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45 去Y省

245 去Y省

    儂娜家應該是在y省和s省交界的地方,那里群山環繞,地勢極陡,古人說的蜀道難難于上青天便是說的這種路,除了一些采風的腦子不大正常的藝術家會跑到這里面去,一般是沒有人會去那里游玩的,也就拉納這頭傻驢才會為了尋找愛情而沖到那里面去。

    他們從c市坐長途車來到了這個小縣城,小縣城里人並不多,超市也不多,莫莉甚至還看到了那種七八十年代才有的供銷社,收錢是用那種鐵夾把錢夾在頭上的一根鐵絲上,然後營業員刷地一下用力往收銀台射過去,鐵夾就到了收銀台,然後收銀員再把錢收好用夾子再把票據夾好射過來,莫莉感覺他們好像是穿越了,穿到了八十年代。

    縣城里周圍有很多山,險峻而秀美,拉納說去儂娜家還要坐車,那里的山還要陡還要崎嶇,莫莉看到縣城周圍就已經很陡的山,再听拉納說儂娜家那里還要陡,真的很奇怪那種山里面竟然還會有一個小山寨,山寨里面的人是怎麼生活的?沒有電沒有水,沒有一切現代化的元素,這些人和原始社會一般,拉納說寨子里的人基本上都不出來的,吃的是自己種的糧食,穿的是自己織染的布,就是吃的鹽也因為他們的山上有一個鹽坑,供應他們一個寨子綽綽有余。

    “那他們生病了怎麼辦?小孩去哪里讀書?晚上做什麼?”莫莉真的不能理解沒有醫院沒有學校沒有商場沒有娛樂的生活,這真是要把人活生生憋死啊!

    “寨子里有巫醫,巫醫會替寨子里的人治病,巫醫是祖傳的,儂娜家就是巫醫世家,現在寨子里的巫醫是她的媽媽,以後就是她了。寨子里的孩子是不讀書的,他們有自己的語言和文字,國語只有少數的幾個人會說,儂娜會說是因為她父親是外來者。小時候教她說的。至于他們晚上做什麼?”說到這里拉納停頓了一下,看了莫莉一眼,似乎極為奇怪她居然會問這種問題。

    莫莉被他打量得心頭火起,瞪了他一眼。拉納突地笑了,說道︰“晚上嘛,當然是生孩子了!表嫂,難道你和表哥晚上只是蓋著被子聊天嗎?”

    莫莉見到拉納那副表情就知道他不會說出什麼好話出來,果然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莫莉恨得打出一張噤聲符,拉納頓時只能張著嘴無聲地叫喊,莫莉看著他狼狽的樣子才解恨,扔下一句“你給我做六個小時啞巴吧!”就得意地追上了韓簡和小魚。

    莫莉這次打出的是時限有六個小時的噤聲符,不到晚上拉納是開不了口了,拉納跑到韓簡面前不時用手指指自己的嘴巴,再控訴地指指笑得像狐狸一般的莫莉,希望表哥能為他主持正義,拉納這家伙總是不長記性,在他和莫莉之間。韓簡哪次幫過他了。

    果然韓簡只是涼涼地看了他一眼,根本就沒搭理他,還讓他離遠一點,別跑到面前來煩,拉納委屈地跑到小魚身邊求安慰,小魚倒是還有點良心,貢獻出了一根棒棒糖給拉叔叔,還踮起腳尖憐憫地拍了拍他的腰安慰他,拉叔叔總是不吸取教訓,喜歡去惹媽媽。唉,真是屢敗屢戰啊!小魚想到了他新學的一個成語。

    拉納恨恨地把棒棒糖撕了糖紙塞進嘴里,跟上他們去排隊檢票,去儂娜那里沒有火車。汽車也只有一天兩趟,上午一趟下午一趟,他們四人上了那輛破破爛爛的中巴車,車上都是一些穿著五顏六色民族服裝的人,有挑著一擔菜的,有挎著一籃雞蛋的。還有更夸張的是一個大爺竟然還摟了兩只小豬仔,哼哼唧唧的,看著是挺可愛,可是那股味兒著實讓人受不了。

    韓簡和莫莉他們這幾個衣著時髦,男的俊女的俏,特別是還有一個金發碧眼的老外,在這輛破中巴上顯得格格不入,他們都很熱情,把前排靠窗的幾個位子讓給了莫莉他們,莫莉感激地朝他們笑了笑,車里的味道實在是不好聞,汽油味、豬糞味、雞屎味、汗臭味、煙草味等等混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種令人作嘔的氣味,燻得莫莉頭暈腦脹,坐在窗邊吹吹風,她才覺得舒服一些。

    韓簡和拉納這兩個強人仿佛對車里的這些氣味根本就沒有感覺一般,小魚也還好,他只是用手捂著鼻子,沒有莫莉那麼夸張,莫莉躺在韓簡懷里吃了幾顆酸梅把胸口的惡心壓了下去,韓簡拍了拍她的後背,低聲說道︰“等車開起來就好了!”

