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199 拉納的桃花

199 拉納的桃花

    听到莫莉說家里沒有粉紅色系列的床上用品,拉納遺憾地嘆了口氣,“卡嚓”一聲咬了口隻果,使勁嚼了幾口咽下去,才說道︰“那算了,你有什麼就用什麼吧,我不挑的,表嫂,你家水果味道真不錯,哪買的?”

    拉納一副大爺般的模樣刺激得莫莉手直癢癢,為什麼每次她心平氣和的時候,這個變態總是會惹得她想出手揍人?莫莉不斷地安慰自己深呼吸不要生氣,不要生氣,終于平靜下來了,拉納又出聲了,“表嫂,床罩就算了,不過我的香薰你一定要用薰衣草的啊,其它味的我聞了睡不好覺,對了,最好給我準備個抱抱熊,我晚上要抱著睡的。”

    莫莉听得眼角直抽,他媽的這還不是挑剔?你這一副大爺樣擺給誰看?老娘不侍候了,她直接轉身吼道︰“都沒有,晚上你給我直接睡地板。”

    莫莉的聲音如同魔音穿腦般,拉納和小魚都嚇得捂住了耳朵,韓簡則看得直樂,老婆現在的樣子真的太可愛了,不過還是別讓拉納逗她了,再逗下去,老婆可真要跳腳了,韓簡朝拉納警告地瞪了一眼,讓他適可而止。

    接到警告的拉納只得乖乖地吃水果,不再挑拔莫莉,當然,晚上拉納還是有床睡的,沒有睡地板,只不過火大的莫莉把整個床都弄成了黑色,黑色的床罩,黑色的床單,黑色的枕套,看得拉納眼角直抽,這是臥室還是靈堂?

    晚上在空間里,莫莉懶懶地躺在韓簡的懷里,剛剛激烈運動了一場,她一點也不想動彈,用手指不斷地在男人身上劃圈圈,韓簡捉住了女人不安分的手,放到嘴里輕輕地啃咬,惹來女人的嬌笑。

    “老婆,這段時間就要麻煩你費心照料拉納了。他的傷太嚴重,還是讓他住在家里放心一些。”

    “嗯,你放心好了,我保證不欺負他。就算他再怎麼過分我都會忍著不動手。”莫莉忙保證。

    “沒事,要是他再惹你生氣,你跟我說,我替你出氣。”韓簡笑道,老婆和拉納這兩人大概是天生磁場不合。一見面就要互掐。

    “才不用你幫我呢,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他一般見識!”莫莉嬌嬌地哼了聲,並還輕輕地用腳踹了韓簡一下,惹來男人的低吼聲,接下來自然是少兒不宜的場景了。

    龜媽媽笑眯眯地看著房子的方向,對著旁邊吵著要去找主人的寶寶說道︰“不要去打擾你家主人哦,他們在給你造小伙伴呢!”

    拉納就這麼在家里住了下來,也不怎麼出門,小魚在家就和小魚一起玩拼圖。小魚去上學了,他也不來煩莫莉,一個人在家里看電視,而且看的還是那些超級腦殘的韓劇,有時候甚至還哭得稀里嘩拉的,直嚷著太可憐了!這個男人實在是太可惡了!

    莫莉剛開始還有些不適應一個大男人拿著紙巾哭得梨花帶雨,覺得身上的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不過看多了也就習以為常了,甚至還能對他吼幾聲,“省著點用。別浪費紙巾!”

    韓簡每隔三天就替拉納放一次污血,這幾天拉納留的污血看得莫莉心驚肉跳,留這麼多血不會死嗎?不過人拉納照樣還是吃得好睡得好,除了臉色蒼白外。照樣活蹦亂跳,精神得很。

    韓簡給拉納用了祛疤膏,他後背恐怖的傷口淡了許多,想來用不了多久,後背就會恢復光滑的。養傷間隙,拉納替韓簡把那副羊皮紙翻譯了出來。只是他們都看不懂那些話代表了什麼意思?雖然一個字一個字都能明白是什麼意思?可是連在一起就感覺不對了,根本就語句不通。

