備開吃,韓簡眼明手快地用鑷子夾起了那片葉子,肉蟲還死死地用爪子抓著那片葉子啃個不停。

    莫莉和周太太等人都看得惡心不已,尤其周太太更是跑到衛生間里大吐特吐,龍龍小朋友由于閉著眼楮,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嘴巴里爬出了這麼一條惡心的蟲蟲,韓簡寶貝地把黑蟲子收進盒子里,蓋上蓋子才長吁了一口氣。

    “好了。”

    龍龍听話地張開眼楮,閉上嘴巴,還很好奇地問道︰“叔叔,剛才是有什麼東西在我身體里面爬出來嗎?我感覺好舒服。”

    “嗯,是這個,你看。”韓簡很好心地和龍龍小朋友分享那條惡心的蟲蟲。

    龍龍和小魚都好奇地湊過來,“爸爸,這是什麼?好像是黑色的蠶?這麼胖,龍龍,看來你肚子里有很多好吃的,把它養得這麼胖?”小魚嫌棄地看了看那條胖乎乎的蟲子,得出了這麼一句總結。

    “怪不得我吃那麼多飯還比你矮,原來都被這條蟲子給吃了,現在它不和我搶好吃的,我馬上就能和你一樣高了。”龍龍對即將可以長得和小魚哥哥一樣高很開心。

    莫莉听得哭笑不得,這兩個孩子關注的地方是不是錯了?為什麼他們都沒覺得從身體里面爬出這麼條蟲子很惡心嗎?為什麼他們還能如此興致勃勃地討論蟲子與身高的問題?

    韓簡讓兩孩子看了一會兒便把蓋子蓋上了,龍龍和小魚對這條蟲子也沒有多大的愛,他們很快便轉移了目標,去龍龍的玩具室happy了。

    周先生一家看得心驚肉跳,怎麼也想不到兒子(孫子)的肚子里竟然住了這麼一條惡心的東西,“韓先生,這蟲子爬出來是不是就說明龍龍身體里的毒已經解了?”周先生小心地問道。

    “嗯,已經解了,我給你的藥丸還得繼續吃下去,再吃三個月。龍龍的身體這些年被毒給掏空了,底子不好,吃了藥丸可以增強他的抵抗力,另外也要讓龍龍注意鍛煉身體。一年後龍龍就會和正常的孩子一樣了。”韓簡大概是得到了那條蟲子心情很好,難得耐心地給周先生解釋起來。

    周先生一家听了喜出望外,對韓簡和莫莉不斷地說著感謝的話,莫莉他們呆了一會兒便告辭離開了,他們中午1點飛甦州。現在已經快10點了,臨走前周先生自然又是一張卡奉上,韓簡見這人挺有眼色,挺好心地對周先生說了一句,“有空帶你夫人去做個產檢。”

    留下愕然的周先生,韓簡心情很好地左手拉著莫莉,右手牽著小魚,一家三口慢慢地離開了周先生一家。

    “老公,周太太是不是懷孕了?”莫莉想到剛才韓簡最後那句話,好奇問道。

    “嗯。”

    “真好。想不到周太太這麼快就懷孕了。”莫莉挺為周太太高興,隨即她的臉色有些黯然,她什麼時候也能懷孕呢?

    韓簡看到莫莉的臉色,哪會不知道莫莉的想法,他安慰道︰“不用著急,我們現在的體質本就不易受孕,一切都隨緣,說不定什麼時候寶寶就來了。”

    莫莉也只是不開心了一小會,很快就恢復了正常,是啊。一切隨緣,再說她有的是時候生孩子呢!不急不急!

    “對了,老公,剛才那蟲子不會就是你說的蠱蟲吧?”莫莉想到那條蟲子。問道。

    “是的,龍龍吃下去的糖丸里面是蠱的幼蟲,幼蟲進入龍龍的身體里面後,大量吞噬龍龍體內的美人醉毒素,所以才會長得那麼壯。”

    “那你怎麼還把那條全身都是毒的蟲看得那麼寶貝?”莫莉很不解韓簡為什麼要把這條劇毒的蟲收得那麼好。

    “這種全身都是美人醉毒的蠱蟲可是一味極好的藥材,當然得收好了。”韓簡笑著解釋。當初之所以有興趣替龍龍看病,這也是原因之一。

    “哦!”

