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46 覃嫂子

246 覃嫂子

    因為兩只雞腿,莫莉和那位媽媽聊了起來,得知媽媽姓覃,是土家族人,從h省嫁過來的,孩子爸爸姓楊,是瑤族,大女兒叫楊丹青,小女兒叫楊丹紅,莫莉看到覃媽媽的面相上配偶宮晦暗不明,想來這兩個孩子的父親應該沒了,難怪她們娘仨的日子過得這麼辛苦。

    莫莉稱覃媽媽為覃嫂子,覃嫂子則叫她莫妹子,覃嫂子說話口齒清楚,而且很有條理,應該是讀過書的人,果然莫莉問她,覃嫂子說她是高中沒畢業,在外面打工認識的孩子爸爸,在說到孩子爸爸時,覃嫂子的臉上一片苦澀。

    車子沿著盤山公路向深山里爬著,這條路實在是太崎嶇了,不時會出現一道大幅度的轉彎,而且路還很狹窄,一邊是高山,一邊就是萬丈懸崖,看得莫莉膽戰心驚,這萬一要是一個不小心打錯了方向盤,那可真是要粉身碎骨了,不過看司機以及車上的乘客都一臉淡定的模樣,想必他們都習以為常了吧。

    路上時不時有乘客下車,到最後終點時就只有稀稀落落的幾位乘客了,覃家母女三人也是在終點下車,這里是依著山腳建造的一個小村落,此時已是11點左右了,村里已有不少房頂上的煙囪升起了縷縷炊煙,覃媽媽熱情地邀請他們去她家里吃中飯,莫莉看了看沒有商店沒有飯館的村莊,果斷地拉著韓簡他們去了覃媽媽家里。

    覃家是棟兩層的紅磚小樓,前後都有院子,前院里有不少盛開的鮮花,紅牆綠樹鮮花,雖然都是一些普通的花草樹木,但是卻也給這普通的農家小院帶來了鮮亮的顏色。莫莉打量了周圍的幾棟房子,有些還是那種老舊的泥坯房,覃家的房子在村子里算是挺不錯的了。

    看來孩子爸爸應該是個能干人,只不過命卻不長,一個單身外地女人帶著兩個女兒生活在農村里。還有一份在農村看來挺不錯的財產,想來覃媽媽的日子應該是極不好過的。覃家收拾得很干淨,院子里看不到一點雞糞,也沒有什麼異味。在農村真是很難得了。

    覃家嫂子放下買的鹽、肥皂、調料等一些生活用品,便讓大女兒去菜地里摘菜,而她則跑到雞圈里去抓雞,莫莉忙拉住了她,開玩笑。從車上兩個孩子那麼饞雞腿可以看出覃家的伙食是極差的,這些雞沒準就是她們一家三口的生活來源,她哪忍心讓覃家嫂子殺雞。

    “覃嫂子,中午就隨便吃吃好了,不用殺雞,你殺了我們也不會吃的。”莫莉語氣很堅決,抓著她就是不讓她去抓雞。

    覃嫂子拗不過莫莉,只得放棄了殺雞,訕訕地說家里窮,沒什麼吃的。怕是要怠慢幾位貴客了。莫莉笑著說他們肉都吃膩了,正好想著吃些清粥小菜,讓她就炒些蔬菜就可以了,拉納在一旁使勁翻白眼,他哪吃膩肉了?他一點都不想吃草好不好?只不過沒人搭理他一個啞巴。

    覃嫂子當然知道這是莫莉替她掙面子呢,這些年她辛辛苦苦地拉扯兩個孩子,遇上的都是一些對她們娘仨充滿惡意的人,從來沒有踫到像莫莉這樣有錢還和善的人,覃嫂子微紅著眼,從灶台上取下了一塊黑乎乎的臘肉。舀了熱水清洗,雖然客人說不愛吃肉,但是哪能待客時真的只燒一桌青菜呢!這要是讓別人知道,她可不用做人了!

