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26 炸蜂蛹

226 炸蜂蛹

    老摩爾自己心里也有些打鼓,這麼長的一根針,這是要刺哪里啊?不會把他的腿刺穿了吧?韓簡點燃了酒精燈,將銀針在火上烤了一會兒,待針冷卻後,便將針對準老摩爾膝蓋上的**位刺了下去,老摩爾本還以為會很疼,沒想到一點都不疼,反倒還有些酥麻的感覺,十分舒服。

    “哦,好舒服!”老摩爾閉上眼楮,情不自禁地**出聲,太舒服了。

    “爸爸,真的一點都不疼嗎?”史蒂文看著父親那享受的表情,好奇死了。

    “不疼,一點都不疼,嘶,酥酥麻麻的,真舒服!”老摩爾一邊嘶啊嘶的,一邊還使勁夸贊。

    韓簡在老摩爾的左膝蓋上插了五根銀針,每根都插進去二寸之深,讓大家看得膽戰心驚,過了大概十幾分鐘,韓簡將銀針逐一拔出,然後將火罐用火烤了一下,快速地按在了老摩爾的膝蓋上,啪啪啪,接連按下了三個。

    “這玩意兒我知道,挺不錯的,當初那個叫鐘玉的女人就給我弄過,弄的時候還挺舒服。”拉納一看到這熟悉的小杯子,興奮了,這個他認識啊,要不是這玩意兒,他還找不到表哥呢!

    “嗯,開始好像有點脹,現在確實挺舒服。”老摩爾表示贊同。

    老摩爾的膝蓋上不斷地流出烏黑的污血,韓簡用鑷子夾著棉球不斷地擦拭流出來的污血,房間里彌漫著刺鼻的血腥氣,麥瑟夫招手讓一位女僕點上一盤香,用來沖散房間內的血腥味,不一會兒,韓簡面前的垃圾桶里便積了一大堆帶血的棉球,看得大伙觸目驚心,不過老摩爾卻非常享受,不時還發出舒服的**聲。

    韓簡為老摩爾把兩只膝蓋都做了同樣的處理,確實如同韓簡所說的,挺費時間。全部弄好花了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不過效果非常驚人,本來腫脹的膝蓋竟然縮小了一些,而且紫紅的顏色也淡了好多。老摩爾甚至不用拐杖都可以站起來了,讓摩爾一家連呼神奇,對韓簡也不勝感激。

    韓簡將工具一一收好,清洗了雙手,說道︰“每隔三天我會為您做一個這樣的療程。做完六個療程後你體內的濕毒大概就能清除干淨了,之後您只要做復健即可,能夠恢復成什麼樣的程度就要看您自己的決心了。”

    老摩爾興奮得連連點頭,他一定會努力做好復健的,爭取恢復成正常人的水平,他可是有好久沒有去打獵了,家里的獵槍都快生蚺F。老摩爾對韓簡說了很多感激的話,並且為耽誤了韓簡這麼長的時間感到很抱歉。

    韓簡雖然沒有想到為老摩爾治病要耽誤大半個月的時間,不過既然存著要交好摩爾家族的心思,自然也就不在乎多花這些時間了。他當下表示無須客氣。

    老摩爾的腿恢復有望,摩爾一家皆大歡喜,此時管家已經把史蒂文要求的蜂蛹以及莫莉列的清單上的東西都買回來了,都是在唐人街上買的,管家是位形容嚴謹的老人,不過他此刻卻有些狼狽,原來管家有密集恐懼癥,他看到那些密密麻麻還不停涌動的蜂蛹時,只覺得兩眼發黑,眼冒金星。哦,上帝,為什麼會有人要吃這種惡心的東西?太惡心了!

    史蒂文看到管家大叔這麼遜,好心地讓他下去了。不過看到那些動來動去的蜂蛹,他的頭皮也有些發麻,這真的能吃嗎?

