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60 懲罰

260 懲罰

    一看兒子同意了,童家老兩口樂得眯起了眼,仿佛已經看見了那一百萬在朝他們招手,童巨峰也一臉開心,不久之後他就可以摟著女人睡覺了,再也不用一個人憋著了。只有童來娣實在看不下去了,她氣得站了起來,翁聲翁氣地扔了句“這事我不摻和了”便  地走出了前廳。

    莫莉側轉身子給她讓路,並伸手為她打上了失語符,雖然現在看來童來娣是反對的,但是就憑她是姓童的這一點,莫莉不願意去相信她,還是打上失語符安心一點,再說失語符對童來娣的生活也不會造成影響,只不過是從此以後她不能再說莫莉的事情罷了。

    童老太婆氣得要死,本來她還想著把女兒喊來,到時候也可以分個幾萬給她做私房錢,哪知道這個女兒這麼不懂事,到手的錢都不要,真是個傻蛋。童老頭才懶得管這個女兒,本來他就不情願分錢給女兒,嫁出去的女兒潑出去的水,哪還有回娘家拿錢的道理,不過老太婆提出來了,他也得給老太婆一點面子,現在這樣正好,倒還省了好幾萬呢!

    “回去不要給我瞎說,記住了沒?”童老頭想起來朝童來娣吼道。

    “知道了!”童來娣頭也不回地回了句就騎上電瓶車走了,她公婆還有老公才不願意听她娘家的破事呢。

    童家三口人興致勃勃地一起商量到了京都後該怎麼說,三人像排戲一樣把莫莉通奸**的男人、地點、時間都串好了口徑,甚至還給莫莉安排了不止一個男人,莫莉再也听不下去了,她揚手打了三道失語符在這三只渣身上,童家三人只覺得身子一激靈,莫莉的名字就怎麼也說不出口了,他們不信邪還想再說,可是其他的話都能說,就是莫莉的事說不出來。就連在心里想想都覺得全身都疼,這是怎麼回事?三個人滿臉驚恐,怎麼會突然這樣了?

    莫莉想想還不甘心,她跑到樓上壓低了聲音說道︰“你們三人犯了口舌之罪。念爾等初犯,罰你們在床上躺三個月!若是下次再犯,便去十八層地獄受拔舌之苦吧!”

    童家三口只聞其聲不見其人,這青天大白日的是哪路神仙顯靈了,他老人家怎麼就突然逛到咱們家來了呢?三口人拜倒在地嚇得瑟瑟發抖。口中不停地喊︰“菩薩,求您老人家饒了我們吧,我們再也不敢了,我們只是一時鬼迷心竅了!”

    “哼!鬼迷心竅?本座看你們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今天本座只是路過此地,對你們略施薄懲,若是再讓我發現你們做此惡事,那本座便會與閻王聯系,讓他把你們三個的生死簿給勾了,讓你們早日去畜生道輪回!”

    莫莉看到這三只滿頭大汗面色慘白的模樣。心里不禁大爽,原本她此生不想再和他們打交道,以前的一切事情就當作沒有發生過,可是這幾個渣卻自己找死,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氣了,莫莉手一揚,酒出了無色無味的藥粉,這是韓簡最新發明的“癱軟粉”,莫莉加大了藥量,這三人怕是要在床上躺三個月了。不過不影響他們的身體,三個月過後自然就會恢復。

    童家三口只覺得身體一涼,身上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軟綿綿的。心里一片駭然,“菩薩,菩薩,求您老人家饒了我們吧,我們不會再亂說話了!您可別要我們的命啊!”

    童家人趴在地上哀嚎,就怕菩薩一氣之下把他們給收了。那可怎麼辦啊!他們可還沒有活夠呢!莫莉忍著笑意,正色道︰“三月之後自可恢復,若是再不改過的話,那便等著黑白判官前來勾魂吧,好自為之!”

    莫莉用手上的銀絲勾住房梁騰地一下躍起,輕飄飄地飛下了樓梯,瀟灑地離開了。童家三人趴在地上等了半天見沒有聲音了,知道菩薩是走了,大舒了口氣,他們想起身坐在椅子上去,只是身上軟綿綿的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

    想到剛才菩薩的話,童老太婆可惜地說道︰“我們這樣子明天還怎麼去京都啊!”

