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61 莫家人

261 莫家人

    這邊林怡的事情莫莉一點也不想知道,京都那里不過就是那麼幾個人,是誰在後面搞鬼她用腳板底想都能想到,現在不急,等她先把s市的這些人解決了,再去京都好好地教訓林怡那家伙,哼,以前林怡只不過是言語上不好听罷了,看在她爺爺是鐘老爺子的生死之交,她也就給她幾分面子,還以為她莫莉真怕你這個嬌小姐。

    現在既然你林大小姐都出手了,那就不要怪她不講情面了,不把你林怡整得一次就吃夠教訓,她就不姓莫!莫莉坐在車上冷笑著,她現在正在去莫家的路上,一路上她都沒有想好該怎麼解決莫家這些人,對付莫家這些人她又不可能像對付童家那些人一樣毫不顧忌。

    要說感情她自然對這些人是一點感情都沒有了,只是z國向來是個講究孝道的國家,不要說z國就是西方那些國家也是如此,雖然莫春生和黃梅珍是對不住她莫莉在先,可是其他人不會這麼想,古話不是常說“天下沒有不是的父母,只有不是的兒女”麼,這句話是莫莉最不願意听的。

    只是她再不喜歡這種所謂的孝道,大勢所趨,她也得把莫春生和黃梅珍給安排好了,若是她一個人她倒是一點都不在乎,管你們怎麼說呢!就當是那些人放屁了,可是現在她既然嫁給了韓簡,就不得不為韓簡考慮了,不說**國王室了,光是鐘家在z國的地位,若是讓有心人胡亂報道說鐘家外孫媳婦不孝敬父母,對他們不聞不問,百姓們才不會管你前因後果,肯定會有一大堆吃飽了沒事干的人站出來指責鐘家的,她可不想讓那種可能發生。

    莫莉使勁捶了捶腦袋,要不是天地規則束約了她不可以取莫春生和黃梅珍兩人的性命,她是真的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讓這兩個畜生就這麼在睡夢中無聲無息地死去的。相對于童家人來,莫莉更恨莫家的人,真是恨不得現在就看到莫春生和黃梅珍死在她眼前。

    可是她不能夠這麼做,現在該怎麼辦?莫莉實在是想不出好辦法了。她打了個電話給舒敏嫻,不知為什麼,她一點也不想讓韓簡來幫她處理這些不堪的往事,也許是她心里的那種可憐的自尊心作怪吧,就由她自己來終結這些麻煩吧!

    電話里莫莉對舒敏嫻把她心里的煩惱說了出來。這還是她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把自己的往事說出來,莫莉說得很平靜,只是說了個大概,就這樣舒敏嫻也听得不勝噓唏,沒想到小莫竟然會有如此悲慘的身世,世上竟會有這種畜生一般的親爹媽,真是槍斃幾回都不夠!

    不過小莫的顧慮也有道理,這兩人還真是不好處理,舒敏嫻想了想問道︰“韓簡他知道你父母的事嗎?”

    “知道!我以前和他說過,他讓我不用管他們。可是我就是怕會給韓簡帶來麻煩,韓簡向來都替我考慮得很周到,我也不想讓我的這些破事麻煩他和他的家人,所以這京都有人出錢找麻煩的事我也沒和他說,我就怕一和他說,他肯定是說沒關系,他不在乎那些名聲!”

    舒敏嫻笑了,小莫想的一點沒錯,韓簡那人是極有可能這麼說的,不過他雖然不在乎。可是他的家人肯定是在乎的,這樣小莫夾在中間就不好做了,舒敏沉呤了一會兒,想了個主意。說道︰

    “小莫,咱們現在的目的就是讓你爹娘不要亂說話,而且也不要讓那些有心人抓住你不盡孝道的小辮子,那我們就這麼辦,你每個月拿一點錢出來,錢也不用多。就按照農村現在贍養老人的標準來算,這錢也不能就這麼給了他們,得以文書為證,你把村里的干部以及你們莫家的那些長輩都喊來,讓你爹娘在文書上畫押簽字,並且讓那些村干部以及你們莫家長輩都簽字作證,然後這錢你要通過銀行轉賬給他們,這樣他們也沒法誣蔑你不給錢了。”