    莫莉興奮地拿起了裝蜂蛹的盒子,好多啊,起碼有三斤,今晚可以吃個飽了。莫莉面不改色地拿著那些材料跟著廚娘去了廚房,而那些鱔魚則交給了拉納處理,以前在s市時,拉納極愛吃爆炒鱔片,莫莉不敢處理活鱔魚,拉納就自力更生練就了片鱔魚的一手絕活。

    史蒂文他們都對拉納如何片鱔魚很好奇,在他們看來,這魚不是和鏝魚差不多的嗎?怎麼還要弄成片的?老摩爾也難得起了童心,跟著進了廚房看熱鬧,然後還有好些僕人也圍了過來,特別是一些年輕的女僕,都對美得不像話的拉納十分愛慕。

    見有這麼多人來圍觀自己片鱔魚,拉納頓時神氣起來了,他一會兒指揮這個女僕替他系圍裙,一會兒指揮那個女僕替他戴帽子,把廚房里的一干年輕女僕逗得一個個面帶桃花,紅得就連一個黑人女僕都能看到她臉上隱約的紅暈。

    莫莉見這家伙實在是不像樣,大吼了一聲,“死拉面,你要是再拖下去,晚上別吃了!”

    拉納抖了一下,也不再勾搭女僕,老老實實地片起鱔魚來了,只見他一只手迅速地抓起一條鱔魚,用釘子對著它的眼楮盯在了木板上,惹得女僕們一陣驚呼,直呼“上帝!”

    拉納得意地笑了,上帝才不會管你們的死活呢!而且在沙漠上他就是上帝,接著拉納眼明手快地用一把尖刀對著鱔魚頭部以下輕輕一劃,很輕松地便挑出了一根血淋淋的骨頭,然後拉納切掉鱔魚的頭、尾巴、骨頭,將剩下來的鱔魚剁成一段一段的鱔片兒,整套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再加上拉納俊美的外貌,真的是精彩極了,看得周圍的人不斷說著“wonderful”。

    拉納得意極了,一條一條地處理著鱔魚,史蒂文看得眼熱,走上去也想試試,拉納好脾氣地讓給他,等著他出洋陽,哼,小子,當這活很好學的嗎?當初老子可是練了半個月的,史蒂文隨意地用手去抓鱔魚,可是鱔魚滑溜溜的,濺得他滿臉水花,愣是一條都沒有抓起來,惹得大伙哈哈大笑。

    發了狠的史蒂文最後到底是抓起了一條鱔魚,也把它給片了,只是過程實在是慘不忍睹,他自己身上也濺滿了鱔魚血,弄得十分狼狽,史蒂文只得在拉納鄙視的目光中灰溜溜地回去換衣服去了。

    等史蒂文洗好澡換好衣服來到廚房時,發現父親和哥哥他們都圍在一起,往嘴里不斷地扔著什麼東西,嘴里不斷地發出贊嘆聲,史蒂文對吃的向來是最敏感的,他嗖地一下沖了上去,只看見在桌子放了一盤金黃的玩意,散發著陣陣香味,父親和哥哥就是在吃這些玩意,就連管家大叔都吃個不停。

    史蒂文哪還忍得住,忙抓了一把往嘴里扔去,“哇”,好好吃,又香又酥,說不出來的感覺,就是好吃,“這是什麼?”史蒂文邊吃邊問道。

    “蜜蜂,就是剛才弄回來的蜂蛹。”麥瑟夫給弟弟解釋,邊還忙往嘴里塞了一把,沒想到蜜蜂也會這麼好吃,以後再讓管家弄些回來。

    “原來這就是蜜蜂啊,莫莉說的沒錯,真的很好吃,漢克叔叔,你以後再弄些回來,我們自己炸著吃。”史蒂文忙囑咐正吃個不停的管家大叔,嘖嘖,瞧漢克大叔這吃相,剛才還一臉嫌棄呢,漢克大叔是老摩爾的生死兄弟,從小看著他們兩兄弟長大,在家里的地位非常超然,就如同他們的長輩一般,在家里都是一起上桌吃飯喝酒的。

    管家大叔不斷地點頭,這玩意好,又香又酥,下酒最好了,下次讓利姆多弄些回來,剛才他看那位z國漂亮女客人的做法很簡單,就是過油炸,熟了就行。

    莫莉將剩下的一些菜都抓緊時間做了,整個廚房里飄著一陣陣菜香,吸引得一伙人兩眼直放光,老摩爾他們吃完了一盆炸蜂蛹,都滿足地打著飽嗝回到了客廳,喝點茶消消食,他們可是非常期待晚上的大餐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