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53 歐陽濤

253 歐陽濤

    </script>莫莉對于外面世界精彩的描述令房間里的姜族人听得如痴如醉,就連毛姆也听得很入迷,莫莉在描述時故意用上了惑心符,能夠增加她說話的感染力,所以當莫莉說完之後,在場的大部分人都已經對離開寨子十分意動。

    只是毛姆的意志力實在是很堅定,雖然她剛才也听得很是心動,可是她作為姜族世代傳承的執法長老,管理族人安分地呆在寨子里就是她的職責,現在讓她自己帶頭做出違反族規的事情,對她來說實在是太困難了。

    可是剛才族長說去了外面孩子就不會死,如果當初她能夠早些去外面的話,那麼她現在應該已經做嬤嬤了吧,外面的世界真的那麼好嗎?毛姆的內心在劇烈地掙扎著,一方面她希望自己的孩子過上好日子,另一方面作為執法長老,她不允許自己執法犯法,毛姆終于忍受不了內心的煎熬,痛苦地跑了出去。

    族長嘆了口氣,全寨遷移沒有那麼輕松啊!不過為了姜族的未來,就算是讓她付出生命都在所不惜,老族長渾濁的雙眼射出耀眼的光芒,在那一剎那,老族長的背脊也挺直了,渾身都似充滿了力量。

    既然事情已經有了愉快的解決辦法,那麼就兵分兩路,族長和阿恰去說服族人,讓他們同意遷移,韓簡則出山去聯系當地政府,速戰速決,把姜族的事情辦好。到時候政府派人過來,這些姜族人就算是不想遷移也有政府去想辦法,是繼續留在原地生活還是換一個地方重建家園,這些都由政府去操心了,到時候他倒是可以提供金錢上的資助。

    韓簡把他的計劃說了出來。族長想了想同意了,其實姜族這些年也不是完全與世隔絕,她的曾祖母七十年前就去過外面,只是那時候外面太亂了,到處都是死人和軍隊,曾祖母嚇得逃回了山里,後來就再也沒有出去過。這事只有她知道。就連她的母親和祖母都不知道。

    再後來也有一些打獵的山里人闖進了這里,這些獵人倒是懂規矩沒有亂喝寨子里的酒,還給他們帶來了一些外面的火柴、糖、針線等東西。只是後來不知道怎麼了,這十幾年來就再也沒有人進山了,他們也和外面徹底失去了聯系,一點都不知道外面到底發生了什麼。直道儂娜情郎的到來。

    既然族長和巫醫都拍板了,遷移的事情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韓簡用手機拍了很多寨子的相片,還有他們的服飾房子等,然後便出山了,族長沒有出來送他。她到底上了年紀,折騰這麼大半天已經很累了。

    阿恰和儂娜兩母女還有莫莉他們一起把韓簡送到了村口那里,當韓簡要往原路返回時。阿恰叫住了他,指了另一條路。“你走錯了,應該從這里走,從這里下山大概十多個小時就可以看到一個很大的湖,順著湖再往前走一個多小時就可以看到大路了!當初儂娜她阿爹就是這麼進來的。”

    莫莉和韓簡齊刷刷地看向拉納,眼神犀利,像利劍一般射向他,拉納被看得心虛,慢慢地低下頭,囁嚅道︰“我這不也是第一次來嘛,哪知道這里還有一條路,再說當初告訴我的老爺子只是說找到一個大湖,然後再上山,我就是按照他說的走的啊!”

