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98 療傷

198 療傷

    被一個小屁孩鄙視了,拉納哪還忍得住,從韓簡手里搶過那個小袋子,把剩下的跳跳豆全都倒了出來,一古腦地扔進嘴里,韓簡鐃有興味地看著他,看拉納呆會是什麼表情。

    “咦?哇!噢!no!”拉納不停地怪叫著,表情驚恐,還不住地蹦來蹦去,像只猴子。

    小魚樂得哈哈大笑,為什麼每個大人吃了跳跳豆都會是這種表情,爸爸和媽媽是這樣,吳伯伯和吳伯母也是這樣,哈哈,大人都好遜,連跳跳豆都不敢吃!

    莫莉已經炒好菜把菜從廚房里捧了出來,看到拉納那搞怪的樣子,她也忍不住笑了出來,不過隨即又收斂了笑容,哼,不可以對這個家伙和顏悅色。

    嘴里的豆子終于安靜了,拉納全身酥爽,舌頭麻成了一塊木頭,眼淚都刺激出來了,他媽的這是什麼玩意?現在的小孩都喜歡吃這種鬼東西嗎?拉納真心覺得他已經落伍了。小魚樂吱吱地對著拉納做鬼臉,拉納使勁地瞪了他一眼,不過對小魚一點殺傷力都沒有,還對他吐了吐舌頭。

    “吃飯了!”韓簡發話了。

    晚上的菜還是挺豐富的,莫莉做了滿滿一桌菜,甚至還做了一條松鼠魚,當然莫莉絕對不會承認她是因為拉納的那句話才做的魚。

    拉納看到了那條魚,笑眯眯地說道︰“表嫂,真是太感謝你了,特意給我做魚。”

    “你可別自作多情,我是做給老公和兒子吃的。”莫莉忙解釋,她可不想讓拉納誤會她對他很關心。

    拉納沒說什麼,笑了笑,這個表嫂也就是嘴上說得厲害罷了,他用叉子叉了一塊魚肚子上的肉送進了嘴里,閉著眼楮慢慢地嚼著,臉上的表情極其享受,就像是在吃什麼山珍海味一般。

    “真好吃啊!終于吃到人吃的東西了。”拉納感慨著,隨即便像是出籠的餓虎一般。對著桌子上的菜發起進攻,嚼都不嚼就這麼咽了下去,看得莫莉心驚肉跳,這樣吃真的不會出事嗎?

    拉納的確如同他所說的很能吃。他一人幾乎把桌上的菜包圓了,就連莫莉用來調味的大蒜頭都不放過,最後,拉納捧著肚子滿足地嘆道︰“總算吃了一頓飽飯了。”

    “難道你以前都沒有吃飽過嗎?”莫莉總是忍不住想要刺拉納幾句。

    “沒有,不敢吃飽。吃太飽會懈怠的。”拉納笑眯眯地解釋。

    莫莉收拾桌子的手停頓了一下,看了拉納一眼,笑得春光明媚,只是她卻從中听出了一種辛酸的感覺,連飯都不敢吃飽,想來拉納這幾年的日子過得極其艱難吧,再想到上午拉納說的那些話,莫莉沉默了,不再拿話堵拉納,她快速地把桌子整理干淨。削了一盤水果端出來。

    韓簡從陽台拿來一張長平桌,鋪上布,讓拉納躺在上面,拉納嫌棄地看了眼,說道︰“我可以躺在沙發上的,那里舒服,這個桌子太硬了,咯著難受。”

    “弄髒沙發我老婆會心疼的。”韓簡淡淡地說著,把呆會需要用到的工具放在桌子上。

    拉納撇了撇嘴,真是個重色輕弟的人。只得乖乖地趴在平台上,韓簡拿起他的左手測了測脈,眉頭皺得緊緊的,沒想到拉納的傷竟然如此嚴重。五髒六腑都沒一個好的,也不知道當年他是怎麼活下來的?

    “表哥,我還能撐多久?是不是馬上就要死了?”拉納見到韓簡沉重的表情,心里一沉,難道表哥也治不好他的傷嗎?

