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59 渣一家

259 渣一家

    當下莫莉也沒有心情听下去了,她快步朝童巨峰家走去,推開了童家院子的大門,若是有人注意看的話,一定會嚇一大跳的,光天化日之下,門就這樣自己開了。院子里一股沖鼻的臭味,一片狼藉,雞糞鴨糞在地上積了厚厚的一層,根本就無處下腳。

    這也是當初莫莉和這家人過不下去的原因之一,太不講衛生了,說起來她這個前婆婆不講衛生也挺搞笑的,不愛洗澡是因為這老太太說不能浪費水,燒菜不刷鍋是要省油,洗碗不用洗潔精是為了省錢,上廁所一天只沖一次馬桶是為了省水,弄得家里每天都有一股臭味,而每次莫莉說她,她總是一副振振有詞的模樣,還說莫莉不會過日子,莫莉想到這里突地笑了,想這麼多又有何用,反正這家人和她現在就是陌路人。

    莫莉踮起腳尖挑了干淨的地方往里走去,剛步上台階就听見了童家老太太的大嗓門,莫莉忙閃到門口,前廳里童家一家人都在,童巨峰以及他的爹娘,還有童巨峰的姐姐一家,說起來這個大姨姐倒還算是家里比較正常的一個人,當初還勸過她媽不要太過份,也在莫莉面前說好話,讓她忍著點,不過也僅是如此了,畢竟她是童家人,那幾個人是她的親媽親爹親弟弟,而莫莉只不過是外人罷了。

    童家老太婆大聲嚷道︰“我們明天就出發,那個京都的女人說了,只要我們去京都和那些記者說莫莉是個水性楊花的小**,當初就是因為她和別的男人通奸我們童家才把她休了的,只要這麼一說,那個女人就給我們100萬,唉喲,100萬呢,不光是能造新房子,還能給巨峰買個媳婦,剩下的錢我們老兩口養老都不用你們兩姐弟管了。這不是天上掉餡餅嗎?”

    童老太婆說得唾沫四濺,手舞足蹈,而童老頭也一臉喜色,似是極贊同老太婆的說法。不過童巨峰和他姐姐童來娣臉上倒是有一絲猶豫,童來娣不贊同道︰

    “媽,我覺得這樣不好,莫莉當初為什麼離婚你還不清楚嗎?那時要不是你和爹還有巨峰做得太過頭,以莫莉的性子哪會提出來離婚。再說人家離婚後也沒向你們要過一分錢,要是換了別的女人你看有沒有這麼好說話,你這麼在記者面前說人莫莉是那種女人,這不是誣蔑麼?”

    “什麼誣蔑?那小**要不是外面有姘頭了,哪會和我家巨峰這麼好的男人離婚?還有你到底是姓童還是姓莫的,一個勁幫那個小**說話,我們怎麼做過頭了,不就是讓她把工資交上來嗎?她嫁到我們童家來了,就是我們童家的人,掙的錢不交給我還想留著養野男人啊?”老太婆不干了。瞪著牛眼罵女兒,這個女兒一點都不像她,這些年要不是有她在後面指揮著,她這個女兒早就被她婆家那幫人給吃了。

    “那當初我結婚的時候,你為啥讓我把自己的工資藏起來不要拿出來用?還讓我交給你保管?”童來娣也火了,就為這事她這個媽還跑到她婆家大吵了一通,弄得她公公婆婆到現在都不待見她,要不是她肚子爭氣,結婚第二年就生了個大胖小子,怕是早被婆家人給趕回娘家了。

    “那能一樣嗎?你是我朱阿花的女兒。有人給你撐腰的,那個小**能和你比嗎?她一個親爹親媽親姐都不要看的人,就得老老實實地給我們童家做牛做馬,她就算是不高興有什麼辦法。看有誰給她撐門面?”

