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48 迷路

248 迷路

    中飯很快就結束了,拉納吃完了午餐用手指山上表示出發進山,莫莉和韓簡相視而笑,嘴上說不想去,心里比誰都急,不過現在天色還早,進山還來得及。覃嫂子見他們執意要進山,只好拿了一把土槍給他們,說是她男人以前用過的,讓他們拿著防身,雖然莫莉他們根本就用不著,但還是收下了覃嫂子的好意。

    覃嫂子見他們還帶著一個孩子,便讓他們把小魚留在她家里,山上大人都吃不消爬,何況是孩子了。莫莉婉言拒絕了覃嫂子的好意,小魚練過《混元訣》後,功力漸漲,一般的成年男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小魚自己也表示一定要跟著媽媽。

    覃嫂子見客人不听勸,只得隨他們了,畢竟孩子自己親爹親媽都不擔心,她一個外人再看不過去也沒法子。莫莉臨走前給覃嫂子留下了三千塊錢,說是買槍的錢,她沒多給,太多了覃嫂子肯定不會收的。

    果然覃嫂子說什麼也不肯收這三千塊,直說那槍就是不值錢的東西,哪能賣三千塊呢?當然最終覃嫂子還是收下那錢了,她哪拗得過莫莉呢!

    莫莉還留下了基金會的電話以及自己的名字,讓覃嫂子打這個電話並報上她的名字,可以獲得基金會的幫助,莫莉建議覃嫂子離開這個山村,帶兩個孩子去城市里打工,如果需要找工作,基金會的人也會幫助她的。

    覃嫂子送莫莉他們到了山腳下,目送著客人上山,直到背影看不見為止,覃嫂子的內心激動萬分,沒想到她車上好心的一次讓位,居然會得到這麼大的回報,難道是老天爺看她和孩子過得太苦了,派了這幾位貴人來拯救她們娘仨的嗎?

    韓簡在最前面用劍開路,覃嫂子說的不錯,這山確實很少有人爬。山上的藤蔓都快把路給遮住了,莫莉拉著小魚的手,差點她又被一根藤蔓給拌了一腳,幸好小魚拉住了她。莫莉用匕首把藤蔓割斷,扭頭對拉納說道︰“拉面,你那時是怎麼找到這種荒山野嶺的,路都沒有,你怎麼就知道山里有人住啊?”

    這要是換了正常人。看見這些蛇一樣的藤蔓早就怯步了,哪還會再往里走啊!也就拉納這種腦回路不正常的人才會一直往前走,莫莉用看白痴一般的眼神看著拉納,拉納這次倒是沒有反駁她,他就是想反駁也反駁不了,安安靜靜的,低著頭走路,就像沒听見莫莉說話似的。莫莉看他這樣,也沒再說他,拉納自從進了山後就異常安靜。就知道低著頭走路,莫莉在他後面做了個鬼臉,拉著小魚繼續趕路。

    走了一段路後,拉納突然停住了,狐疑地往四周看了看,用手指了指嘴巴,讓莫莉給他恢復聲音。莫莉收回了他的噤聲符,拉納忙說道︰“表哥,不對勁,我們好像走錯路了。”

    韓簡听拉納這麼說。停下腳步往四周打量了一下,莫莉也看了看周圍的環境,到處都是懸掛的藤蔓,有些藤蔓都有手臂那麼粗。有幾只松鼠在上面跳躍。

    “這路不是你帶的嗎?”莫莉問拉納。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總感覺哪里不對,但是我又說不上來!”拉納自己也說不清是什麼感覺,他就是覺得哪里不對,他又繼續說道︰

    “上次我走了這麼長時間應該可以看到一個水潭的,而且也沒有這麼多藤蔓,按道理越走藤蔓越少的。可是現在卻越走越多,還越來越粗,不對勁。”

    韓簡觀察了一會兒問道︰“那你上次走了多久到那個寨子里?”

    “二十來個小時。”拉納扁著嘴好一會兒才說。

    “二十小時?”莫莉尖聲叫了起來,“你之前不是說很近的嗎?只要幾個小時就到了?”

