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35 曾蓮蓉

235 曾蓮蓉

    車子開近時莫莉才看清這個招手的人是個年輕的女孩,只不過由于穿著件黑色的連帽風衣,再加上個子比較高挑,才讓莫莉誤認為是男人。女孩用英語說了句去拉斯維加斯,聲音有點低沉暗啞,但很好听,莫莉這句英語倒是听懂了,便問道︰“老公,我們要不要帶她?”

    那個女孩听了莫莉的話後,驚喜地抬頭問道︰“你們是z國人嗎?我也是,我是tw人,我叫庾蓮蓉。”女孩用的是很標準的國語,莫莉當然听懂了,tw人,兩岸一家嘛!這異國他鄉踫到個同鄉還真不容易,而且這深更半夜荒郊野嶺的,一個年輕女孩太不安全了,莫莉果斷地讓這個叫庾蓮蓉的女孩上了車。

    女孩感激地說了聲謝謝!心里終于踏實了,天知道她在這條路上等了三個多小時,她都要絕望了,沒想到竟然還能踫上同鄉,此時此刻,曾蓮蓉對莫莉充滿了感激,莫莉就像是黑暗中的曙光一般照亮了她的生命,這是曾蓮蓉後來對莫莉說的,說她們第一次見面時,她的心里就是這個感覺。

    莫莉看這個女孩嘴唇都凍得發紫了,身上的衣服也很單薄,只是一件薄風衣加t恤衫,莫莉從暖壺里倒了杯熱開水遞給她,曾蓮蓉感激地謝過莫莉,雙手捧著紙杯取暖,過了好一會兒,曾蓮蓉才感覺身體暖和過來了。

    這時莫莉才仔細地打量這個叫蓮蓉的女孩,長得很漂亮,皮膚白皙,看起來很有氣質,從女孩的談吐和舉止看來,應該是家庭條件很優越的。不過這麼一個年輕漂亮、出身良好的女孩怎麼會孤身一人夜晚出現在公路邊搭便車呢?

    韓簡專注著開車,只是和曾蓮蓉點頭打招呼便不再看這邊,曾蓮蓉喝完了杯中的熱水,整個人也變得明媚起來!她微笑著對莫莉說道︰“你們只要把我放在拉斯維加斯就好,我可以在那里找酒店住下的。”

    “原來你是要去拉斯維加斯住宿啊!那你本來是要去哪里呢?”莫莉忍不住問道。

    “我本來是和朋友準備去黃石公園玩的。不過路上出了點事,我一個人就先下車了!”曾蓮蓉臉上神情有些黯然,她根本就沒想到好朋友竟然會如此對待她,幸好她機靈。借機逃了出來,否則後果是怎麼樣的,她想都不敢想,想到有可能出現的情況,曾蓮蓉就一陣後怕。臉上也顯露出恐懼的表情。

    “怎麼了?出了什麼事嗎?你的同學欺負你了嗎?”莫莉看到女孩的臉色不好,關心地問道。

    曾蓮蓉听到莫莉溫柔關心的話,眼圈不禁紅了,她雖然向來堅強**,可到底只是個從小在溫室里長大的小女孩,之前發生的事情實在是讓她覺得害怕和委屈,急于找個人傾訴,于是她便把之前遇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

    原來曾蓮蓉是tw人,斯坦福大學酒店管理二年級學生,這次是和好友的同學一起去黃石公園自賀游的。他們準備先去拉斯維加斯玩,再去黃石公園,可是沒想到還沒到拉斯維加斯呢,中途就出事了。

    莫莉听了後,不禁感慨萬分,好朋友就是背後狠狠捅你一刀的人果然是沒說錯啊,曾蓮蓉家在tw是酒店大亨,曾蓮蓉是家中幼女,備受寵愛,她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叫馬湘玉,從小學到高中到留學她們倆都是在一起的,馬湘玉家條件一般,父母都是普通工薪階層。所以她們倆出門基本上都是曾蓮蓉掏錢買單,就連馬湘玉出國留學的費用都是曾蓮蓉用自己的零花錢替她出的。

    這次出去自駕游曾蓮蓉本來不怎麼想去的,去的人都是馬湘玉的朋友,自己一個都不認識,可是禁不住馬湘玉多次懇求,她想著可能是馬湘玉沒錢出去玩才拉上自己。便禁不住心軟答應了,可她一上車就覺得不舒服,湘玉的朋友一個個都是穿著怪異行為輕佻的人,湘玉解釋說他們都是學校樂隊的成員,所以打扮顯得與眾不同了些。

