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97 溫暖

197 溫暖

    莫莉拿拉納沒有辦法,可韓簡只要一個眼神就把他給鎮住了,拉納在韓簡的**威下只得老老實實地走了,臨走還向莫莉要走了一大袋桔子。

    莫莉把那個沾滿他口水的靠枕用兩根手指夾著也一並給了拉納帶走,拉納笑眯眯地接過靠枕,嘴里還說道︰“不錯,這個枕頭睡著挺舒服的。”

    “下次帶個一模一樣的過來!”韓簡在一邊涼涼地補充。

    拉納抖了抖,听話地點點頭,委委屈屈地走了,莫莉嫌棄地在他後面皺了皺鼻子,可算是把這尊菩薩給送走了!

    “老公,拉納他就這麼離開沙漠沒事的嗎?那些強盜肯放他離開?”莫莉覺得挺奇怪的,拉納為什麼可以這麼輕易地脫身,電視里演的那些黑社會老大想金盆洗手可是很難的呢,就擔心退下來就被仇家給宰了,可是看拉納這樣的,不要太輕松!

    “沒那麼簡單,沙漠里這個月重新洗了一次牌,都是拉納搞出來的。”韓簡剛得到韓思的報告,拉納為了脫身算是豁出去了,他把沙漠里的幾個團伙都給滅了,真正實現了沙漠強盜的統一,現在沙漠里只有一個豺狗。

    韓簡搖了搖頭,他不知道布魯赫曼家族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但絕對不僅僅是正室復仇那麼簡單,正如莫莉所說,要報仇早就可以報了,根本不用等到二十年後,而且當時布魯赫曼家族的其他人呢?還有拉納的父親,怎麼會眼看著拉納母子受折磨而不干涉?所有發生的一切一定和拉納變成現在的樣子有很大關聯,只是韓思動用了很多手段都查不出什麼?這些都只有去問拉納本人了!

    他的直覺告訴他,這一切一定和那個寶藏有關聯,只是他雖然把曾祖母的手札看完了,可是布魯赫曼家族特有的文字卻沒有那麼簡單,只是靠手札上的記載根本就學不會,看來只得讓拉納翻譯了,一想到那個家伙一臉得意的笑容,韓簡就忍不住皺眉頭。他搖了搖頭和莫莉打了聲招呼又去了醫院。

    下午,莫莉把小魚接了回來,正準備做晚飯時,拉納又來了。他抱著一個嶄新的小豬靠枕,笑眯眯地對廚房里的莫莉說道︰“表嫂,晚上多做點,我很能吃的!對了,我愛吃魚。天知道,我都有多少年沒吃過魚了!”

    莫莉翻了個白眼,這人是賴上她家了嗎?好像才離開不過幾個小時吧?不過她怨歸怨,手上還是不自覺的把米多舀了兩杯,哎,真是沒見過臉皮這麼厚的人!

    拉納在外面客廳和小魚一起汽車玩拼圖,不得不說,拉納的臉蛋真是老少通殺,小魚不一會兒就和拉納親親熱熱了,莫莉有好幾次都忍不住想把小魚揪回來。就怕兒子被這個變態給影響了人生的方向。

    拉納瞟到廚房那里莫莉想過來又不好意思過來的糾結表情就想笑,表哥這是找的什麼女人?也太單蠢了吧,把一切都寫在臉上表現出來,傻子都知道她的心里是怎麼想的了。

    不過當年他也是這樣的人呢,藏不住心事,每天都快快樂樂,簡簡單單的,是什麼時候開始變了呢?

    拉納回憶到不堪回首的往事,臉上冷了下來,敏感的小魚看了拉納一眼。這個叔叔好奇怪,一會兒高興一會兒不高興的,看他那樣子,應該是有什麼難過的事情吧?小魚想了想。登登地跑到房間里,又登登地跑了出來,手里抓著一包跳跳豆,他把跳跳豆遞給拉納,仰著頭說道︰“叔叔,吃這個吧。吃了你就會開心了!”

    拉納被稚嫩的童音打斷了回憶,低下頭看見小胖手舉著的一包五顏六色的塑料袋,傻女人的傻兒子瞪著大眼楮看著自己,眼楮溫暖而干淨,溫暖?拉納的心里一動,這種感覺真美好,可惜他已經有多少年沒有體會到了?

