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40 黑化

240 黑化

    馬湘玉被曾蓮蓉揍得在地上不斷哀嚎,曾蓮蓉先還是用手撕打,被莫莉在一邊涼涼地提醒,“你手不疼啊!”,她才醒悟到還可以用腳的,于是馬湘玉悲劇了,她蜷著身子被曾蓮蓉踹得在地上不停打滾,可是她還反抗不了,每次她一有動靜,就有一根看不見的東西把她纏住了。

    旁邊五個男人和一個女的嚇得不斷瑟瑟發抖,嗚嗚,太凶殘了!我們要回家!這幾個人都是一些家里條件比較好的留學生,手里有幾個錢,便不好好學習,在學校里亂搞,但是也僅于磕磕藥、泡泡妞之類的了,哪來過真格的啊!他媽的,這馬湘玉不是說她朋友是個乖寶寶嗎?這是嗎?這明顯是母老虎啊!幾人不約而同地低著頭,努力降低著自己的存在感,就怕那兩只母老虎想起他們。

    莫莉看著這六堆白肉,冷笑著,哼,等會再收拾你們,拿了家里的錢不學好,跑到美國亂搞,還這麼**!真是一群不爭氣的東西!莫莉替這幾人的父母感到痛心,白瞎那高額的學費了,他們的父母以為把孩子送到外國讀書就是“海歸”了,卻不知道外國的誘惑比國內多得多,自控力不好的孩子根本就抵制不了那種糜醉的生活,還不如放到國內身邊關著呢!

    終于,曾蓮蓉總算是把心里的恨意都發泄出來了,好過癮!曾蓮蓉神清氣爽地走到莫莉身邊,留下馬湘玉躺在地上**,“這樣就放過她了!”莫莉提醒著小姑娘。

    曾蓮蓉恍然大悟,忙拿出新買的高像速手機對著馬湘玉前後左右拍了無數張相片,這下馬湘玉真急了,打一頓罵一頓對她來說根本沒什麼大不了的,可這拍裸照就不一樣了,萬一要是流落到學校里,她真是沒臉做人了!馬湘玉不斷地用手遮掩著身上的重點部位,可是哪忙得過來。她苦苦哀求道︰

    “蓮蓉,我錯了,我一時豬油蒙了心,不該因為妒嫉你想著讓你出丑。求求你了,放過我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馬湘玉以為曾蓮蓉還是以前那個她三句軟話就會心軟的千金小姐,哪知道蓮蓉小姑娘經過這幾天莫莉的強力洗腦,早已今非昔比。她一想到馬湘玉曾經想要把自己的裸照發到校園網上去,心里的恨意就如同黃河之水般滾滾而流,曾蓮蓉面無表情,依然不斷地調整著方位,嘴上冷冷地說道︰“你也知道害怕嗎?你那天晚上不是還想拍我的裸照嗎?你那時有沒有想過放過我?”

    拍完後曾蓮蓉收起手機,走到那五個男人身邊,用腳分別狠狠地踹了他們幾腳,想到那晚她差點就要被這幾個惡心的男人**,她就恨上心頭,曾蓮蓉似乎想起了什麼。她從車前的小格子翻出了一板藥丸,也不知道要吃幾顆,想到那天馬湘玉說放了三倍藥量,她索性把那一板藥十來顆都倒進了一個大水杯里,晃了晃,等藥都融化了,她把水杯拿到馬湘玉面前,示意她喝下去,馬湘玉哪敢喝,這里面可是五六倍的藥量啊。喝下她真要死了。

    馬湘玉拒不合作,曾蓮蓉也沒法,水杯里的水灑出了不少,莫莉朝拉納努努嘴。讓他去幫忙,拉納樂了,這種事他最喜歡干了,他笑嘻嘻地走上前,把馬湘玉的下巴捏著,讓曾蓮蓉給她灌水。灌了幾大口後,拉納還好心地替馬湘玉順了順喉嚨,把水一滴不剩地全喝進肚子里了,剩下的六只拉納也用同樣的方法給他們灌了下去。

    這事做完後,曾蓮蓉才滿意地扔掉水杯,對莫莉笑著說“我們回去吧!”。

    莫莉好奇地問道︰“你剛才給他們喂的什麼藥?”

