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05 互掐

205 互掐

    中飯吃得很精彩,拉納這家伙由于餓了兩頓, 肚子里早已唱空城計了,他以與他形象極不相符的吃相橫掃著桌上的菜,小魚想夾一只雞腿吃,被拉納搶走了,月月想吃蝦仁,也被拉納倒走了大半盤,莫莉想吃點魚肚子上的肉,卻發現紅燒魚早成了一只骨架,留下光禿禿的魚頭對著她微笑。

    “拉面,你是豬啊!”莫莉終于忍無可忍,大聲吼道,把小魚和月月嚇得一哆嗦,筷子都掉地上了。

    拉納半絲反應也無,還不忘用筷子夾了一塊油光光、亮晶晶的紅燒肉放進嘴里(自從拉納發現筷子夾菜更迅速後,他努力學會了怎麼用筷子,現在他用筷子的功力比很多z國人都要強,強到可以輕松夾起圓溜溜的青豆),拉納大口地往嘴里扒了口飯,送給莫莉一個大大的笑臉,含含糊糊地說道︰“表嫂,你做的菜太少了,還不夠我一人吃呢!”

    “心平氣和,心平氣和!”莫莉不斷地念著四字經,讓自己不要發火,家里還有小孩呢,可不能孩子看到她這麼不淑女的一面。

    “不夠吃是吧,呆會我再多燒點,你要是不給我吃完,看我怎麼收拾你!”莫莉笑眯眯地說著狠話,拉納突然覺得背脊發冷,表嫂這話什麼意思?

    莫莉動作很快地去廚房里又做了十來道菜出來,把被拉納吃完的空盤收進廚房,留下四道菜給他們三人吃,剩下的那些大盤菜都端到了拉納面前,咬牙切齒地說道︰“這些都是你的,要是你不把它們吃完,我有的是辦法給你塞進去,懂否?”

    拉納被莫莉嚇得抖了下,接著便極響亮地打了個飽嗝,然後便打個不停,喝水驚嚇蹦高都沒用,整個房間就只听見拉納“啊呃!啊呃!”的怪叫聲。把小魚和月月逗得不停地咯咯笑,莫莉淡定地吃著紅燒魚,讓你搶我的菜,噎死你!

    實在受不了的拉納跑到莫莉面前求助。一個勁地喊著︰“啊呃,表嫂,啊呃,我錯了!啊呃,我不該啊呃。搶你的菜吃!......”

    小魚和月月也為拉納求情,讓媽媽(小姨)給拉叔叔把嗝給解了,莫莉翻了翻白眼,拉納打嗝跟她還真沒關系,湊巧而已,為什麼都認為是她欺負了拉納,果然是相貌好的人佔便宜!吐槽歸吐槽,莫莉還是說道︰“馬吃什麼?”

    “啊?馬吃草!”拉納雖然莫名其妙,但還是回答了莫莉的問題。

    莫莉問完了便低頭吃飯,不再搭理拉納。拉納急了,“表嫂,你怎麼能不管我呢?你……咦?我怎麼好了?不打了?”拉納對自己突然不打嗝了感到好奇怪,剛才還打得那麼凶,怎麼突然就好了呢?

    “拉叔叔,你真的不打嗝了呢?是媽媽治好你的嗎?”小魚好奇地問道。

    “表嫂,你剛才是用符了嗎?為什麼我沒看到你用符呢?電視里演的那些道士不是要用桃木劍黃紙還有公雞的嗎?為什麼你一樣都不用?”拉納像天線寶寶一樣問個不停。

    “下次再打嗝就讓人問你馬吃什麼這個問題,只要回答馬吃草就能治打嗝!”莫莉嘆了口氣,要是不把這兩家伙打發了,飯都不用吃了。(打嗝用馬吃什麼提問真的很靈的。老羊每次都是用這招治好的哦!)

    “這麼簡單?z國真是一個神奇的國度,連治打嗝都與眾不同!”拉納嘖嘖稱奇。

    拉納最後還是沒能把那些菜都吃完,本來莫莉是堅決要拉納吃完的,只是兩個小家伙都表示要幫拉叔叔吃。怕把孩子肚子撐壞了,莫莉才心酸酸地說把菜給他剩著,晚上熱給他吃,反正就是不能浪費了。

    幾人吃完飯在客廳里看電視,莫莉和拉納又為搶遙控板而吵了起來,莫莉要看電影頻道。拉納則要看某以低級搞笑而出名的衛視台,兩人一人拿著一半遙控板氣勢洶洶地大眼瞪小眼,誰也不肯讓步。

    “我是客人,應該讓我看,z國人的待客之道呢?”

