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57 忠僕

257 忠僕

    司機正說得起勁,歐陽濤突然大哭了起來,哭得跟個孩子似的,把司機嚇了一跳,他剛才沒說什麼傷心的事吧,不就是說了個梅園嘛,這個客人咋地就哭得這麼傷心呢?

    阿恰溫言安慰丈夫,她的心里也是極難過的,阿濤把他最好的二十多年留在了山上,中間她有好幾次也勸阿濤離開,可是阿濤都沒有答應,說要走也得一起走,要不然他一個人在外面也活不下去的。

    阿恰在心里暗下決心,後半生她一定要好好地陪阿濤在他的世界一起生活,一起孝順高叔。車子很快開到了梅園,司機讓他們在弄堂口下車,說里面人太多,車子不好掉頭。

    拉納付錢後和歐陽濤他們下了車,在司機狐疑的目光中走進了弄堂,莫莉他們另一輛車也到了,幾人一起結伴往梅園走去,這個弄堂名叫解元街,歐陽濤解釋說之所以叫這個名字正是因為他們歐陽家曾經出過十幾位解元,就是他的祖父也是解元出身,所以這條街也以此命名,只是現在歐陽家就只剩下一個不爭氣的他了。

    歐陽濤說到這里神情黯然,別人都是衣錦還鄉,可他一個大男人一生一事無成,雖說為了阿恰他毫無怨言,只是他的心里還是免不了有些惆悵。

    當快走近梅園時,歐陽濤的步子放慢了下來,他遠遠地看著正坐在門口喝茶的老人,穿著一件破汗衫,一把紫砂壺,一碟茴香豆,別人都是酒就豆,只有高叔愛茶就豆,只是高叔怎麼那麼老了呢?頭上都找不到一根黑發了,背也佝僂了許多,歐陽濤的淚水止不住的又流了下來,他真是個混帳啊!

    歐陽濤就這麼站在離老人50來米遠的地方,痴痴地看著老人的背影。淚水直流,老人喝口茶再扔顆豆到嘴里,不時還哼個小曲,挺悠閑的。過了幾分鐘,老人似是有感應一般,他緩緩地轉過身,看向了歐陽濤。

    老人用手使勁擦了擦眼楮,待看清不是幻覺後。他激動得老淚縱流,朝歐陽濤這邊小跑著過來,歐陽濤忙搶上前扶住了老人,口里喊道︰“高叔,我回來了,你的小濤回來了!”

    高叔先是抱著歐陽濤哭了好一會兒,接著又狠狠地在他背上揍了幾拳,“你還舍得回來啊!二十八年了,你怎麼就不想著給我來個信,讓我知道你活著也好啊!你要是不回來。讓我怎麼有臉去地下見老爺太太啊!我哪有臉見他們啊!”

    兩主僕就這麼抱著在園子的門口痛哭失聲,也引來了諸多游客的駐步,議論紛紛︰

    “听這老爺子的口氣像是他口中的少爺回來了,都等了快三十年了,也難怪他哭得那麼傷心呢!”

    “現在還有少爺僕人這種稱呼嗎?”

    “你沒看到這座大園子嗎?說明人家以前就是個大戶人家,有僕人不是挺正常的,不過這個老僕還真是忠心啊,放著這麼大一座金山居然不動心,你們說他要是把這園子賣了,那錢就是他十幾輩子也花不完啊!”

    “是啊。這種忠僕真是少見了,不行,這麼正能量的事得讓媒體知道宣傳一下。”說話的中年男人拿出手機給報社打了電話,並還拍了幾張歐陽濤和高叔抱頭痛哭的相片傳到了網上。旁邊作了詳細的介紹。

    .......

