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18 洗心革面

218 洗心革面

    楊偉看到安伯父和安伯母一臉焦急的模樣,不禁心軟按下了免提鍵,這樣他和莫莉的通話安伯父和安伯母也能听見了,省得他們倆空急,當安家父母听到莫莉說安琪拉嘴巴臭時,均不禁搖頭嘆息,女兒真是讓家里老人給養廢了啊!

    楊偉哀求道︰“莫莉,安琪拉的臉若是再不醫好的話,恐怕她會瘋掉的。”楊偉這話倒不是危言聳听,剛才他看安琪拉的模樣離瘋怕也是不遠了。

    “關我什麼事,再說像她這種白批人皮的渣渣,瘋了更好,精神病醫院一關,省得到處跟條瘋狗似的亂咬人!”莫莉才不會同情安琪拉這種惡毒女人的。

    楊偉有些尷尬,莫莉不知道他身邊坐著安琪拉父母,把莫莉的話听了個一清二楚,他偷瞄了眼對面的安伯父和安伯母,還好,他們倆臉上神情還比較正常,沒有什麼生氣的表現,其實楊偉不知道,安家父母現在心里正翻江倒海呢!

    他們既恨女兒不爭氣,又悔當年因為工作忙把女兒給了父母撫養,卻養成了如今這個死德性,但是做父母的哪會嫌棄自己的孩子,如今被人當著面這麼說孩子像瘋狗,他們的心里不是沒有怨的,只不過現在有求于莫莉,他們哪敢表現出一絲一毫的不高興,只得把不滿強壓在心底了。

    安爸爸示意楊偉讓他與莫莉通電話,楊偉忙對莫莉說道︰“莫莉,安琪拉父親想和你說話,你看......?”

    莫莉不置可否,管你是安琪拉誰,她不想給安琪拉治就不想治,安爸爸等了許久見對方沒出聲,便直接拿了楊偉手中的電話,“喂,是莫小姐吧,我是安琪拉的父親安衛華。這里我替我那個不爭氣的女兒向莫小姐賠不是,莫小姐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她一般計較。”

    安爸爸的姿態放得很低,莫莉這人向來是吃軟不吃硬,安衛華若是一上來就指責她。她倒是直接拉下臉掛電話了,可是人家一個長輩這麼低聲下氣,她也不好意思再拿喬,只得打哈哈。

    安衛華也是一只老狐狸,此時听莫莉的語氣有軟下來的跡象。心里頓時一喜,看來這位傷了女兒的高人也不是那種不講理的人,想來當時確實是安琪拉太過頭了才惹得這位莫小姐生氣的,安衛華繼續使用哀兵政策,乞求道︰

    “莫小姐,我知道自己的女兒確實是不爭氣,可是她再不好也是我和老伴唯一的女兒,如今她現在這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我們老兩口看了實在是不忍心,莫小姐。您看就算安琪拉有再大錯,這半年來她也算是吃夠苦頭了,想來她也知道錯了,還請莫小姐您高抬貴手,替安琪拉把臉上的傷治好了,我安衛華不勝感激!在這里給您鞠躬了!”

    說完安衛華果真對著電話彎下了腰,楊偉唬得忙跳了起來,喊道︰“安伯父!您這真是.....”

    莫莉听到電話那頭傳來的動靜,也知道安琪拉的父親還真的給她鞠躬了,這下她受不住了。一個年紀可以做她父親的人給她鞠躬,這不是折她的壽嗎?

    不過安衛華的一片慈父之心也讓莫莉有幾分感動,安琪拉再怎麼不堪,她的父母並沒有得罪自己。而且安衛華說得也沒錯,這半年的教訓也讓安琪拉吃足苦頭了,如果安琪拉還不能吸取教訓,頭痛的也應該是安家父母,而不是她莫莉。

    于是莫莉便說道︰“看在安先生你一片愛女之心的份上,我就答應替安琪拉醫治臉。不過我不會去京都,你們自己來s市吧。”

    安衛華高興地連連點頭,“太謝謝您了,當然是我們自己去s市,哪能勞莫小姐您貴足呢!我們即刻就出發,到了s市後再和莫小姐您聯系!”

