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63 OK了

263 OK了

    莫杰和村長都看見了莫春生和黃梅珍的狀況,確信這兩人是真癱了,于是便听莫莉的,把村里莫家的幾個長輩都叫了過來,基本上是姓莫的幾位年紀大的老人,這些人在村里都算是比較有威信地位的。這些人集中坐在莫家的院子里,莫春生和黃梅珍也被人抬出來坐在藤椅上,呆會還要他們倆簽字畫押呢,哪能少了他們?

    莫蘭換下了身上的那套太太衣服,洗去了妝,被莫莉指使著去燒水泡茶了,現在的莫蘭對莫莉是言听計從,她不敢不听話啊,肚子里還有莫莉喂的毒藥呢!

    莫莉從車上拿出了軟中華,給來的每個人都發了一包,讓這些老人極其滿意,這煙他們都只是听說過,還從來沒抽過,100多一包呢,紅梅能買二十多包了,誰會舍得花那種冤枉錢?這些人都極愜意地抽著軟中華,滿足地吐出一口煙霧,好煙啊!難怪這煙要賣這死貴了,抽起來就是舒服啊!莫春生小閨女看來是發大財了,這麼多人一人一包可就要毛兩千呢!

    莫春生和黃梅珍不知道這麼多人集中在他們家里是要干什麼,問大女兒莫蘭她也不肯說,小女兒莫莉他們是問也不敢問,前幾次莫莉的發威可把他們給嚇壞了,現在他們又癱了,想硬也硬不起來啊!莫春生和黃梅珍兩人的心頭不由浮上一陣悲哀。

    不過他們悲哀的卻各有不同,莫春生哀的是沒能有個兒子為他養老送終,現在他癱在床上能靠誰喲?黃梅珍哀的卻是以後再也不能隨心所欲地罵人干仗了,她黃梅珍什麼時候這麼軟弱過?

    人都來齊了,莫杰站了起來,清咳了下嗓子,說道︰“今天把幾位叔伯喊過來,就是為了春生叔和梅珍嬸子的養老問題,現在他們倆都癱了,身邊沒個人照顧不行。莫莉她說了,以後她每個月出兩千塊錢生活費給春生叔和梅珍嬸,再出兩千塊錢工資給莫蘭,就由莫蘭專門照顧春生叔和梅珍嬸的生活起居。這也是她們兩姐妹商量好的,幾位叔伯看看怎麼樣?”

    這樣安排還能怎麼樣?說起來他們農村現在贍養老人的生活費也只不過是一年三千塊錢罷了,再出點米、油、菜、柴禾等,莫莉這一出手就是一月四千塊錢,這說到哪都挑不出個理出來呀!幾個莫家叔伯們交頭接耳地說了幾句。便集體推舉了輩份最高的莫七太叔公出來發言。

    莫七太叔公年紀也只有七十多歲,眼不花耳不聾,他現在是莫家輩份最長的老人了,莫七太叔公把手上的煙一口氣吸完掐滅了,慢條斯理地說道︰“我們商量過了,都沒啥意見,就這麼辦吧!”

    “我有意見,憑啥只給兩千?我要五千,我們兩口子癱了得花錢買藥看病,她莫莉那麼多錢花錢給我們做爹娘的看病天經地義!”黃梅珍突然大喊了起來。她沒想到莫莉把這些人喊來是商量給她和莫春生養老的事情,哼,死丫頭,怕了吧,看你敢不敢給我養老,不盡孝道的東西,口水都淹死你!黃梅珍前段時間被嚇小了的膽子又壯了起來。

    莫莉听得心里冷笑,她就知道這兩人是吸不飽的吸血蟲,不過她可沒那麼好說話,莫莉面上一片黯然。傷心地說道︰“七太叔公,我爹娘以前是怎麼對付我的,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要不是我命大以及村里人的好心資助。我怕是都活不到成人呢!”