    莫莉讓他們主僕二人先回家再說,這里的人實在太多了,這麼抱著哭實在是不像話啊!高叔一抹眼淚,站起身拿著一個喇叭對園子里的人喊道︰“關門了啊,趕緊出來,今天不開放了。呆會大家到我這里來領錢。”

    高叔把門票錢都退給了那些些游客,臉上一派喜氣洋洋,嘴里還不停地說“對不住各位了!”,游客都走完後,高叔關上了大門,帶著他們進了園子,他們來到了偏廳,高叔說他平時就住在這里,又能看住園子還能賺錢,高叔說到這里的時候一臉驕傲的說他現在已經賺了好幾百萬了,等會這些錢都給小濤,听到這里,歐陽濤的眼淚又忍不住流了下來。

    歐陽濤給高叔說了他這二十幾年的經歷,把高叔听得張口結舌,他想了一萬種可能,甚至早已做好了歐陽濤沒了的心理準備,就是沒有想到他的少爺竟然會在一座山上困了二十八年,他要是知道的話,早就喊人去把少爺給救出來了呀!高叔看到漂亮的阿恰和儂娜,十分滿意,連連夸好,當听說歐陽濤在山上還有四個兒子,六個孫子,四個孫女時,高叔咧開嘴笑了。

    “好好好,這二十八年不虧,咱們歐陽家就是人丁不旺啊,這一下子多了這麼二十幾口人,我就是去了地下也有臉見老爺了!”

    歐陽濤忙捂住高叔的嘴,不滿地說道︰“高叔,你以後不要說這種話了,我這次回來就不走了,以後我和阿恰給你養老送終,好好孝順你!還有其他的孩子也讓他們孝敬你,他們以後就是你的孫子和重孫子。”

    高叔听得直點頭,眼淚不住地流,莫莉在一邊也看得不勝噓唏,現在像高叔這種忠心的人實在是不多見了,守著幾億的財產絲毫也不動心,二十八年的等待,就是為了等也許可能已經不在這個世上的少爺,莫莉想就算是換了她恐怕也做不到這點,她最多等五年,等不到就不等了。

    莫莉他們並沒有留下來吃晚飯,不久便告辭回s市了,拉納這家伙舍不得美人,就讓他留在這里好了,而且有拉納在,儂娜一家人也能更快地適應都市的生活。

    韓簡臨走的時候給高叔留下了一瓶養身的藥丸,是莫莉要求的,她說這麼好的老人還是讓他多活幾年享受歐陽濤他們的孝順吧!

    回到s市沒多久小魚就去上學了,舒姐家的嘉禾學校,非常方便,莫莉領著人拿了戶口本直接去教室就行,其他的手續都有人會給她搞定,所以辦什麼事都得有人啊!

    小魚一開學便住校了,得一個月才能回家一次,莫莉在小魚去讀書後有好一陣都不能適應,早上起床總是會多燒一份早餐,然後朝小魚房間叫︰“寶貝,起床了!”等叫了之後才想到寶貝在學校里呢!

    韓簡看莫莉一臉失落,沒有說什麼,小魚在的時候總還覺得小孩太能吵了,可是孩子不在家了,就是他都有些不適應,更別提和小魚一起相依為命七年的莫莉了。韓簡拍了拍莫莉的肩膀,“要不等會我們去看看小魚吧,順便給孩子帶些吃的!”

    莫莉眼楮一亮,立馬跳了起來,拉著韓簡就要走,韓簡笑著拉住了她,讓她吃了早飯再走。莫莉和韓簡兩人趕到嘉禾時,小魚正在上體育課,和一幫小朋友玩的很開心,看來小家伙在學校里適應得很不錯,莫莉看到小魚臉上燦爛的笑容安心了,同時也覺得心酸,小聲嘟囔道︰“小沒良心的,笑得這麼開心,一點都不想我,沒心沒肺的家伙!”

    莫莉把小魚招手叫了過來,小魚看到爸爸媽媽倒是很開心,他大汗淋灕地跑到莫莉面前,甜甜地叫“爸爸媽媽!”莫莉把裝零食的袋子遞給小魚,讓他在學校要記得多喝水,晚上睡覺要記得把肚子蓋著,別凍著了!

    莫莉絮絮叨叨地說了很多,小魚不住地點頭,最後不耐煩地說道︰“哎呀,我要去打球了,要不然我們隊就要輸了,爸媽再見!”說完小魚就拎著東西往同學那里跑去,還把袋子里的東西分給他們吃,一群人嘻嘻哈哈地好不開心。

    莫莉氣得使勁跺腳,心里一陣泛酸,兒子長大了,以後也會離她越來越遠,會有他自己的朋友、妻子、孩子,她這個媽媽也將變成他生活中的幾分之一或是幾十分之一了,哎,真的好心酸!(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