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02番外一(拉納)

202番外一(拉納)

    二十歲之前的拉納覺得自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美麗溫柔的母親,英俊富有的父親,父親和母親都對自己寵愛有加,族里的人也都對自己非常友好,甚至比對他的哥哥拉普還要好,這讓父親的夫人菲麗絲非常不滿,每次都沒有好臉色給他看。

    不過他毫不在意,反正他和母親不住在家族里,母親自己在開羅有房產,父親有時也會過來住,雖然他偶爾會因為自已的父母親不是夫妻而感到遺憾,不過隨之也就釋然了,父親應該是極愛母親的吧?他們的身份注定了他們不能正常結婚,所以只能這麼廝守。

    是的,拉納早就知道了自己的父母是堂兄妹,只不過他並不以為意,以前都還有親兄妹結婚的呢?生下來的孩子不都是優秀的帝王嗎?就像他自己,不也是聰明絕倫、美麗非凡,當時的拉納已經很自戀了。

    拉納以為他會像他的那些同學一般,大學畢業後留在美國或是回到開羅,創辦一間律師事務所,成為金牌律師,再結婚生子,成為一名受人尊敬的中產階級,拉納甚至都已經打算好和母親一起去美國生活,他不想讓母親留在開羅,他總覺得父親的夫人菲麗絲對母親不懷好意。

    可是一切都是假的,父親的寵愛是假的,族人的愛護也是假的,只有媽媽的愛是真的,那天晚上,他就在媽媽的房子里,菲麗絲帶了一群手下沖了進來,他們人太多了,拉納在猝不及防下被他們用繩子綁住了,媽媽落入了那群混蛋的手中。

    他眼睜睜地看著那群混蛋**了媽媽,他跪在地上懇求菲麗絲,喊得嗓子都啞了,可是那個壞女人卻無動于衷,笑得非常開心,嘴里卻說著惡毒的話。“我忍了你媽媽二十年,今天總算是讓我泄火了,哼,不就是長了一副狐狸精的模樣嗎?我就讓你媽媽嘗嘗被那麼多男人疼愛的滋味。看她以後還敢不敢勾引我老公。”

    “爸爸不會放過你的!他要是知道了不會放過你的!”拉納想到了父親,大聲喊道。

    “哈哈哈,爸爸?喊得可真親熱!你不過只是一個實驗品罷了,你有什麼資格叫我老公爸爸?他是我兒子拉普的父親,和你沒有一絲一毫的關系!”菲麗絲似乎大受刺激。用高跟鞋使勁地踹拉納,把他踹得遍體鱗傷。

    “拉納,不要管媽媽,你要記住,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好好地活下去,記住,一定要活下去!法提康納叔叔會幫助你的!不要相信你的父親,不要相信族里的任何人,一定要活下去!好好地活下去!”拉納的母親用盡全身力氣喊著。她用的是布魯赫曼家族特有的語言,菲麗絲根本就听不懂,這讓她更為惱火,不斷地用腳踹著拉納。

    拉納閉著嘴,不發出一點聲音,他知道媽媽已經死了,剛才他看見了媽媽嘴里流出來的血肉,她已經咬舌自盡了,可是那些畜生還是沒有放過她。拉納不明白媽媽為什麼會說這些話,為什麼父親不能夠相信。為什麼族人也不能相信?

    這段時間媽媽有點不同尋常,她很煩燥,暗中做了很多事,她偷偷地變賣了所有的財產。把錢用他的名義存到了瑞士銀行,前段時間她還打電話讓他這段時間不要回開羅,她會去美國看他的,拉納雖然覺得很奇怪,但還是同意了,只要是媽媽說的話。他都會听從的。

    可是前不久父親卻打電話讓他回來,父親說母親病得很嚴重,讓他趕回來。信以為真的拉納立刻買了機票飛回開羅,可是母親卻好好的,一點事情都沒有,母親卻嚇得大驚失色,嘴里連連地說道︰“他真的一點都沒有心的嗎?他怎麼能夠這樣對待我的拉納?”