    三人就這麼手拉著手漫步在小道上,冬日的暖陽和煦,地上拉出了三條長長的斜影,小魚和莫莉兩人不時調皮地想跳在對方的身影上,可是每次影子都跟著他們一起跳,韓簡寵溺地看著這一大一小犯傻,不時還拉一拉小魚,免得他撞到莫莉身上,三人就這麼慢慢地走著,留下一串串銀鈴般的笑聲以及孩子不服氣的嚷聲。

    袁安安番外

    袁安安沒想到事情過了這麼多年卻被翻了出來,當年下毒的時候她猶豫了很長時間,好幾次都想要放棄,可是每當看到他和她兩人甜甜蜜蜜的時候,她的心里就恨意滔天,當接到他們倆的結婚請帖時,她心里的道德底線終于斷了,為什麼你不選我?為什麼要拒絕我?哼,秀恩愛是吧?我讓你們一輩子都活在陰影下!

    袁安安不知道什麼叫“美人醉”,她只是小時候听當地一位神秘的老婆婆說起過這種毒,當時她並不以為意,沒想到有一天竟然會用上它,她說服了媽媽,騙她這藥只是會讓人難以懷孕,不會害人性命,呵呵,她從小就知道媽媽喜歡的人是周伯伯,現在也一樣喜歡,無時無刻都想著取代周伯母,只不過每次都失敗了,現在有這麼好的機會報復他們,媽媽怎麼會不同意呢?

    事情無比的順利,她和媽媽在一旁冷眼看著周家這些年的爭吵和傷心,有時候她和媽媽還會跑過去安慰周伯伯和周伯母,周伯母甚至還說出了“要是當初娶的是安安多好啊”的感慨,哼,現在後悔了吧,當初她哭著求你這個死老太婆的時候,你為什麼不答應?

    袁安安以為她會笑著看到周家的破裂,可是沒想到僅僅只是過了一個年,整個世界都變了,先是媽媽出了車禍,是她的全責,只賠了幾萬塊錢,一輩子都只能躺在床上等死,然後是丈夫提出與她離婚,家里的財產和孩子都被丈夫拿走了,接著是她被學校開除了,去其他的地方求職卻連連踫壁,一夕之間,天翻地覆,所有的一切都改變了,就像是有一只無形的手在操縱著什麼。

    她跑到周家去求助,以為還會像以前那樣得到周伯伯和周伯母的同情,可沒想到她連小區的大門都走不進去,這時她才覺得不對勁,難道是周家發現了什麼?不可能的,老婆婆說過這種毒世上沒有人會認出來,當初他們不是去醫院查了那麼多次都沒有查出什麼來嗎?肯定是有其他的原因,袁安安不住地安慰著自己。

    她不死心地跑到他上班的公司去堵他,終于,她見到了他,可是他卻像看著殺父仇人一般看著自己,嘴邊露出殘忍地笑,“著急了吧?走投無路了吧?袁安安,這只是個開始,我會慢慢讓你體會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被公司保安丟出來的袁安安被恐懼充斥著,事情真的暴露了,她不知道接下去該怎麼辦,家里的錢都用完了,媽媽還躺在床上等著錢救命,所有的一切都需要錢。

    袁安安第一次感到了後悔,後悔當初為什麼要下毒,可是現在已經來不及了,沒人會听她的懺悔,找不到工作的袁安安最後只得去花街做了一名暗娼,整個京都只有這里肯收留她。

    若干年後,渾身長滿爛瘡的袁安安在路邊翻撿垃圾,她現在這模樣早已沒有哪條花街會收留她,媽媽沒挺半年就死了,袁安安驚喜地從垃圾堆里找出了半包餅干,今晚的晚飯有著落了,袁安安小心地拍掉餅干上的髒屑,扭頭時,她看到了從對面的商場里走出來的一家四口。

    人到中年的他越來越有成熟男人的味道,手里牽著大男孩和小女孩,而那個她報復過的女人還是那麼美麗年輕,側過頭看著她的丈夫和孩子,嘴角是滿足的微笑,真是幸福的一家四口啊!袁安安低下頭看著手里的半包餅干,嘆了口氣,扔掉了她的晚餐,蹣跚地走了回去。

    第二天,報紙的一角刊登了一則“無名女尸啟事”,旁邊是一張全身長滿爛瘡的女人相片。(未完待續。)

    ps︰  老羊有的時候很矛盾,總覺得很多人都有兩面性,善惡好像都只是一念之差,什麼是善?什麼是惡?好難分,唉,一點感慨,是不是覺得老羊有點成佛了!哈哈!

    這里和大家分享家里孩子的一個小笑話,孩子寫作文想描寫山莊的客人好多,我讓他用暮名而來這個成語,結果孩子寫成了“好多不明來路的客人千里迢迢地趕來這里吃飯!”,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