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25 蜜蜂

225 蜜蜂

    韓簡對莫莉投以贊許的目光,說道︰“好的心情是最好的良藥,夫人您只要一直保持愉快的心情,身體自然而然就會好起來的,我再給您開一些藥,您每天吃一顆就好,等吃完了這瓶藥,您的身體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了,當然前提是您一定要保持良好的心情。”

    韓簡取出一瓶藥遞給麥瑟夫,讓他收好,麥瑟夫極為仔細,寫了個小標簽貼在藥瓶上,接著韓簡再替老摩爾測脈,並還看了他已經有些變形的膝蓋,看得韓簡不禁皺眉,他也沒想到老摩爾的風濕會如此嚴重,難怪麥瑟夫和史蒂文為了父母的病不遠千里去z國尋醫問藥了。

    “您的風濕倒是有些麻煩,我得為您做炙火治療,需要費點時間,我替您治好風濕後,還需要您自己做復健才行,能恢復成什麼樣的程度,就要看您自己的毅力了。”韓簡對老摩爾實話實說。

    “能夠把風濕治好就是萬幸了,我原本對這雙腿都不抱希望了,沒想到還能有治好的一天。”老摩爾也有些激動,每年這雙腿折磨得他痛不欲生,每次發作都需要去醫院打針才能止痛。

    韓簡從包里取出了銀針、酒精燈、棉球、火罐等工具,一一地擺放在小幾上,麥瑟夫他們看到那幾根寒光閃閃的銀針,都不禁縮了縮脖子,z國的醫術太神奇太恐怖了,這麼長的針都可以把人刺個對穿了!居然還能治病?

    “拉納,去花園捉幾只蜜蜂回來,要活的,快一點!我等著用!”韓簡涼涼地吩咐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的拉納,剛才表弟把老婆氣得那麼委屈,他身為老公怎麼能不替老婆報仇?

    “啊?蜜蜂?表哥,蜜蜂要蟄人的,我不去。”拉納想到蜜蜂那長長的尾針就心里發虛,堅決不去。

    “嗯?”韓簡眼神犀利地朝他瞟了過去,膽肥了啊?

    拉納被看得心里更虛了。表哥的眼神好可怕,比被蜜蜂蟄還要可怕,在韓簡的**威下,拉納只得拿了只紙盒。委委屈屈地朝後花園走去。

    小魚湊熱鬧,也要跟著去,莫莉忙阻止了他,笑話,蜜蜂蟄起來可是很疼的。兒子皮膚那麼嫩,要是頂著幾個大包,她可要心疼死了。莫莉朝韓簡甜蜜蜜地笑了笑,老公真是太給力了,一會兒就替她收拾那根死拉面。

    史蒂文疑惑地問道︰“韓簡,你要蜜蜂干什麼?”

    “摩爾先生的風濕太嚴重了,我需要蜜蜂輔助治療。”韓簡為大家解釋。

    “蜜蜂也能治病嗎?我還以為蜜蜂只會采蜜呢,天,z國的醫術真是太神奇了!”史蒂文連連驚呼,沒想到韓簡讓拉納去抓蜜蜂竟然是為父親治腿的。

    “按照我們z國的傳統醫術說起來。天地萬物,相生相克,自然界的每一樣東西都是有它的作用和功效的,有些看起來很平凡的植物和動物也許就是一味救命的良藥。”

    “是啊,我還吃過蛇皮、蚯蚓、蠍子等一些蟲子做的藥呢,當時看著好惡心的,不過還是硬著頭皮喝了下去。”莫莉也笑著插話,以前她的咳嗽總是不好,去一個老中醫那里開了個藥方子,里面就是這些蟲子。看得她頭皮一陣陣發麻。

    莫莉的話讓摩爾家的人個個都變了臉色,雖然他們都听說過z國的傳統醫術就像是巫術一般,稀奇古怪,可是如今親耳听聞還是覺得有些接受不了。沒想到莫莉這麼個漂亮女孩子竟然敢吃那些惡心的東西。

    莫莉見到史蒂文一副搞怪的樣子,故意說道︰“其實蜜蜂還可以吃呢,是我們z國非常有名的一道菜哦,史蒂文你想不想吃?”