    拉納不好意思地低著頭,囁嚅道︰“我這不是怕你們嫌遠不肯來嘛!”

    莫莉氣極反笑,這死拉面扮豬吃老虎呢,說什麼不肯來不肯來,好像是他們強迫他來一樣,結果人家心里比誰都渴望來呢!故意說只有幾個小時的路程,死家伙,讓你騙人!莫莉氣得狠狠地用胳膊肘朝他肚子捅了一肘,疼的拉納捂著肚子蹲了下去。

    韓簡看了看腕上的手表,現在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太陽也快要下山,林子里由于藤蔓遮擋就是正午時陽光都不大透得進來,何況是這柔弱的夕陽?現在林子里雖然沒到那種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但也看不清路了。

    韓簡放出腕上的寶寶,讓她去找找附近有沒有什麼水源,既然到目的地需要二十來個小時,那麼還是找個地方宿一夜吧,這種深山到了晚上根本就分不清方向,還是等明天天明再趕路。

    拉納大概也覺得不好意思,低著頭沒敢出聲,寶寶很快就飛回來了,拉納看到這只能飛的小東西,挺奇怪的,想開口問是什麼玩意兒?不過他想了想還是走到小魚面前問小朋友了,小魚挺認真的告訴他這是爸爸的寵物,叫寶寶,是個女孩,小綠是媽媽的寵物,是個男孩,拉納听得雲里霧里,什麼男孩女孩的,老子是問那會飛的是什麼品種?

    大概他也知道在小魚這兒是問不出什麼來了,只得閉上嘴巴,尋摸著等以後找機會再問表哥。

    寶寶在前面帶路,他們緊緊跟在後面,沒多久便听見了水流聲,一條銀色的小溪很快出現在大家面前,“今晚就在這里休息一晚,拉納,撿柴去。”韓簡說著,最後兩句他是沉著聲音說的,拉納听得身子一抖,打了個激靈,忙跑到附近去撿柴禾了。

    韓簡找了個背風的地方,現在雖然是夏天,但是深山里還是很冷的,他用劍把這塊地上的雜草清楚干淨,再在周圍用驅蟲粉灑了一個大圓圈,莫莉則和小魚一起在附近撿了一些枯枝敗葉生火,現在她對于野外生火已經很熟練了,沒多久莫莉便生起了一堆紅艷艷的火。

    拉納來來回回跑了好幾趟,撿了好幾堆柴禾,韓簡讓拉納不要出去了,呆在原地保護莫莉母子,他去山上獵一些野物做晚飯,說完韓簡便往山上掠去,很快便消失在暗黑的夜色中。

    拉納扁了扁嘴,就表嫂那只母老虎還用得著他保護嗎?他都不是表嫂的對手好不好?不過他腹誹歸腹誹,還是老老實實地呆在了莫莉娘倆身邊,兩眼機警地盯著周圍。

    韓簡很快便拎著幾只野兔回來了,野兔都挺肥的,韓簡打了五只,拉納不用莫莉開口,自動自發地拿了野兔去小溪邊處理。莫莉則從空間里取出了調料和幾瓶礦泉水放到包里,等會可以拿出來用。

    他們依然還是做了叫花兔,這個最方便還快,而且吃起來也香,拉納看到莫莉包里的礦泉水,眼楮一亮,忙拿了瓶開了就喝,渴死他了都,他本來還想著沒水喝就只能喝溪水了,沒想到表嫂準備得這麼充分。

    韓簡從包里掏出了幾個綠色的野果,讓莫莉和小魚吃,莫莉接過來咬了一口,酸酸甜甜的還挺好吃,莫莉拿著野果送到韓簡嘴邊喂他吃口然後再自己 嚓 嚓地吃起來,她和小魚清脆的 嚓聲惹得拉納眼熱死了,平時不愛吃的水果現在怎麼這麼想念呢!

    拉納眼巴巴地看著莫莉娘倆,喉嚨還不停地吞咽,韓簡真是看不下去他這付沒出息的樣子,扔給他一個,惹來拉納感激的笑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