    “這里是我家,我說了算,客隨主便知道嗎?”

    “你欺負我,我要告訴表哥!”

    “哼,你表哥是我老公,枕頭風知不知道?看你表哥我老公是幫你還是幫我!”

    ……

    小魚和月月看著這兩個幼稚的大人搖頭嘆了口氣,均表示還是不要和他們爭電視了,他們還是繼續去看相冊吧!

    “叮咚!”

    正在兩人爭執不下時,門鈴響了。

    “找你的,你去開門!”拉納說。

    “沒準是找你的,憑什麼要我開?”莫莉下意識反駁。

    兩人誰也不肯先去開門,你推我,我推你,門鈴鍥而不舍地響著,一聲接著一聲。

    哎!媽媽和拉叔叔越來越過分了,爸爸回來一定要跟他說,小魚皺眉看著兩大人,太不像話了,月月起身動作很快地跑去從小孔里看門外是誰,“小姨,是個胖奶奶和一個阿姨,要不要開門?”

    “胖奶奶?阿姨?是誰啊?我看看!”莫莉好奇心上來了,她突地松了手,拉納猝不及防下摔了個四腳朝天,莫莉得意地哈哈笑著跑過去看到底是誰?

    “哈哈哈!”這一看莫莉笑得更開心了,門外是昨天說要給拉納介紹海歸剩女的胖大媽,那另一個含羞帶怯的女人想必就是那個海歸剩女了。

    莫莉存著看好戲的心情朝地上的拉納大吼了聲,“死拉面,找你的!”然後便熱情的開了門。

    本要打道回府的大媽和海歸剩女見門開了,不由喜出望外,“小莫,你在家呢?我還以為你出門了呢!”

    “沒有,剛吃完飯看電視,沒听到鈴聲,真是不好意思啦!”莫莉笑容滿面地讓這兩人進屋。

    海歸剩女本想喊聲姐姐的,可是在見到年輕貌美的莫莉後,那聲姐姐卡在了喉嚨里怎麼也喊不出口,最後只得小小地叫了聲莫小姐。莫莉听得有點不對味,小姐這詞真不是什麼好詞啊!海歸小姐你還不如叫我密斯莫呢!

    拉納看著這兩人有點莫名其妙,這兩人誰啊?他都不認識,莫表嫂干嘛說是來找他的?不過基于禮貌他還是對她們露了個笑臉,海歸剩女看到拉納閉月羞花的笑容,芳心亂撞,面如桃花,心里暗暗欣喜,他對我也是有好感的吧?

    莫莉泡了兩杯茶出來遞給客人,讓她們吃水果,有客人在,拉納還是很懂禮的,乖乖地和小魚月月一起看相冊,不過耳朵卻豎得尖尖的,听莫莉和那兩女人說了些啥?

    “小莫,你家收拾得可真干淨?我連腳都不敢踩下去呢!”大媽不住地夸贊莫莉勤快。

    莫莉客氣了幾句,也沒主動問她來有啥事?依照z國人的客套三部曲“你家真干淨或者真漂亮!”“你家孩子真聰明或者真漂亮!”“你可真好福氣!有個這麼好的老公(老婆)!”,大媽再說幾句就會進入話題的。

    “小莫,這兩漂亮娃娃都是你孩子?可真俊俏!爹媽模子好,生出來的孩子也好看!”大媽進行到第二部曲了。

    “不是,女孩是我外甥女,今天來我家玩的,小魚,月月,還不叫人!”莫莉笑著解釋。

    小魚和月月乖乖地叫了奶奶和阿姨,胖大媽和海歸剩女不斷夸孩子懂事。

    拉納在一旁翻白眼,怎麼這麼多廢話?z國人真的好搞笑,吃飯睡覺都能聊半天,說話總是要彎好幾個圈,還有那個丑女人是眼楮有毛病嗎?為什麼總往我這邊看,她懂基本禮貌嗎?說話時要與對面的人對視知不知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