    莫莉听到這里真是又好氣又好笑,原來根結在這里啊,她這個前婆婆還真是個能人呢?當初她結婚的時候這老太太還特地跑來問她親家公親家母來不來參加婚宴,只不過那段時間因為她工作後沒把錢拿回去,莫春生和黃梅珍兩人正生她的氣呢,哪會來參加她的婚宴。再加上那時她也是年輕氣盛,不肯說一句軟話,也不肯拿錢去交換,而且她真的不以為父母不來參加婚宴有什麼大不了的,于是便說了不來。

    難怪當初听到她說不來的時候,這個老太太臉上的表情是那麼奇怪,有得意,有蔑視,有鄙夷,也自從那之後童家一家人對她的態度就完全不一樣了,頤指氣使,高高在上,當時她還以為是自己眼楮瞎了沒看清人的真面目,現在看來癥結在這里呢,他們都以為沒有娘家人撐腰的她是個面團兒,他們想怎麼捏就怎麼捏呢!

    哼,也不想想她莫莉是那樣的人嗎?當初她一個人從小受了那麼多的苦,那麼艱難都要把大學念完,怎麼會是個軟和的人,只不過那個時候她和童巨峰剛認識的時候,滿心以為這個男人會是她的良人,于是便收斂了她的強硬,展現出自己的柔軟,就像現在一樣,在韓簡面前她可以說是有點傻乎乎的,一點都不想動腦子,這是因為一切事情都有韓簡替她完成了,她只要躲在男人的背後享受他為自己創造的安逸就好,哪用得著自己勞心勞力呢!

    沒想到她的這一舉動卻讓童家人認為自己是個面團性子,還真是可笑,這時童來娣嘀咕道︰“做牛做馬?也要看人莫莉答不答應?人家不是把你們三個給趕回鄉下了,你自己給自己做牛做馬吧!莫莉可是日子越過越好了,人家現在都要嫁到有錢人家去了。”

    童老太婆被女兒的話堵得一口氣上不來,要說她朱阿花這一輩子就沒吃過虧,不管是在娘家還是在婆家,沒人敢惹她(其實是大家都煩了她,對她敬而遠之),也就是在莫莉那女人身上吃了大虧,那小**不肯把工資上交不說,還要和巨峰離婚,這世上哪有女人休男人的?可是這國家政策也不知怎麼回事,居然還同意了。

    同意也就同意吧,孫子倒也算了,那麼點大一個人養養大還不知道要花多少錢呢,反正孫子總歸是姓童的(老太太還不知道莫莉早把小魚改姓莫了),身上流的是她童家的血,到時候莫莉把孩子養大了,他們撿個現成的便宜。可是那棟房子怎麼就判給那小**了呢?那可是她童家的房子,雖然錢是莫莉出的,可是她嫁進童家就是童家的人了,東西當然也是童家的了,老太太真是太想當然了。

    童老太婆被堵得說不出話來,童老頭發話了,眼一瞪,喝道︰“你怎麼和你媽說話呢?今天叫你來就是來商量事的,你一個勁地沖涼水干啥?”

    老頭子還是有威信的,童來娣不敢做聲了,她閉上嘴巴,悶悶地坐在一邊不說話,反正她是打定主意了,這件事她不插手,要是她這一插手,讓她老公和公婆知道了,還不知道要怎麼說自己呢!公公婆婆平時就經常說不義之財不能要,也不能干那種喪良心的事情,她既然阻止不了爹娘,那她也只能做到不摻和了。

    “巨峰,你怎麼看?咱們現在統一好口徑,到時候到了京都才能讓那個女人滿意,要不然那一百萬就拿不到手了,你媳婦也甭想娶了。”童老頭還是挺懂心理戰術的,一句話就戳中了兒子的心窩里。

    果然童巨峰听到不能娶媳婦,臉上松動了許多,這些年他一個人光著,可把他給憋壞了,去找小姐吧,他也沒錢,工資都讓他媽給收走了,身上就100塊零花錢還得買煙呢!憋得難受時,他也怨過爹媽,他娶個媳婦容易嗎?好不容易遇上個不嫌棄他家窮不要彩禮的莫莉,哪知就給他爹媽給逼走了。

    不過那個莫莉也是,就不能軟和點,爹媽讓你把工資上交你就上交好了,小輩把掙來的錢交給長輩保管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你個女人身上藏那麼多錢干啥?媽說得沒錯,莫莉這女人肯定是有二心,要不然不能藏私房錢,這樣看來說莫莉在外面有男人也不是冤枉她,她肯定是有男人了,要不然她干啥不一心一意和我過日子,想到這里本有些猶豫的童巨峰立馬堅定了,便也同意了爹媽的意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