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01 血脈

201 血脈

    拉納一听到韓簡讓他找女人結婚就愁,他不想結婚好不好,就這樣過一輩子挺好,至于布魯赫曼家族的血脈,這種骯髒的血脈還是不用再傳下去了吧。

    “表哥,布魯赫曼家族的血脈就讓它在我這一代斷了吧!”拉納淡淡的說著。

    “為什麼?我答應過曾祖母要讓布魯赫曼家族的血脈延續下去,你說出一個讓我信服的理由出來!”韓簡挑眉問道。

    “不為什麼?我就是不想讓它延續下去,我就是想讓它絕了,我就是要他們在地底下也過得不安寧,就是因為他們布魯赫曼家族才會滅絕的,看他們還有什麼臉去見祖宗!”拉納神情很激動,似是想到了什麼,還有一絲悲憤。

    “是因為他們對你做了什麼嗎?拉納,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你父親呢?他在做什麼?”韓簡嘗試著問當年發生的事情,只是拉納卻如同被激怒的小獸一般,大聲地吼道︰

    “他不是我的父親,我沒有這種禽獸不如的父親,我只恨自己是他的兒子!”

    拉納似是想到了往事,雙眼血紅,神情發冷,仿佛又回到沙漠成為了那個惡名昭著的豺狗頭領。拉納看了韓簡一眼,賭氣似的把椅子往後一推,氣哼哼地回房間了。

    韓簡和莫莉都沒有想到拉納的反應會這麼大,看來當年的事情拉納的父親也是有份的,那麼由此看來,布魯赫曼家族的其他人也有份參與了,只是他們是為了什麼?竟然會全族一致對付拉納母子倆,這其中有什麼陰謀?

    莫莉找了個保溫盒,每樣菜都夾了些,拉納飯沒吃完就走了,呆會肯定肚子會餓的。拉納一直都沒有出來,莫莉小聲地問韓簡會不會出事?

    韓簡搖了搖頭,讓莫莉不要擔心,他拿了保溫盒走過去敲了敲門。沒多久門開了,韓簡推開門走了進去,拉納背對著他坐在椅子上,韓簡笑了笑。把保溫盒放在了桌子上,走到拉納的面前。

    拉納看到韓簡哼了聲,扭過頭去就是不肯面對他,“你這樣無緣無故地發火是為什麼?不管你再怎麼厭惡布魯赫曼家族,但是你身上流著這個家族的血液是改變不了的事實。所以這個問題你不可能逃避,你必須得去面對它!”韓簡對于這個表弟大概因為心中的虧欠,多了幾分耐心。

    拉納抿著嘴死死地盯著牆壁,就是不願意說話,“當年究竟是發生了什麼?布魯赫曼家族對你們母子倆做了什麼?他們有什麼陰謀?”韓簡知道當年發生的事是拉納心里的痛,深深地埋在心底不願意提起來,但是他必須得讓拉納去面對它,這就如同身上長了爛瘡一般,只有把它連根挖除了,傷口才能徹底痊愈。否則它會擴散,直到爛至全身。

    拉納的嘴唇動了動,眼圈越來越紅,似乎想要說什麼,但他動了動嘴唇,始終沒有說出口,不過從他抓著扶手發白的手指可以看出,拉納的內心在做著激烈的掙扎。

    “是和那個藏寶圖有關吧?”韓簡的這句話似乎壓斷了拉納緊繃的弦,他突然放聲大哭了起來,聲音淒歷。把外面的莫莉和小魚嚇了一跳,這是怎麼回事?

    “媽媽,是不是拉叔叔不听話,挨爸爸揍了?”小魚小聲地問莫莉。莫莉搖了搖頭,她也不知道啊,難道真的是韓簡忍不住出手了?

    房間內,拉納邊哭邊斷斷續續地訴說著︰

    “他們是畜生,都是那個壞女人找來的,他們害死了媽媽。我就在旁邊看著,可是我卻救不了她,我好沒用,我真是一個廢物!”

