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39 撕逼

239 撕逼

    吃飽喝足自然是要睡覺了,史蒂文從車上取下帳篷,他搭了三頂,兩頂小的一頂大的,莫莉和韓簡一頂,小魚和曾蓮蓉一頂,剩下四只單身狗一頂大的。今晚天上的月亮特別亮,雖然不是滿月,但也把月華灑滿了整個公園,似是給公園里的花草樹木披上了銀白的面紗,神秘朦朧。

    莫莉感受著空氣中充盈的月之力,決定等史蒂文他們睡著了可得好好的吸收這些月華,這段時間她和韓簡一起練《混元決》,已經到了第二層初期巔峰,今晚好好練練,沒準能夠突破初級達到中期。半夜莫莉吸飽了月華的靈力,再到空間和韓簡一起練《混元訣》,兩人練功辦事兩不誤,果然不久他們都感受到了體內的屏障似是破了個洞,靈力順著經脈向全身涌去,這是突破了,韓簡和莫莉都坐定運轉《混元訣》功法,穩定體內的靈力。

    第二天他們繼續往前行進,莫莉昨晚練功練好後和韓簡兩人趁機去公園收取了不少空間沒有的動物和植物,她這也算是保護地球資源了吧。由于晚上都把整個公園看完了,所以現在莫莉沒有了昨天的興奮,不過她還是不停地讓韓簡為她拍美照。

    白天他們又游覽了公園的幾處景點,路上還踫到邁克三個,大家熱情地打招呼,邁克他們索性跟著莫莉他們了,按照鮑勃的說法就是跟著他們有好吃的,至于玩倒是次要的,而且他們這是第三次來黃石了,好多地方都是故地重游。

    就這樣莫莉他們身後多了三只尾巴,亦步亦趨。晚上他們同樣選擇了一條小溪邊,不過這次沒有森林,邁克他們三個自覺地跑到附近去撿柴禾了,莫莉這次依然還是做牛肉湯,不過變成了牛肉蘿卜湯,當莫莉一切都準備好時。曾蓮蓉突然臉色難看地跑了過來。

    “莫姐,我看到馬湘玉他們了,就在那邊不遠。”曾蓮蓉急慌慌地說著,臉上露出害怕的神色。看來那天晚上的事對她的刺激很大,到現在都還耿耿于懷。

    “慌什麼,咱們這麼多人呢!有什麼好怕的?你忘了我怎麼教你的,既然她自動送上門來了,你就好好地修理她一頓!”莫莉一副御姐範兒。讓曾蓮蓉本來害怕的心迅速鎮定,是啊!他們有這麼多人呢!

    “他們看到你了沒?”莫莉問道。曾蓮蓉點了點頭,剛才她在那邊撿柴禾,和馬湘玉撞了個正著。

    此刻那邊的馬湘玉也有點慌,之前曾蓮蓉從車上逃出去讓她確實慌了一陣,曾家在tw當地可是很有勢力的,現在事情敗露,曾家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馬湘玉越想越慌,讓那幾個男的把車開回去。一定要把曾蓮蓉找出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她給殺了。

    馬湘玉的幾個朋友怪異地看了她一眼,沒想到這個z國妞心這麼狠,不過他們可不想背上人命官司,于是果斷拒絕了馬湘玉的要求,同時心里對她也起了戒心,不過現在他們還沒有玩膩馬湘玉,像她這種身材好又放得開的東方妞可不好找。

    馬湘玉慌了幾天見根本就沒什麼動靜,她的心也鎮定下來,也許曾蓮蓉死在了沙漠里吧。馬湘玉只要一想到曾蓮蓉很可能死了。心里就舒坦,只不過她怎麼也沒想到會在黃石公園踫到曾蓮蓉,馬湘玉一下子就慌了,怎麼辦?