    舒敏嫻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當然這其中怎麼操作,你好好想一想,我就不直接說了,總之就是要讓其他的人都站在你這邊為你說話,輿論的力量是無窮大的,另外就是讓你那個姐姐回來照顧老人,她既然不出錢那當然是要出力了。

    莫莉听得豁然開朗,對啊,大不了出點錢好了,雖然有點不甘心,不過她也不用多出,現在農村里的贍養標準是一個月八百塊吧,大不了她給一千好了,就當是喂狗了!還是舒姐有辦法,她在電話里對舒敏嫻道謝後便掛了電話。

    舒敏嫻掛了電話想了想又拔了個號碼,她是打給韓簡的,小莫打電話來之前韓簡剛來過電話,他問她知不知道莫莉這幾天在忙什麼,看她每天都忙忙碌碌的,問她也不肯說,這兩夫妻都是有心人,都挺關心對方,不過小莫的心意還是讓韓簡知道吧,既然小莫自己不想說,就讓她這個多管閑事的人來說了。

    舒敏嫻在電話里把莫莉的顧慮說了出來,最後她極誠懇地說道︰“韓簡,我是個外人,有些話我也不好多說,不過今天我就托大多句嘴,小莫雖然她面上看起來跟沒事人似的,但是我知道她心里還是有自卑感的,因為她以前的婚姻和家庭出身,她心里總是擔心會讓你失面子,作為女人我是理解她的,女人的思維和你們男人的思維是不一樣的,這些事你就讓小莫獨自處理吧,相信她一定會處理得很好的。”

    韓簡掛了電話,難怪莫莉這幾天這麼忙,原來是解決麻煩去了,也怪他沒有考慮周到,這幾天光忙著婚禮的事情,忽略了京都那邊,想到這里韓簡臉沉了下來,他給韓思打去了電話,讓他查查京都是誰在挑事,查出來後不管是誰直接解決了。

    韓簡決定听從舒敏嫻的建議,就當作不知情吧,讓莫莉自己去折騰,他就在後面為她保駕護航好了,真是個傻瓜,他們都是訂了同心契的,還那麼不安心!真是該罰!韓簡為晚上的荒唐找到了個極好的借口。

    莫莉不知道她前腳剛掛電話後腳韓簡就知道了,她現在正在想該聯系哪些人去簽文書呢,律師是肯定得喊的,還有那個莫蘭也得叫回去,也不知道這女人現在還有沒有在蘭桂坊做,想到這里莫莉覺得還是先把莫蘭給找出來,既然準備處理干淨,莫蘭也不能再讓她做那種工作了。

    莫蘭很好找,莫莉去蘭桂坊花點錢就打听出來了,得知莫蘭早就不在這里做了,勾搭上了個剛死了老婆的老頭做太太去了。莫莉問了莫蘭的大概地址,听了莫蘭現在的住址後,莫莉不由地冷笑,居然住上別墅了,看來這莫蘭還真是找了個有錢人呢!

    莫蘭家並不難找,莫莉沒費多少工夫就把這人給找到了,莫蘭正坐在別墅里喝咖啡看電視,打扮得一派富貴太太的模樣,人也變漂亮了許多,不過看著好像有點發福,此時她頤指氣使地指揮著一個五十來歲的大媽干活︰

    “阿姨,我那條裙子你可不能用洗衣機洗,那可是真絲的,你得用手洗,洗的時候得輕點,可不能把絲給勾出來了!”

    “阿姨,中午老王不回來吃飯,你給我隨便弄點蔬菜沙拉吃好了,再弄碗雞蛋羹,我得少吃點,老王昨晚都說我有點胖了。”

    “阿姨,你給我把那窗簾拉上點,這光射得我眼楮難受。”

    “阿姨......”

    莫蘭似乎是要過足了當太太的癮似的,一個勁地差遣著那個保姆阿姨干活,先幾次那個大媽還听著,後來索性去了廚房當作沒听見,嘴里還念叨,“我呸,還真當自己是太太了,不就是只老雞嘛,也不嫌丟人,伺候那麼大年紀的老頭,那身老皮就連老娘看了都嫌磕磣,也不怕晚上做惡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