    曾蓮蓉勉強自己留了下來,不過她還是留了個心眼,從小因為出身豪門,父母就培訓她要時刻要有安全防護的意識,所以在車上,車上的食物和飲料她都沒有動口,就是馬湘玉給她的熱可可她都沒有喝,後來實在奈不住馬湘玉的請求,她也只是裝裝樣子抿了一小口,只不過心里卻更加小心了,湘玉的行為太奇怪了。

    果然趁她假寐的時候,馬湘玉和她的朋友一起聊天,言語很是輕浮,甚至有一個男的還把手伸到湘玉的衣服里亂摸,另一個男不停地親湘玉的臉,湘玉卻一點都沒有不滿,還笑得花枝亂顫,顯然很是享受,曾蓮蓉真的沒想到平時乖巧甜美的湘玉怎麼會是現在舉止**的女人。

    更讓她傷心的是他們後面的話︰

    “甜心,你的這位乖寶寶朋友今晚可要被我們幾個兄弟享用了,你真沒意見?”其中一個男人言語很是輕佻。

    “當然沒有了,我就是看不慣她一天到晚假正經的樣子,不就是家里有幾個臭錢嗎?哼,我看她被你們幾個**了還怎麼裝?到時候我還要把她的裸照都發到網上去,看這位曾大小姐還怎麼有臉在斯坦福呆下去?”馬湘玉的話里帶著一種報復的快感,曾蓮蓉怎麼也沒想到好友怎麼會對她有這麼深的恨意。

    “哈哈,你們z國人說最毒女人心果然沒說錯,听說你留學的錢都是你這位好朋友掏的呢,要是她知道你這個好友這麼背叛她,可真要傷心死了!”

    “哼,我這點錢算什麼,對她們家來說不過九牛一毛,當初我讓她替我弄到斯坦福去,可是她就是不肯,還說是我的好朋友!也不過是想找個听話的人陪她玩罷了,我拿的不過是我陪她玩的工資而已,剛才我在給她喝的可可里加了三倍藥量,等會你們可有得爽了!”

    曾蓮蓉再也听不下去,沒想到她的好心換來的竟然是好友的背叛,幸好她剛才警覺沒有喝那杯熱可可,否則可真的要被馬湘玉給算計了,不過她還是得找機會逃出去,車上都是馬湘玉的人,五個男人兩個女人,她根本就斗不過他們。

    于是曾蓮蓉假裝藥性發作要下車,趁機狠狠踢了其中一個男人的子孫根一腳,逃進了沙漠,等他們車開遠了才敢出來招順風車,不過因為嚇壞了,她看見車上有男人就不敢上車,直到莫莉的到來,才使她覺得安心。

    曾蓮蓉說到這里不禁輕輕啜泣,這一個晚上,好友的背叛加上差點被**,從小到大她哪受過這種苦,此時再也忍不住,趴在膝蓋上哭了起來。

    莫莉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這就是升米恩,斗米仇啊,蓮蓉的那個好友就是如此,得到了一點還想要更多,從蓮蓉這索取已經成了習慣,“那你打算怎麼辦?對了,你身上還有錢嗎?”莫莉看到曾蓮蓉穿著單薄,身上連個包都沒有,而且她單身在路邊站了這麼久都沒有打電話報警,想來是很匆忙地下了車,什麼東西都沒拿。

    “我想先去拉斯維加斯住一晚,打電話給我哥哥,讓他來接我,我身上有錢的,我的重要證件和卡都是貼身帶的,我媽媽從小就教育我,重要東西一定要貼身帶好!”說到這里,曾蓮蓉有點小得意,她起身對著莫莉的耳朵小聲的說了句話,讓莫莉不禁哈哈大笑起來。

    原來**上縫口袋不只是老百姓才這麼做啊,豪門居然也懂這招出門必勝術,想到蓮蓉這個時髦靚麗的年輕女孩竟然還用這麼老土的招術,莫莉不禁越想越可樂,笑個不停,曾蓮蓉見狀也不禁笑了,當初她還嫌媽媽這麼做太丟人了,現在她真是無比感激媽媽的那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