    “表哥,他們想要我的血,他們都瘋了,他們為什麼不一刀殺了我!”

    “表哥,我一點也不喜歡殺人!我討厭那些血,我也討厭那些粗魯的強盜,我更討厭自己每天要像演戲一般裝出一副很喜歡殺人的樣子,表哥,我好討厭自己,太髒了!”

    “表哥,我替媽媽報仇了,我把那個壞女人送去了花街,我要讓她每天都體會媽媽曾經受過的苦,她現在還沒死呢,我每年都會去看她一次,哈哈,那個時候我最開心了,可是媽媽卻再也回不來了!我好想媽媽!”

    “表哥,我不是廢物,我是最厲害的沙漠強盜,沙漠上沒有人是我的對手,我把他們都殺了,我的父親,那個畜生也是被我親手殺死的,不,他不是我的父親,他是一頭畜生,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個陰謀,我的出生也是陰謀,我和媽媽都是他們陰謀的產物!”

    “哈哈,他們沒想到我會逃出來吧,他們也沒想到我這個廢物會回去報仇吧?表哥,你不知道那些畜生看到我回去後是什麼樣的表情,他們以前都是那麼不可一世,那天都一個個地向我跪地求饒,可是遲了,當初我向他們懇求讓他們放過媽媽的時候,他們是怎麼做的?我把他們全殺了,女的全都送到了花街那里,哼,就是要讓她們嘗嘗被人凌辱的滋味!”

    ......

    拉納這麼癲狂地自言自語著,斷斷續續,甚至有些語無倫次,不過韓簡還是拼湊出了其中的意思,他皺緊了眉頭,他想了很多種理由,也想了很多的可能,可是卻萬萬沒有想到拉納和他母親的悲劇竟然是緣于這麼一個可笑的理由,這是一個三歲小孩都不會相信的理由,可是布魯赫曼家族的全族人竟然會都相信,並且還做出了令人發指的事情。

    陷入往事回憶的拉納很激動,雙目赤紅,嘴唇也被他咬出了血,韓簡面色一變,不好,這是要走火入魔了!他忙一掌將拉納打暈,並給拉納服用了一顆寧神靜心的藥丸,把他扶到床上躺好。

    韓簡拎著保溫盒走了出來,小魚已經睡覺去了,莫莉看到韓簡忙站了起來關心地問道︰“怎麼樣?拉納沒事吧?”

    剛才拉納的哭聲太痛苦了,聞者心碎,莫莉雖然現在對拉納依然沒什麼好語氣,不過這麼長時間下來,她發現其實拉納如果不是經歷了家庭變故,他應該就是一個熱愛生活、積極向上的年輕人,可是現在他卻變成了一個時而陰冷時而開朗的非正常人,唉,孰是孰非,這是一筆算不清的糊涂賬了!

    “已經睡下了,我給他吃了寧神丸,應該會到明天中午才醒來,我們回房說吧!”韓簡放好了保溫盒,拉著莫莉回了房間細聊。

    空間里,韓簡把剛才他通過拉納斷斷續續的哭訴再加上自己的推測拼湊出來的故事告訴了莫莉,莫莉听得瞪大了雙眼,“天啊!這些人難道沒有腦子的嗎?就這麼相信一個荒謬的傳說!這根本不可能的啊!”

    “他們怎麼會沒有腦子?只不過他們更想要長生不老罷了,而且就算這麼做了,也對他們沒有一絲損傷,成功了便是一步登天,不成功也不過是死兩個無關緊要的人罷了,只不過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這一切都在拉納身上失敗了,反而還斷送了全族的性命!”韓簡對于布魯赫曼家族沒有一絲好感,言語間掩飾不住的厭惡。

    莫莉點了點頭,沒想到拉納竟然比她想像的還要悲慘,難怪那次會在天眼里看到那些景象,原來他們是在做這些事情,真的都是一群變態,尤其是那個拉納的父親,簡直不能稱之為人了,莫莉恨恨地想著,看來以後還是少罵拉納這家伙吧,也算是一個可憐人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