    覃嫂子的大女兒已經從菜地里摘了一大籃菜回來。看著碧綠滴翠十分新鮮,小妹興奮地跑到姐姐身邊大聲地說“今天有肉吃了!娘把過年那塊臘肉拿下來了!”,姐姐听了也很開心,兩姐妹兩眼都亮晶晶的,想來吃肉對于她們來說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情。

    小魚雖然听不懂這兩姐妹的話,不過他是個聰明的孩子。看到兩姐妹的神態以及家里的條件他也猜出了她們的日子不好過,小魚大概也想到了他和媽媽曾經的日子,便從包里拿出了他的所有零食,有香腸、雞腿、薯片、蛋糕等,都送給了兩姐妹吃,兩小女孩在媽媽的允許下開心地吃起了零食,姐姐很懂事,只是吃了一點點便不吃了,全讓給了妹妹,她自己則拿了菜去前院子里壓水洗菜去了。

    覃家的井是那種很少見的壓水井,就是先放一點水到壓水的槽里當引頭,然後用力把壓水的柄往下壓,壓幾下後,就會有清涼的井水從管子里噴出來了,這個壓水井看得拉納和小魚稀奇死了,還不時地上手試試,大女孩楊丹青在一邊耐心地教他們怎麼操作,這個小女孩雖然只有八歲,但是卻極穩重,看起來像個小大人一樣,干活也很利落,洗菜摘菜掃地樣樣都拿得出手。

    小丹青把菜洗好後送到廚房給媽媽,她則又吃力地端了剛才洗菜的水去後院的菜園里澆菜了,小女孩的力氣還是太小,端著一大盆水顯得很吃力,背弓得像蝦米一樣,小魚見了忙接過她手里的盆子,輕松地端著水示意她帶路,小丹青羞澀地笑了,拭了拭額上的汗水,帶著小魚一起去後院澆菜。

    莫莉對于小魚的熱心感到很欣慰,人還是要有善心的,能幫人的時候還是要幫一把,否則這個世界人人都不願幫助人,那世界哪還會如此美好。拉納卻在一邊擠眉弄眼地用嘴形說著︰“這麼小就會把妹了哦!”莫莉狠狠瞪了他一眼,思想齷齪的人!

    中飯覃嫂子盡她所能燒了很多菜,青椒炒臘肉、韭菜炒雞蛋、紅燒茄子、涼拌黃瓜、蕃茄蛋湯、青椒炒蛋,覃嫂子的手藝很不錯,簡單的菜被她燒得十分可口,莫莉吃了一口菜對她豎起了大拇指,覃嫂子滄桑的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客人滿意就好。

    覃嫂子本來讓兩個孩子夾點菜去廚房吃的,莫莉阻止了她,桌子上坐得下,大家一起就好了,不必避開,韓簡在外面向來是不愛說話的,拉納是想說說不出來,所以一切都由莫莉說了算,大家坐在桌上吃著簡單的農家菜,感覺挺不錯。

    “妹子,你們一家是要去哪里啊?”覃嫂子慢慢地也消除了拘謹,問了起來,她也覺得挺奇怪,她們這個村子已經是最里面了,這幾個漂亮的客人難道是想去游山嗎?可是那山哪里可以上去,當初孩子他爸要是......

    “我們想去山里面拍風景照,我老公是攝影師,對這里的山水很喜歡,所以特地跑到這里來拍照。”莫莉隨便找了個借口,韓簡配合地點了點頭。

    “妹子,你听嫂子一句勸,那山里面可千萬別去,那里面不光是路險,還有不少毒蛇猛獸,當初我家男人就是在那山里被毒蛇咬了才沒了的,你們可千萬不能去呀!”覃嫂子大驚失色,她可不能眼睜睜地看著這幾位客人去送死呢。

    “沒事,我們這位助理已經進去過一次了,你看不是好好的沒事嗎?”莫莉笑著指了指拉納,讓覃嫂子安心。

    拉納笑著點了點頭,表示他確實是進去過,覃嫂子沒想這麼漂亮的外國帥哥竟然這麼厲害,那麼險的山說進就進,說出就出,不過就是挺可惜,這麼漂亮的人卻不會說話,看來世上的事總是不能十全十美,像她這樣,本以為嫁了個好男人,日子越過越紅火,可是男人卻年紀輕輕沒了, 覃嫂子感懷身世,對拉納頗有幾分同病相憐。

    她用一雙干淨的筷子給拉納夾了幾塊臘肉,說道︰“小兄弟多吃點,唉,這麼好看的人卻不能說話,該有多難受啊!老天爺就是看不得人好過啊!”

    莫莉听了忍俊不禁,低下頭偷笑,拉納有心想說自己不是啞巴,可是卻說不出來,瞪了會眼,只得郁悶地低頭吃碗里的臘肉,這肉看著不咋地,吃起來還挺好吃的,以前在寨子里儂娜就經常做給他吃,拉納不由自主地又想起了儂娜。(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