    果然一听見好吃的,史蒂文立刻忘記了蜜蜂的恐怖,連連問莫莉怎麼個好吃法。

    莫莉笑著說道︰“很簡單的。就是把蜜蜂的幼蟲蜂蛹用油炸了,直接就可以吃,口感很好,而且營養也非常好,是高蛋白的食物,真的好好吃,我一次都可以吃一碗呢!”說到油炸蜂蛹的美味,莫莉覺得她的口水都要流出來了,因為空間里的蜜蜂快要成災了,所以她經常會炸一些蜂蛹吃,就連韓簡和小魚都很喜歡。

    小魚一听炸蜂蛹,忙嚷了起來,“媽媽,晚上是不是吃炸蜂蛹,我都好幾天沒有吃了。”

    見到小魚這麼推崇吃蜜蜂,史蒂文勾起了強烈的好奇心,他表示蜂蛹由他搞定,今晚就讓莫莉做給他吃,莫莉笑著讓他多弄一點,要不然可不夠吃的。摩爾夫人則用手捂住嘴巴,表示對此敬謝不敏,吃蟲子?還不如要她的命呢!

    其他人倒是對此非常感興趣,特別是老摩爾先生,他本就是一個喜歡冒險享受刺激的人,對于吃蜜蜂他涌起了強烈的好奇心,讓史蒂文立刻就去辦這件事,史蒂文無奈地翻了個白眼,他還想看韓簡怎麼用蜜蜂治病的呢,而且這麼簡單的事管家就可以搞定了,哪需要他親自去?史蒂文在父親的連連催促下給管家打了電話,把要求說了,讓管家晚餐前辦好這事。

    拉納終于在眾人的期待中回來了,小俊臉上帶著四五個刺目的紅包,非常滑稽可笑,身上的衣服也沾滿了野草和樹葉,莫莉看著拉納這狼狽的模樣,心里的郁氣一消而散,哈哈哈地大笑起來,太爽了!

    其他人也都面帶笑意,只有摩爾夫人有些心疼,連連說這麼漂亮的臉蛋真是可惜了,讓女僕趕緊去拿一些藥膏來涂,讓眾人又是一陣發笑,拉納委屈地把紙盒遞給韓簡,兩眼控訴地看著表哥,不帶這樣的,有了老婆就這麼虐待表弟,唉呦,疼死他了!

    韓簡阻止了摩爾夫人,讓她不用讓人拿藥膏了,他從包里取出一瓶藥膏,扔給拉納,讓他涂在蜜蜂蟄的地方,拉納讓旁邊的年輕女僕替他涂藥膏,那個年輕的小女僕看著拉納俊美的臉龐,激動地手都有些發抖,這位客人好英俊好帥,比小李哥都還要迷人呢!小女僕含羞帶怯地替拉納涂藥,眼角不時地瞟一下他,讓對面的莫莉看得連連搖頭,唉,又一位女孩被拉納這家伙的臉蛋給迷住了!

    韓簡的藥膏十分有效,涂上去不一會兒,拉納臉上的幾個大包便縮小了,不仔細看根本就看不出來,讓摩爾一家人看得嘖嘖稱奇。東西都準備齊全,韓簡開始治療了,大家都屏氣凝神看著韓簡,對z國的醫術十分好奇。

    韓簡示意麥瑟夫替老摩爾把兩只褲管擼到大腿上,露出了兩只變形猙獰的膝蓋,“剛開始有些疼,您忍著點。”韓簡提醒老摩爾,讓他不要緊張。

    老摩爾笑著點了點頭,一點疼算什麼,再疼總沒有腿病發作起來那麼疼吧。韓簡用鑷子從紙盒里夾出一只活蜜蜂,把蜜蜂的尾部對準老摩爾的左膝蓋刺去,“嘶!”老摩爾吸了口冷氣,他沒想到被蜜蜂蟄還挺疼的,不過也就是一下子,過後就不疼了,隨之而來的是麻麻的感覺。

    摩爾夫人和麥瑟夫他們緊張又新奇地看著韓簡把蜜蜂一只一只地刺在了老摩爾的膝蓋上,不一會兒,老摩爾的兩只膝蓋便布滿了十幾只蜜蜂,看著很是滲人,韓簡用鑷子把一些死掉的蜜蜂夾掉,並把留在肉里的蜂針也夾了出來,又重新放上新的活蜜蜂,就這樣,過了大概半個小時,拉納抓的蜜蜂都用完了。

    蜜蜂在老摩爾的膝蓋上撲騰了一會兒,便死去了,韓簡清理好了老摩爾的膝蓋,然後用酒精棉球把左膝蓋擦拭消毒,便抽出了一根寒光閃閃的銀針,看得麥瑟夫他們齊齊地吸了口冷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