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58 麻煩

258 麻煩

    從學校看小魚回來後,莫莉漸漸地恢復了正常,她也慢慢想通了,孩子長大了總是要走出去的,總不可能把孩子永遠綁在身邊,那樣就不是愛孩子而是誤了他。

    韓簡見莫莉恢復正常總算舒了口氣,這下他可以安心去忙婚禮的事情了,他這段時間總是神神秘秘地,莫莉問他也不肯說,只是說“要在婚禮上給她一個驚喜”,莫莉也隨他,反正再過兩個月就知道了。她和韓簡的婚禮定在了11月8日,結婚請帖也已發遍了全球,如今要說各大媒體爭相報道的熱門是什麼?那就是**國二王子兩個月後的結婚典禮了。

    作為z國鐘家外孫和**國二王子,韓簡不管是哪一個身份都是響當當的,再加上韓簡此人十分低調神秘,從來不在媒體上曝光,就連公眾場合都很少露面,所以外人對于這個二王子知之甚少。如今神秘的二王子要大婚了,而且王子妃居然是z國人?

    據說這位王子妃並不是出身豪門權貴,只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平民,難道說現在的王子就好平民女子這一口?繼凱特王妃後,又將出現一位平民王妃?這下全球的媒體特別是z國的媒體就像是打了雞血似的,一個個都涌向了京都,尋找這位現實版的灰姑娘。

    不過由于韓簡和鐘家都非常低調,莫莉和韓簡的身份幾乎沒有幾個人知道,就是知情的那幾個人也都不是嘴松愛嚼舌根的人,所以那些向來無往不利的記者們破天荒地受挫了,他們連二王子在哪兒都不知道,二王子妃那就更別提了,連這人叫什麼名字是哪里人都不清楚,這讓他們怎麼挖新聞,怎麼回去交差?

    各國記者們就像個無頭蒼蠅似的在京都亂竄,希望能夠找出點有價值的信息。莫莉對此毫不知情,該吃吃該睡睡。舒敏嫻作為知情人,見莫莉到現在還如此淡定,真是佩服她的心境,不過她還是有點為莫莉擔心。畢竟莫莉曾經有過一段婚姻,並且還有一個與前夫共同生養的孩子,這段歷史如果被媒體挖出來了,恐怕會對莫莉很不利。

    舒敏嫻把她的擔心說了出來,並問道︰“小魚爸爸後來就一直沒和你們聯系嗎?難道他就不想自己的兒子?”

    莫莉至今想起她前夫那一家人。心里還是忍不住火大,她搖了搖頭,“沒有聯系過,我們離婚後他們一家就搬回鄉下去了,後來就一直沒出現,大概是怕我向他要生活費吧!”

    “連自己的孩子都不養,這種男人真是夠渣了,小莫你這幾年獨自撫養孩子一定很吃力吧?”舒敏嫻對眼前的莫莉又憐又敬,一個年輕的女人獨自撫養一個孩子該是多麼艱難啊!幸好上天還是有憐憫之心的,讓小莫遇上了真心對她好的男人。

    舒敏嫻想到另一種可能。她擔心道︰“你說萬一要是那個渣男跑到記者那里亂說一氣,這對你的名聲可不好,畢竟韓簡是王室人員,就算韓簡不在乎,這種事情王室肯定很介意的,要是影響你們的婚禮可就不好了。”

    莫莉心內一凜,舒姐說的有道理,那一家人都是見利忘義的渣,現在他們還不知道她即將嫁入豪門中的豪門,但是擋不住有心人會去找他們。不想她嫁給韓簡的人可不少,雖然她和韓簡訂了同心契,他們之間情比金堅,但是她也不想讓韓簡失面子。也不想給他增加麻煩,想到這里,莫莉坐不住了,她對舒敏嫻感激道︰“舒姐,謝謝你提醒我,我得去把這些麻煩解決了。拜!”