    “你想找死啊!沒听剛才菩薩說了,我們犯了口舌之罪,你還想去京都亂說話?你想找死別拖上我和巨峰。”童老頭是最相信這種鬼神之說的,平時隔三岔五都要燒紙錢和金條給祖宗享用的,所以莫莉才想到用這招來嚇他們,果然是相當有效,童老頭一點都不懷疑菩薩是假的,去京都他是想都不想了。

    “那可是一百萬呢!一百萬啊!”老太太心疼地說著。

    “你還敢說,真想去做畜生啊!還不扶我起來!”

    可是三人都沒力氣了,誰都扶不起來誰?沒辦法童巨峰只得從袋里掏出手機給童來娣打電話,讓她趕緊過來一趟。

    過了兩天後,莫莉又來了一趟,確定一下這三人是不是真的听話沒去京都,果然童家三口都有氣無力地躺在床上,童來娣一臉無奈地忙個不停,嘴上還說道︰“我就說了吧,這種不義之財不能要,你們硬是不听,現在好了,遭報應了吧!還連累我不能上班掙錢!家里也顧不上。”

    “你個死妮子,我養你這麼大,現在讓你來照顧我們兩老幾天都滿心不情願,你良心被狗啃了!”老太太溫柔地罵著,不過臉上的表情卻一點都不溫柔。

    童來娣沒有回嘴,她嘟嚷著跑到廚房里去準備中飯了,這幾天可把她給忙壞了,又要照顧娘家,還要回自己家準備晚飯,公婆老公都在上班掙錢,只有她燒飯了,幸好兩家離得不遠,要不然讓她兩地這麼跑來跑去,她就是鐵打的身子也吃不消,遲早也得像爹娘他們一樣躺床上了。

    莫莉滿意地走了,這童家人已經解決了,現在剩下的也只有莫莉那批人了,既然要做索性一次性把這些麻煩都處理掉了,省得以後時不時被某些人弄出來蹦噠煩人。

    京都

    林怡在家里扔東西發脾氣,這些王八蛋竟然敢玩她?說好了今天來京都和那些記者爆料的,竟然一個電話說不來就不來了,害得她約好的記者現在一個個都找上她,這事她是偷偷摸摸地干的,要是讓爺爺知道了,肯定饒不了她,現在怎麼辦?她真不甘心,難道就這麼讓莫莉那個賤人風風光光地嫁給韓簡嗎?

    不,她不甘心,憑什麼韓簡寧願娶一個二手女人也不肯要她?憑什麼?我林怡嫁不了韓簡,你莫莉也別想嫁給他,此時此刻的林怡已經入了魔障,她得不到的東西其他人也別想得到,林怡的臉扭曲得厲害,把本身秀氣的臉硬是變成了面目可憎。

    上官青站在林怡的房門前,听到里面傳來的 里啪拉的聲音,她冷笑了聲,哼!沒用的東西,就只會在家里發脾氣,有本事就跑去把人韓簡搶回來啊!在家里砸東西有什麼出息?不過,上官青一點也不心疼,她早把林怡房間里的東西換成了清一色的便宜仿品,隨她砸,全砸了也沒關系,大不了聯系百貨商場再換一批,不過千把塊錢的事。

    上官青這段時間過得極其開心,自從她想通了後,不再以林思雲和林文哲為中心,慢慢地關心起自己的一兒一女起來,現在兒子和女兒也對她很親熱,到底是親娘倆,哪有隔夜仇,以前不過是因為思江和思雅氣不過她對思雲比對他們姐弟倆要好才對她冷漠的,現在她一放下身段,主動去和兒女和好,思江和思雅兩姐弟當然不會再端著了。

    上官青這大半年來才體會到了家庭的幸福快樂,以前她總是為了林文哲活著,為了林思雲活著,謹小慎微,生怕自己哪一點做得不到位,現在她放下了,反而活得瀟灑了,你們一家人愛干什麼干什麼,她上官青不侍候你們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