    莫莉的話讓莫家的那些叔伯面上都有些郝然,說起來他們那時候哪管過莫莉啊,自家的事情都忙不過來呢!莫莉的這些話可真是活生生地打他們臉了,幾個老人難為情地咳嗽了幾聲,手上的香煙卻也不好意思再抽下去了。

    莫莉看得心頭冷笑,這些人曾經不管她的死活。她一點也不怪他們,不過她也不會對他們有任何情義,要不是現在還要靠他們簽字作證,她是真的一點都不想和這些人有關聯。

    莫莉垂下頭,繼續說道︰“盡管他們對我不仁,但是我莫莉也不能不義,現在他們兩人癱了,那我也只能出錢贍養他們,就當是還了他們的生恩,這兩千塊錢我也是按照時下的生活標準來定的,另外關于那個看病的事,我已經和醫院約好,每個有會有專門的醫生上門來為他們診治,這些看病和吃藥的錢是不算在那兩千塊里的,要是這都還不滿意,我是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每一分都是血汗錢呢!”

    莫莉做足了姿態,雖然她是恨不得跑到黃梅珍和莫春生兩人面前揍他們一頓,可是她得忍,舒姐說得對,得讓輿論站在她這邊。她朝莫蘭使了個眼色,莫蘭心神領會,說道︰“媽,你還有什麼不滿足的?每月有兩千塊錢,還有我專門侍候你們老兩口,再有醫生上門來為你們倆看病,就是城里那些老板的爹媽也沒有這麼好的待遇呢!”

    “是啊,春生,做人要知足啊,就憑你們兩口子那樣對付莫莉,人家不來贍養你們都不過分,現在還能不計前嫌地出那麼多錢給你們養老,你看看咱村里有哪個有你們兩口子這麼好的待遇?”說話的是村長,他和莫春生是一輩人,剛才莫莉也給了他兩條軟中華,拿人手軟,他當然得為莫莉說話了,而且莫莉這麼做也的確是挑不出啥毛病了。

    莫春生一聲不吭,自這麼多人聚在他家後,他就像是吃了啞藥似的,陰著臉,不說一句話,上次在莫莉家被引雷符嚇過之後,他的心里就有了極大的變化,這些日子他也反省了許多,發現他對這個小女兒確實是不好。

    不過他也沒後悔,他自己生的孩子,他想怎麼打怎麼罵都由他高興,他有心想不要莫莉這筆錢的,他莫春生既然以前對莫莉不好,他也不要她養老,可是現實讓他不得不低頭,不接受莫莉這筆錢,他又動不了上哪去掙錢?唉,這就是沒兒子作的孽啊!莫春生已經入了魔障了,到現在還在為沒有兒子後悔。

    “春生叔,你作為一家之主也說句話,對今天這個章程滿不滿意?別老是讓一個娘們在家里指手劃腳的!”莫杰也說話了。

    “是啊,春生啊,你也拿個主意,還有什麼要求也可以提出來,趁我們幾個老家伙都在,把這些都寫到書面上去,這樣你們兩口子以後生活也能有個保障!”莫七太叔公到底還是偏幫自家人的,言語間對莫春生多有維護。

    “有要求,兩千塊不夠,要五千!”黃梅珍對這五千塊極為執著,一個勁地咬著不放。

    “男人商量事情,你個女人瞎嚷嚷什麼!不像話!”莫七太叔公惱了,對著黃梅珍罵了過去。

    “春生啊,村長說得沒錯,做人還是要知足一點,兩千塊不少了,你七叔公我和你七姨婆每個月我兩個兒子加起來也只有一千塊呢!就這一千塊我們老兩口都用不完呢!”見莫春生還是陰著一張臉,莫七太叔公也不高興了,做人哪能這麼不知足的,人做閨女的出這麼多錢你這個做爹的還有啥不滿意的?

    “沒啥意見了,就這麼辦吧!”莫春生說話了,最終他還是妥協了,他現在這幅樣子還能怎麼辦?也只能听這個小閨女決定了。

    見莫春生松口了,莫杰和村長挺高興,莫莉可是說了,只要能把這事辦妥貼了,不讓人挑出啥毛病來,她就給村里出錢把村口通到大路的那條路修了,還負責出錢替莫家村修一個幼兒園,不說這中間的油水,光是這個政績說不定都能讓他們倆往上升一升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