    六年了,前三年苦苦掙扎該如何活下去,後三年則是想著報仇,他以為自己的心早已冰冷,而且他也習慣了這種冰冷,可是為什麼這個小屁孩要讓他覺得溫暖,天知道他如今有多麼討厭這種感覺,他不要溫暖,不要軟弱!他是心硬如鐵的惡魔。

    可為什麼眼楮好澀,鼻子好酸,他好想媽媽,好想對媽媽說他好怕,他一點都不喜歡血腥味,一點也不喜歡殺人,一點都不喜歡和那些野蠻人一起生活,一點也不喜歡住在山洞里,他好想回家,好想回到六年前和媽媽一起幸福的日子,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一切都遲了!

    拉納想到美麗的媽媽,想到媽媽被那樣屈辱的折磨至死,他又恨又痛,終于忍不住哭了出來,哇!拉納像個小孩子一般,半趴在地板上失聲大哭,小魚慌了,忙對從廚房里趕出來的莫莉說道︰“媽媽,我沒有欺負叔叔的,我就是想給他吃跳跳豆,不知道叔叔為什麼就哭了?”

    小魚也覺得有點委屈呢,他都把自己的零食貢獻出來了,叔叔為什麼還要哭?莫莉突然有點想笑,想像一下175的拉納被140的小魚凌虐的劇情,好搞笑!不過眼前這個哭得一塌糊涂的男人是怎麼回事,還有她剛鋪上的剛從中東買回來的新地毯,那上面的一塊塊水印是怎麼回事?

    莫莉要抓狂了,為什麼這個該死的男人來了家里後,她的寶貝小豬靠枕毀了,現在她的新地毯也被毀了,大受刺激的莫莉終于忍不住用一只手把癱在地上的拉納拎了起來,甩到了一邊。

    拉納依然還是無所顧忌地哭著,且越發哭得響亮,韓簡開門進來便看見這幅場景,他的表弟躺在地上號嚎大哭,老婆和兒子則手腳無措地看著地上的拉納。

    “怎麼回事?”韓簡挑了挑眉,沒想到下班回家就看到這麼一幅喜感的畫面。

    “我們沒有欺負他,真的。”莫莉和小魚齊刷刷地回過頭,異口同聲地回答,並且還長長地舒了口氣。

    韓簡看著這娘倆如出一轍的表情,忍不住嘴角彎了起來,難道他的這位表弟有那麼弱嗎?地上的拉納停頓了一下,心里罵道,老子可是大名鼎鼎的豺狗首領,老子是你們能夠欺負得了的嗎?

    “夠了,趕緊起來把地上給我整理干淨,還以為你會有一點長進,沒想到還是和小時候一樣那麼愛哭。”韓簡皺著眉對地上的拉納發號施令。

    “哦!”拉納乖乖地爬起來,擦了擦兔子眼楮,從衛生間里拿了拖把把地上拖干淨,莫莉朝地毯努了努嘴,示意他把地毯拿去洗了,拉納眼楮一鼓,想要罵過去,韓簡在一邊咳嗽了一聲,拉納立馬就變成了溫馴的小羊,拿了地毯就走。

    莫莉得意地笑了,有老公就是好啊!她在韓簡臉上“啵”地親了一口,心情極好地回廚房繼續燒菜去也。

    小魚則嘰嘰喳喳地把剛才的事給韓簡講了一遍,“爸爸,叔叔好奇怪,像女人一樣愛哭,不敢吃跳跳豆就不吃好了,為什麼還要哭?”小魚真心不能理解拉納的內心世界。

    韓簡則收起了小魚手里的跳跳豆,一袋糖豆已經快被小魚給吃完了,看來是他自己想吃吧,拉納不吃正中他下懷,韓簡笑著看了小魚一眼,舉了舉手里的小袋子,小魚訕訕地笑了,“本來是要拿給叔叔吃的,可叔叔不是不敢吃嗎?我想著反正拿出來了,還是不要浪費吃掉好了。”

    從衛生間走出來的拉納听到小魚的話,氣得頭發都豎了起來,老子會不敢吃這種垃圾食品?老子可是沙漠里人見人怕的豺狗首領,你個小屁孩竟敢小瞧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