    曾蓮蓉紅著臉小聲地說道︰“就是那個藥啦,他們那晚給我喝的那個。”

    不用姐指導就能這麼上道,有進步啊!莫莉滿意地對她豎起了大拇指,毫不吝嗇地夸獎她,把小姑娘夸得兩眼亮晶晶,表示以後一定還要再接再厲,做個像莫姐樣有範兒的女人。

    拉納和史蒂文听了曾蓮蓉的豪言壯語,不禁搖頭嘆息,好好一個軟白甜的小妹子眼看著就被莫莉這頭母老虎給禍害了,唉,為什麼現在的妹子都那麼喜歡用拳頭說話,讓他們男人情何以堪?

    而拉納此時卻俞加想念他的儂娜了,還是儂娜好啊,每天都笑得那麼溫柔甜美,還會給他洗腳按摩,唉,為什麼儂娜家要有那麼個破規矩呢?拉納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得去做點壞事平復一下心情,他心念一動,轉身溜了回去。

    此時車內馬湘玉等人的藥性已經發作,都像個瘋狗似的在地上纏成一團,場面非常壯觀,拉納笑眯眯地走到駕駛室把車子開到了露營游客較多的地方,還好心地替他們把車門打開了,這才滿意地吹著口哨走了。

    莫莉他們幾個哪知道拉納干的這缺德事,他們回到帳篷便心滿意足地睡覺去了,卻不知在另一處發生了黃石公園有史以來最壯觀最稀奇的景象,游客們都興奮地拿著手機朝著車上的幾人拍著照,還都發到了網上。

    這場混戰持續到了將近天明才結束,此時馬湘玉等人都已口吐白沫,半死不活了,有好心的游客叫了救護車,把他們七個拖走了,不過老美當天的報紙都被銷售一空,馬湘玉幾人的相片被放大了放在了頭條,除了重點部位打了馬賽克,臉部均被放大得一清二楚,報紙上說他們是**野雞大學的留學生,私生活混亂,公園內因為磕藥過度才導致精盡人將亡。

    馬湘玉從醫院出來後哪還有臉呆在學校,而且學校也不會要這種**的學生,立馬把她和其他幾個都開除了,之後馬湘玉也沒有回tw,去了哪里沒人知道。

    第二天,莫莉他們听了游客們興奮的描述,都覺得很奇怪,明明馬湘玉他們的車停得很偏僻啊,怎麼會跑到人多的地方去的?不過在看到拉納那副小得意的模樣時,他們都明白是拉納干的好事,這家伙真是壞透了,不過,這也好,做壞事就得做得徹底嘛!

    曾蓮蓉有點擔心,會不會出事啊?拉納嘲笑道︰“壞事都做了大半了,還怕什麼出事?既然已經做了,就要做到底,前怕狼後怕虎的,還不如呆在修道院呢!”

    莫莉贊同地點頭,“這小子難得說了句人話,蓮蓉,就應該這樣,沒听過z國有一句話嗎?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曾蓮蓉受教地點了點頭,至此,曾家千金向著黑化的道路越走越近,若干年後,徹底變成了一名外表甜美、實則心黑手辣的暴力千金,讓曾家父母和幾位哥哥總是對天長嘯,他們嬌嬌軟軟的小妹去哪了?為什麼溫柔可愛的小妹會變得如此暴力?天理何在!

    之後他們在黃石公園又玩了一天便離開了,史蒂文帶著他們去了距離這里只有幾十公里的另一處國家公園—大提頓公園,大提頓公園的入口在杰克遜小鎮上,莫莉他們去了杰克遜小鎮補給食物、水、電還有油,不得不說,老美的超市行業真的很發達,就連杰克遜這麼一點大的小鎮超市里的商品都很齊全,莫莉居然還買到了大米和豆腐這類老美不怎麼吃的食物,真的很難得。

    大提頓公園面積只有黃石公園八分之一大,游客也沒有黃石那麼多,大概是黃石的名氣太大了,搶走了大提頓的風頭,其實按照莫莉看來,大提頓公園的風景比黃石要好多了,黃石公園的是那種大氣之美,大提頓公園則有一種秀麗之美,對莫莉來說,她更喜歡後者,他們在大提頓游玩了一天,也拍下了不少美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