    拉納拓印了一份羊皮紙,說他要慢慢研究,韓簡也隨他,不過嚴禁他一個人去探險,布魯赫曼家族可還沒有留後呢!萬一這小子死在哪個地方都沒人知道。拉納聳聳肩,沒說什麼,他可不會干這種傻事,探險還是跟著表哥一起去比較安全,他一個人可不去冒險!現在他只想好好地活下去。

    等把拉納體內的污血徹底清理干淨後,韓簡給他吃了一片碧骨草,效果非常好,拉納身上的傷已經全好了,身上一點傷疤都沒有,臉上的皮膚光滑得能掐出水來,真是漂亮得不像話。

    拉納對自己的新形象十分滿意,尤其是那水嫩嫩的皮膚,拉納對鏡照了又照,又是摸又是掐的,愛得不行,莫莉翻了個白眼,實在是受不了這個自戀狂,都看了26年了,還看不夠嗎?

    拉納的傷勢好了後本來應該去酒店住的,不過拉納自己一點都不自覺,還是每天賴在家里,莫莉和韓簡也隨他,時間長了他們也習慣了家里多了這麼個人,最主要的是小魚和這個家伙現在的感情很好,經常一起玩游戲和玩具,就連小魚的接送問題現在都是拉納負責。

    拉納每天早上把小魚送到學校里後,便一個人去外面玩,也不知道他是去了哪里,不過每天小魚放學的時候他就會接了小魚一塊回家,準時準點,一點都不耽誤吃飯。

    拉納的出現在莫莉住的小區刮起了十八級台風,再加上拉納長得漂亮,嘴又甜,z國話說得越來越溜,上到八十歲老太太下到三歲的小女孩,幾乎就沒有人不喜歡他的,就連小魚幼兒園的小劉老師都對小魚越來越好了,每次下午分點心總是要多分給小魚幾塊。

    不過今天拉納有事打電話回來說不去接小魚了,于是莫莉只得親自出馬,很明顯小劉老師非常失望,不斷委婉地向莫莉打听小魚叔叔為什麼沒來?看到這個**的年輕女老師,莫莉心里暗暗好笑,不過面上卻還是裝不知道說道︰“他有事。”

    小劉老師害羞地從包里拿出一個包裝得很精致的盒子出來,遞給莫莉道︰“這是我送小魚叔叔的生日禮物,麻煩你幫我轉交給他。”

    這下問題大發了,難怪拉納今天不肯來接小魚,原來是把人女孩撩潑夠就溜了,莫莉本不打算接那個禮物,可見到她期待又難為情的樣子,還是不忍心,把禮物接了過來,說道︰“小劉老師,禮物我會替你轉交的,小魚叔叔收不收我就不知道了。”

    本來莫莉還想勸女孩子別做白日夢了,但想想還是算了,這種感情爛賬還是讓拉納自己來解決,哼,惹出了事就想溜嗎?想得美!小劉老師對莫莉感激涕零,說只要把禮物送到就好。

    莫莉拉著小魚回家,可是今天注定不平靜了,她和小魚剛走到樓下花壇,一位胖乎乎的大媽笑眯眯地攔住了莫莉,和莫莉熟絡地聊起了天,言語間很是隨意,莫莉無語極了,大媽,你姓什麼啊?我和你真的不熟好不好?

    “小莫,那個長得特別好看的老外是誰啊?我看他好像在你家住著有段時間了。”大媽打听起了拉納。

    這是第幾個了?自從拉納開始出門後,小區總是有人來向莫莉打听這個漂亮老外是誰?言語中帶著濃濃的好奇,莫莉也總是以老公在國外的朋友敷衍過去,總不能讓她說這家伙是韓簡的表弟吧?這兩人一看就不像是親戚,一個z國人,一個外國人,八桿子打不到一塊,怎麼可能會是親戚?

    于是莫莉仍舊這麼回答大媽,不過今天的胖大媽似乎還有其他事,又問起了其他問題,“那你家這位朋友今年多大了?”

    “26。”

    “結婚了沒?我看他應該還沒結婚,外國人結婚都遲,你朋友這麼年輕肯定還沒結婚!”大媽極肯定地說著,莫莉暗暗腹誹,你都知道了還我干嘛?

    接著大媽還問了拉納的工作,國籍,家庭情況等等,莫莉都是以韓簡為拉納編的假資料說了一通,不過她也警覺了起來,這位大媽問得這麼清楚干嘛?(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