    安媽媽一听對方肯為女兒醫治,也高興得不停抹眼淚,女兒總算是可以恢復正常了,楊偉也為安家感到高興,樓下一片喜氣洋洋,他們不知道的是,二樓蒙著面紗的安琪拉正滿臉淚水的看著下面,她無聲地哭泣著。

    這半年來,她的人生就像是過山車一般,從天之驕女變成了人見人嫌,以前因為爺爺奶奶的寵愛,她在家族里是人人追捧的對象,就連叔叔嬸嬸堂姐妹們都要拍她的馬屁,期望她能在安家兩老面前說他們的好話,還有那些和她一起玩的朋友們也得讓著她,哄著她。

    這一切讓她越來越自大,越來越唯我獨尊,稍有不順心不如意的地方就要大發雷霆,父母經常罵她,讓她收斂脾氣,她還埋怨爸爸媽媽,覺得他們真煩。可是這次臉受傷後,她才幡然醒悟,爺爺奶奶之前還心疼她,給她請醫送藥,可是幾個嬸嬸還有堂姐明里暗里的說她是得了治不好還要傳染的髒病,再加上她的傷也確實怎麼治也治不好,爺爺奶奶就不來看她了,就是她主動去找兩位老人家,也見不到他們。

    她的堂姐妹們諷刺她別做夢了,現在爺爺奶奶喜歡的是嬸嬸的小女兒安玉佳,你安琪拉再也不是安家的小公主了,安琪拉這才明白爺爺奶奶是嫌棄她了,然後就是她的那些朋友也都不上門了,一個個看到她就跟看到瘟病似的,到現在為止,也只有她的幾個發小來看過她。

    而且她最想要看見的人也從來都沒有出現過,雖然她後來得知楊偉是去了亞馬遜,可是她的心卻冷了,對于楊偉的那滿腔熱戀瞬間成冰。

    只有這個時候安琪拉才徹底明白,世上最愛她的人是她的父母,她的臉就是她自己看了都覺得惡心,可是媽媽卻每天耐心地為她清洗傷口上的膿汁,每天都鼓勵她不要灰心,還說她的安琪拉還是最漂亮的小公主,這段時間若不是有爸爸媽媽每天給她打氣,安琪拉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挺過來,有好幾次她都準備好了刀片,可是每當她看到爸爸媽媽臉上多出來的皺紋以及兩鬢的灰白,她又把刀片放回了原處,她不敢想像如果她死了,爸爸媽媽會不會撐得住?

    如今再見到身居上位只讓別人為他鞠躬的爸爸竟然為了她向那個叫莫莉的女人彎腰時,安琪拉的淚水再也忍不住了,她錯了,此時此刻,安琪拉深深地後悔自己的任性,以前她只覺得自己這樣不可一世很帶勁,很有範,而且別人看著自己一臉羨慕的表情讓她覺得特別過癮,可是如今安琪拉才覺得天下最傻的人就是她了,不可一世的自己成了這副鬼樣子,而那些以前她認為縮頭縮腦沒用的人卻依然活得好好的,開開心心。

    安琪拉此刻一點也不恨莫莉了,反倒有些感謝莫莉,若不是莫莉,她現在還是以前那個腦殘的安琪拉,也許哪天被她自己的任性害死也不知道,她要重新開始,她現在還年輕,重頭來過還來得及,她要做個讓爸爸媽媽驕傲的安琪拉。

    莫莉不知道,她的一包癢癢粉倒是拯救了一個失足女孩,安琪拉後來醫治好了臉後,把她房間里的那些殺馬特的衣服、化妝品、首飾等等都打包扔了,做回了清湯掛面的清秀女孩,與一幫狐朋狗友斷絕來往,讓一眾發小連連感嘆,說安琪拉這一受傷倒是得道成佛了。

    之後安琪拉去了國外深造,攻讀法學碩士學位,後來學成回國後因為她的語言犀利、反應敏捷,且敢說敢拼而成為了一名金牌女律師,而這位金牌女律師曾經由一個迷茫、任性、腦殘的墮落女孩洗心革面成為社會精英的實例,也成為了許多家長教育孩子的典型。安琪拉確實實現了她的誓言,成為了讓父母驕傲的孩子,因此,過了很久安衛華一家都對莫莉非常感激,認為莫莉的他們安家的貴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