    原來當初拉納之所以會找到這里來是因為在c市和一個老爺子聊天聊起來的,老爺子听說拉納這家伙要找最美的女孩,他便告訴拉納說在s省的一個叫黃梅壩的村子,那里有一個美麗的大湖,沿著大湖往山上爬十幾個小時,就可以來到一個姜族的村寨,那里有天下最美的女人。

    拉納听了一耳朵,便出發去找美姑娘了,只是這家伙不知怎麼卻找到了y省的黃羊壩,巧的是這個黃羊壩也有一個水庫,不過是個小水庫,拉納看到那個小水庫時,還撇了撇嘴說z國人就喜歡夸張,這麼屁股大點的塘哪就成了美麗的大湖了。不過拉同志依然鍥而不舍地上了山,兜兜轉轉地竟然也讓他找到了這個寨子,不得不說真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莫莉已經對拉納的腦回路無語了,能夠從s省繞到y省,也只有拉納這個強人了。

    阿恰笑眯眯地盯著拉納,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滿意,這麼繞都還能繞回來,說明這個男人天生就是她家儂娜的,逃都逃不掉。

    莫莉送韓簡出了山,她隨著儂娜一起回了寨子,寨子里的村民都好奇地看著莫莉他們,指指點點的,莫莉對他們回以甜甜的微笑。阿恰帶著莫莉三人去了她家,阿恰家的房子和族長家的差不多,挺寬敞的,不過對于莫莉來說,依然還是一個簡陋的木屋,沒有電沒有網。

    儂娜的阿爹是個相貌清秀的中年男人,身材中等,穿著姜族的服飾,看起來很有氣質,不像是寨子里的男人,他對莫莉很熱情,有點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的感覺。

    儂娜為莫莉他們端來了幾把椅子,真是個貼心的好姑娘,莫莉拿過椅子做了下來,好舒服啊!莫莉喟嘆了聲,儂娜爸爸看到莫莉的模樣不禁笑了,當初他剛來這里也是這樣,一點都不習慣,所以他才慢慢學會了木工活自己做椅子。

    儂娜爸爸自我介紹說他叫歐陽濤,是z省h市人,z省美術學院的學生,二十多年前來這里寫生和阿恰相遇的,說到這里,歐陽濤含笑看了阿恰一眼,阿恰也回眸一笑,看得出來儂娜的父母感情很好,歐陽濤應該很愛很愛阿恰,否則一個風華正茂的年輕人怎麼會舍棄大好前程陪著愛人呆在這個原始社會?

    莫莉一听歐陽濤說他是z省人,哈哈笑了起來,這下還真是老鄉見老鄉了,莫莉笑著用正宗的h市話對歐陽濤問了一聲好,歐陽濤先是愣了一下,接著熱淚盈眶,嘴唇不停地抖動,似是想用同樣的家鄉話問候莫莉,只是他的嘴唇蠕動了半天,始終吐不出一個字,最終,他頹廢地用雙手遮住臉頰,傷心地說道︰“我不會說家鄉話了,我居然把我的家鄉話給忘了,我真是混賬啊!”

    阿恰忙抱住歐陽濤的頭,安慰他道︰“阿濤,不要難過,你只是時間長暫時忘記了而已,等我們出去後回到你的家鄉,你就會想起來的!”

    歐陽濤在妻子的安慰下終于平息了心情,他擦了擦雙眼,不好意思地說道︰“我這咋一見到老鄉,心情太激動了!”

    隨即他又扭頭問阿恰︰“族長真的決定離開這里了嗎?”阿恰點了點頭,指著莫莉說道︰“這還多虧了莫莉,她是儂娜男人的表嫂,就是她和她男人一起說服了族長的!”

    阿恰把剛才的事情挑重要的說了一遍,說完後她有點擔心地說道︰“我就怕族人不願意遷出去啊!寨子里像毛姆這樣的人太多了。”

    歐陽濤想了想說道︰“年輕人倒是不用擔心,他們早就在寨子里待不住了,主要就是一些老人,不過我看也不難辦,你不是說那位韓先生出去找政府了嗎?只要政府出面干涉了,這些人就算再強硬也強不過政府的。”

    莫莉心中一動,腦子里閃過一個念頭,“其實我覺得吧,也不一定要全族人全遷出去,不想出去的人還是讓他們住在這里好了,到時候把這里接上電和網絡,再修條路進來,這樣就算是住在里面也不會太困苦,而那些想出去的年輕人就讓他們住到外面去,我可以安排他們去參加技能培訓,這樣他們就可以在外面生活下去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