    “出事的時候為什麼不來找我求助?”韓簡鄭重地看著拉納問道,對于這個表弟。他是有虧欠的,他答應曾祖母的事沒有做到,如果當年他能夠多注意一些,也許拉納不會變成如今的模樣。

    “那時太突然了,根本就來不及。”拉納愣了一下,還是回答了。

    “那你逃出來以後呢?你完全可以來找我的,為什麼要跑到沙漠里去?”韓簡依然執著地問道。

    “那時的我太狼狽了,我可不想讓表哥看見我的慘狀,再說我現在也挺好的,把那些害我和母親的人都殺了。”拉納趴在桌子上,輕輕地說著。

    “表哥,我是不是要死了?死了也好,六年前我本就該死的,能多活六年已經是我多掙了的,我好想媽媽,馬上就可以去和媽媽見面了,真好!只是,我真的好不甘心啊!”拉納一心以為自己快要死了,喃喃地說著。

    “死不了,不過得多養幾個月,你六年前本就受了致命傷,這幾年又不注意好好保養,能活到現在算你命大,要是再遲半年,你的內髒都爛完了,我也救不了你!”韓簡沒好氣地說道,心里有點難過,拉納體內的內髒已經開始腐爛,幸好這段時間吃了他的藥丸才緩解了他的傷勢,要不然到時候真的就只能替他收尸了。

    拉納一听不用死,咧開嘴笑了,還對著小魚做了個怪臉,把小魚給逗樂了,一旁的莫莉看了趴著的拉納一眼,想到這麼個光鮮美麗的人里面卻開始爛......,莫莉抖了一下,不敢再想下去。

    韓簡讓拉納把上衣脫了,露出背後那猙獰的傷疤,小魚驚得叫了聲,不過他很快就捂住了嘴巴,沒再嚷下去,這個叔叔好弱,肯定是打不過別人才受這麼重的傷,還是別叫了,免得叔叔又要哭了!小魚心里對拉納大為同情,真是太可憐了!

    雖然之前在沙漠里已經看過拉納的傷口,可是現在再看一次,莫莉還是覺得不忍目睹,她閉上了眼楮,不敢看下去。韓簡取出了幾根銀針,分別刺在了拉納的幾個**位,拉納不斷地發出了嗯啊哦的聲音,臉上則是一幅欲仙欲死的表情。

    莫莉狠狠地瞪了拉納一眼,真是有毛病,刺個針還能叫得這麼**!被瞪得莫名其妙的拉納也沒管那麼多,繼續嗯啊哦的叫下去,但很快則變成了殺豬叫聲,韓簡用手術刀在他身上劃了一道口子,一股濃黑的血慢慢地流了出來,還帶著極刺鼻的惡臭。

    莫莉和小魚都捂著鼻子蹦出了三米遠,好臭!拉納自己也受不了了,用手使勁地捂著口鼻,只有韓簡仍然一絲不苟地繼續放血,足足放了半盆污血刀口流出的血才變成了鮮紅色,韓簡為拉納止住血後,把污血用馬桶沖了,莫莉忙取出檀香點上,沖淡房間的血腥味和惡臭味。

    拉納的臉色有些蒼白,大概是失血過多所致,韓簡遞給他一瓶藥丸,“這是補血丸,每天吃三顆,這幾天你就住在家里,不要出門,我還要給你放幾次血。”

    韓簡也沒想到拉納的傷勢這麼嚴重,看他活蹦亂跳的樣子根本就不像是受傷的人,心里也為這個表弟感到酸澀,想來在沙漠里他根本就不敢把軟弱表現出來吧!這幾天還是讓他住在家里,方便療傷。

    拉納樂得直點頭,把藥瓶接過去就這麼倒了一顆吞了,連水都不用喝,看得莫莉嗓子眼挺難受,她現在對拉納倒沒有之前那麼排斥了,也許他說的是對的吧,人若犯我必十倍還之,莫莉換位地想過,如果自己遇上這些事情,也許她會變得比拉納更變態吧!

    莫莉嘆了口氣,對韓簡說她去為拉納整理房間了,正用叉子叉水果吃的拉納在後面大聲叫道︰“表嫂,我要用小碎花的粉紅色床罩和床單,還有枕頭也要粉紅色的,房間里家具最好也是粉紅色的,另外,我喜歡薰衣草香味的香薰,不喜歡檀香的。”

    “沒有,你要的東西一樣也沒有。”莫莉冷冷地說著,剛剛升起的對這個男人的同情立馬煙消雲散,這就是一個變態,哪有大男人喜歡把臥房布置成粉紅色的?(未完待續。)

    ps︰  這幾天太累了,每天萬更真的好累,好佩服那些大神,老羊都覺得自己兩眼無神,四肢無力了,老羊這麼努力,是不是來點支持和鼓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