    說完莫莉就匆匆地走了,舒敏嫻看著她的背影嘆了口氣,唉,這個社會總是對女人要苛刻一些,希望小莫能夠順順利利地舉辦婚禮吧!

    莫莉先去了她前夫童巨峰家,童巨峰家是在s市最偏遠的山區,以前是那種沒有人願意嫁過去的窮山僻壤,,不過現在因為開發農家樂等,村里的人條件好了很多,起碼在村里看見了不少貼馬賽克的兩層樓房,不像以前最好的房子也就是紅磚房,最多刷上白石灰,不過童巨峰家肯定是不會住新房的,以她前公公婆婆那種尿性,錢肯定是存在銀行里生利息,絕對不舍得拿出來建新房子買新家具的。

    莫莉將車停在了離村口有點距離的路邊,她下車後為自己用上了隱身符,她還是偷偷地去看看好了,順便為那一家子都打上失語符,這種符也是她剛才找出來的,所謂失語其實並不是說讓童巨峰一家做啞巴,只不過是不讓他們對外說自己的事,算是個制約吧,很適合莫莉現在的情況。

    童巨峰家很好找,最里面山腳下的那家,兩層半的農家院子,只不過不是純紅磚樓,一樓是沙牆(一種硬度不高自己做的土磚),二樓是紅磚,因為這棟房子是分兩次建的,建第二層時因為條件好了點,所以用上了紅磚,但也正是如此,莫莉還沒離婚時就不願意住鄉下的房子。

    在農村沙牆都是用來砌豬圈和搭雞籠的,很少有人用來蓋自家住的房子,因為不牢固,但是她前公公婆婆兩口子不僅用來造房子了,還在沙牆上又加了一層半紅磚樓(還有半層閣樓),就這種石頭壓面包的房子,莫莉就怕睡在里面半夜三更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你說既然是分兩次造的房子,那你索性把一樓推了全部造紅磚樓不得了,何必還不舍得多花一層的錢,也不怕房子塌了。

    如果不是這一家人實在是不可理喻,甚至連莫莉的工資都想著要插手,莫莉那時也不會想到離婚的,日子能過就行,不過現在莫莉無比慶幸她離開了這一家極品,否則她還不知道得做牛做馬成什麼樣呢?

    莫莉不再回憶往事,她現在有空間,有心心相印的愛人,有可愛的兒子,以後她還會有更多可愛的寶貝,她的生活只會越來越好,讓那一家子守著錢過一輩子窮日子去吧!

    由于用了隱身符,莫莉大大方方地從村里走進去,這時正好是剛吃完午飯的時候,一些女人聚在一起聊天,莫莉從她們身邊經過時,正巧听到了童法良的名字,莫莉心中一動,童法良正是她前公公的名字。

    “哎,你們知道不?童法良家馬上要造新房子了,法良老婆說了,等新房子造好就給巨峰娶媳婦。”一個五十來歲的女人小聲地說著。

    “他們家造新房子?下輩子去吧,就童法良一家子只進不出的性子,讓他們拿幾十萬出來造房子,還不如要他們兩口子的命呢!再說了,他們家哪來幾十萬塊錢?誰願意借給他們啊?反正我是不願意。”說話的這個女人莫莉還認識,排起來還是她前婆婆的堂妯娌,以前莫莉還得叫她一聲嬸子,挺爽利的一個人,向來和莫莉前婆婆不對付。

    女人的話引來了一陣哄笑聲,“你還得叫法良老婆一聲堂嫂呢,到時候他家肯定要問你家借錢!”

    “這次你們弄錯了,法良老婆說了,只要他們一家過幾天去一趟京都,立馬就能掙一大筆錢,造了新房後還能給巨峰娶媳婦,根本就不用借錢。”最先說話的女人又說。

    莫莉的心一緊,看來還真有人找上了童巨峰一家,幸好舒姐提醒得及時,否則真讓他們去了京都,對那幫記者亂說一氣,她雖然不怕,但是對韓簡以及鐘家總歸是不好听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