    莫莉小聲地“嗯”了聲,一動也不動地趴在韓簡腿上,為什麼練功把身體其他地方都練得很好,這暈車的毛病卻還是有呢!真是一個大bug,車慢慢地開了起來,在山路上彎彎扭扭地開著,就像是在海上飄蕩的小船一般,顛得車上的人左右搖擺,不時還會撞到前面的座椅。

    不過因為車開動車廂里的空氣沒有之前那麼混濁了,莫莉又吃了幾顆酸梅,感覺好受了很多,小魚則已經和拉納一起大口大口地吃著“鄉巴佬”雞腿,剛才因為急著趕車,他們早飯都沒有好好吃,只是在超市里買了一大包吃的上了車。

    旁邊座位上坐的是母女三人,一個媽媽帶著七八歲和四五歲的女兒,剛才就是他們給莫莉讓位子的,這家人的條件顯然不是很好,媽媽身上穿著的是洗得發黃的t恤衫,兩個孩子倒還好一點,身上的衣服都比較新,料子也不錯,不過一看就很不合身,大的大,小的小,應該是那種好心人捐獻的衣服。

    此時兩個小姑娘睜著兩雙大眼楮看小魚,不住地咽口水,大的姐姐還好,只是看了幾眼就不看了,但是妹妹實在是忍不住了,她小聲地對媽媽說想吃雞腿,女人尷尬地看了莫莉他們一眼,發現客人沒有注意到這邊,才小聲哄小女兒,說回家給她做好吃的。

    可是那個小姑娘不肯听,每次媽媽都說要做好吃的,可是每次都沒有做,她吵鬧著一定要吃雞腿,媽媽又急又氣,孩子真是太不懂事了,那雞腿一根就要六七塊錢,夠買好幾包鹽了,這麼高級的東西他們怎麼吃得起?媽媽想打小女兒,可是巴掌舉到孩子臉上又停了手,孩子哪有錯,錯的是她這個做娘的,她當娘的太沒用了,才讓孩子饞別人的東西吃。

    清醒過來的莫莉听到了這邊的動靜,雖然她們的聲音都不大,不過莫莉還是听明白了,韓簡和拉納就不用去指望他們了,根本不會對任何人起憐憫之心,莫莉嘆了口氣,z國的窮人還是太多了,她招手讓小魚把包里的零食拿了一些出來,挑了兩個雞腿,遞給了那兩姐妹,這兩個小姑娘看著面黃肌瘦的,想來平時在家里也不經常吃肉。

    兩姐妹的媽媽有點束手無措,不知該怎麼辦才好,只是不斷地說“這哪好意思呦!這麼貴的吃食,怎麼好意思呦!”媽媽說話帶點s省口音,莫莉能听懂,她沒多說話,只是把兩只雞腿遞給了兩姐妹,笑著讓她們吃。

    兩姐妹見到漂亮阿姨給了她們這麼好吃的雞腿,眼中露出熱切的光芒,不過她們還是扭頭看了看媽媽,似乎是想征求媽媽的同意,看得出來孩子的家教還不錯,這讓莫莉對她們的好感更甚。媽媽雖然不好意思,可是看到孩子的饞樣,她也不忍心拒絕了,便微微地點了點頭。

    兩姐妹興奮地去撕雞腿的包裝,只是因為以前大概從沒有吃過這類零食,她們怎麼也撕不開雞腿的塑料袋,媽媽笑著替女兒把袋子撕開,讓她們倆吃,兩個孩子都非常懂事,舉著雞腿送到媽媽的口邊,讓她咬一口,她們的媽媽輕輕地在上面咬破了點皮,說著“媽媽吃飽了”,兩個孩子才興高采烈地開始啃起了雞腿,神情無比虔誠。

    莫莉輕輕地說道︰“你有兩個好女兒,以後會享福的。”媽媽听後滿足地笑了,她用滿是裂紋的手摟著兩個女兒,點了點頭,她一輩子的希望都在這兩個孩子身上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