    馬湘玉急急忙忙地跑到車上。和她的朋友說了這事,不過他們都不以為意,踫到就踫到好了,有什麼好急的,不就是想和她樂樂嘛,還沒成呢。又不犯法,有什麼好擔心的。馬湘玉听了後覺得也是,事情不是還沒成呢,真是可惜,以後想要再找機會可就難了。

    莫莉和大伙吃完了晚餐後,莫莉朝曾蓮蓉招招手,“蓮蓉,想不想報仇?”曾蓮蓉使勁地點點頭。

    “那我們現在就去報仇,你不是說他們就在那里嘛,我們過去這般這般!”莫莉在曾蓮蓉耳朵邊小聲地說著,把曾蓮蓉听得兩眼直放光,磨拳霍霍。

    韓簡好笑地看著一臉要去干壞事模樣的莫莉,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讓她小心點,別弄出人命了,莫莉嬌嗔了他一眼,自己是那種沒分寸的人嗎?干壞事當然少不了拉納這個強盜了,莫莉果斷地點了拉納,史蒂文好奇心泛濫,也跟著莫莉她們一起去了。

    莫莉帶著曾蓮蓉還有拉納、史蒂文這哼哈二將,氣勢威武地朝馬湘玉他們的車走去,馬湘玉她們的車此刻正緊鎖著門,莫莉朝拉納怒了努嘴,拉納心神領會,從袋子里掏出細鐵絲對著車鎖搗鼓了一陣,很快便把車門打開了,看得史蒂文和曾蓮蓉目瞪口呆,沒想到平時嬉皮笑臉的拉納還有這等本事,兩人均對拉納翹起了大拇指,拉納得意洋洋,老子會的東西多著呢,以後讓你們一一見識一番。

    莫莉刷的拉開了車門,這一開他們頓時傻眼了,這是什麼情況?五男對兩女,正在辦事的馬湘玉他們也被莫莉的開門聲嚇了一跳,條件反射地跳了起來,想要找衣服穿上,另外的幾個也慌亂地到處找衣服。

    莫莉這才反應過來,彈出銀絲把地上的衣服都給卷成一團扔在了角落,穿什麼穿,呆會還得拍照呢,正好省得脫了。馬湘玉見到曾蓮蓉到鎮定了下來,索性衣服也不穿,就這麼一絲不縷地坐在椅子上,大大方方地任他們打量,史蒂文有點害羞,把頭微扭向一邊,拉納卻饒有興致地打量著。

    “怎麼?曾大小姐是不是也想加入我們啊?”馬湘玉言語輕挑,讓人听了就生氣。

    “你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我對你這麼好!”曾蓮蓉努力使自己鎮定下來,就當前面的都是些豬肉好了。

    “對我好讓我穿你穿過的衣服?對我好還不把我爸媽弄到你家酒店上班?對我好你不把我弄到斯坦福大學去?曾蓮蓉,你就別裝模作樣了!”馬湘玉恨恨地說著,看起來對曾蓮蓉積怨已久。

    “我穿過的衣服是你自己向我討要的,不把你爸媽弄到酒店上班是因為你爸媽學歷太低,根本就沒有適合他們的工作崗位,至于不把你弄到斯坦福大學,其中的原因你自己還不清楚嗎?就你這樣的成績,也只能讀那種野雞大學了。”

    曾蓮蓉淡淡的述說著,不過經過這幾天莫莉的洗腦,她說話已經犀利了許多。

    曾蓮蓉不等馬湘玉反駁又道︰“馬湘玉,從此以後你不再是我的朋友,我也不會再提供你的學費和生活費。”

    馬湘玉冷笑了聲,“我可不稀罕你那點錢,我自己會掙!”

    “怎麼掙?就像現在這樣掙嗎?原來你也就只有做**的本事!”曾蓮蓉鄙夷地看著她。

    “蓮蓉,別和這種人浪費口水了,直接動手吧!”莫莉不耐煩了,和馬湘玉這種人有什麼好說的。

    馬湘玉慌了,“你們要干什麼?”

    莫莉朝曾蓮蓉撇了撇頭示意她上去動手,曾蓮蓉有莫莉在後面壯膽,她底氣足得很,上前對著馬湘玉就是一巴掌,把馬湘玉打蒙了,這曾蓮蓉是發瘋了嗎?

    曾蓮蓉卻越打越解氣,一邊打一邊罵著︰“我讓你白眼狼,吃我的、穿我的、花我的,你還要恩將仇報,你這個黑心肝,我打死你,我讓你給我下藥,我讓你算計我!”

    中間馬湘玉有幾次要反抗,都被莫莉用銀絲阻止了,讓曾蓮蓉打了個過癮,很快馬湘玉身上全都是青紫的傷痕。

    史蒂文和地上的男人們看得膽戰心驚,z國女孩都是這麼厲害的嗎?難道是因為練過z國功夫的緣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