    拉納根本就不明白母親在說什麼,他還奇怪父親為什麼要騙他,母親卻讓他馬上回美國,一刻也不要在開羅停留,並且永遠都不要再回開羅,只是一切都晚了,他還沒有來得及帶母親離開,菲麗絲就來了,母親也死了。

    拉納遭此巨變,完全傻了,他只記得母親死前說過的話,要活下去,不管如何都要活下去,除了法提康納叔叔,其他人都不可以相信,甚至就連從小對他寵愛有加的父親也是不可以相信的。

    法提康納叔叔是媽媽的朋友,據媽媽說是她小時候的玩伴,每年都要來他家里玩,但是法提康納叔叔很神秘,每次都是晚上來,半夜離開,就連父親都不知道法提康納叔叔的存在,媽媽也不讓他告訴父親。

    法提康納叔叔對他很好,他教他功夫,教他如何識別槍械,教他如何在沙漠里生存下去,還教他應該如何裝死迷惑敵人,法提康納叔叔教了他很多在學校里學不到的東西,所以,布魯赫曼家族沒有人知道拉納會功夫,會槍法,他們一直都認為拉納是個膽小愛哭的廢物。

    拉納被菲麗絲帶走後,關在了布魯赫曼老宅的一個地下室里,他的父親一次面都沒有露過,只不過他看到了那些曾經對他慈愛關懷的叔叔、叔公他們,現在都露出了猙獰的嘴臉,他們在他的身上割了一道又一道的傷口,每天都要放一小杯血,只不過他不知道他們拿了他的血去干什麼?

    就這樣,他每天都要被放血,身上沒有一點力氣,而那個菲麗絲還會經常帶人過來羞辱他,折磨他,布魯赫曼家的人只說讓她別把人弄死了,隨後便眼一只眼,閉一只眼,這也讓菲麗絲更加變本加厲,拉納好幾次都堅持不下去了,可是他想到了媽媽的話,要好好地活下去,不管如何都不可以放棄。

    拉納為自己暗暗打氣,他每天都把食物吃得干干淨淨,族人大概是因為需要他的血,所以在吃上面非常大方,每天都很豐富,也讓拉納能夠更快地恢復體力,不過他依然裝成半死不活的樣子,他在尋找機會,他要逃出去,他要弄明白這一切都是為什麼?

    有一次來放血的人是族里的一位叔公,拉納裝作虛弱的樣子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對待他,為什麼要放他的血,叔公十分興奮,但說出來的話卻讓拉納更加迷茫,“聖草終于快要結果了,只要吃了聖果,我們就可以成神了,哈哈,小拉納,你是多麼地幸運,竟然能夠為了布魯赫曼家族偉大的事業貢獻自己的鮮血,你應該感到榮幸!”

    說完,叔公便大笑著端著杯子走了出去,拉納有點明白又有點不明白,什麼聖草?什麼成神?他的血在其中起了什麼作用?不過,他沒有想那麼多,他現在最重要的是該如何逃出去。

    菲麗絲依然會經常來折磨他,有時候還會帶上她的兒子拉普,不過拉普只來了一次後便不再出現了,那次菲麗絲指著地上半死不活的拉納對拉普說︰“兒子,你看,媽媽替你報仇了,這個從小奪去你的寵愛的家伙現在只能趴在我們的腳下,我們想怎麼凌辱他就怎麼凌辱他,他的那個狐狸精母親也死了,哈哈,從此以後沒有人會搶去本屬于你的光彩了!”

    拉普不屑地看了地上的拉納一眼,在他眼里,拉納已經同死人沒有什麼區別了,不過他的心里仍然有著快感,他親愛的弟弟現在只能像個可憐蟲一樣,卑微地活著,等到聖果成熟後,他的作用也就完了,想到這里,拉普對拉納投去了同情的眼神,真是一個可憐蟲呢!生活在虛幻世界里的可憐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