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66 與鐘玉有關?

266 與鐘玉有關?

    舒敏嫻見到丈夫的臉色有點難看,當下便明白一定是婆婆在電話里說了什麼難听的話了,舒敏嫻不禁無奈的嘆了口氣,她這個婆婆怎麼說呢!說她不能干吧,老太太當年也是頂半邊天的女中巾幗,說她能干吧,可她的腦回路總是有點不大正常,想事情經常和正常人不在一個頻道上。

    就比如在丈夫和自己的婚姻上,老太太就總是認為老公對不住人安家小閨女,讓人安家小閨女因為傷心另嫁,結果還過得不好,所以老太太一直都不大待見自己。弄得每次回京過年都像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一般,老太太的眼刀子就跟小李飛刀似的一個勁地朝她射過來,不過為了丈夫她也就忍了,再說老太太對瑞陽和安琪倒是真心疼愛的,她也就算了,不和她一老太太計較,能忍則忍。

    莫莉見到這兩夫妻面上的表情,也沒有多問,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張耀華家的復雜情況,以前舒姐也略提起過,張家老太太不是個好相處的人物,舒姐在這老太太手上可吃了不少苦頭,不過好在張哥是個明白人,才讓舒姐苦中有甜。

    舒敏嫻剛才已經回房間里整理了一番,讓自己看起來精神一些,她把嘉嘉失蹤的經過一一道來。

    “昨天早上5點左右時,嘉嘉給我打了個電話,說他和朋友們已經準備回京都了,大概上午10點左右就可以到京都大學,我還在電話里說他一點計劃都沒有,一定要拖到報道的最後一天才去,之後就是傍晚京都大學的教務處給我打電話,說嘉嘉一直都沒有去學校報道,我這才慌了,忙打嘉嘉手機,可是手機已經不在服務區了,再然後就是嘉嘉的朋友小劉給我打電話,說嘉嘉失蹤了。”

    舒敏嫻因為得知兒子沒有生命危險。心情已經平靜了很多,述說事情也不像之前電話里那麼凌亂,韓簡听了後,問道︰“嘉嘉的朋友呢?我想問他一些事情。”

    “就在這個酒店里。這個年輕人姓劉,也是s市人,他也是京都大學的新生,和嘉嘉是小學到大學的好朋友,兩人一直都一起參加那些戶外運動的。我去把他叫來。”舒敏嫻邊說邊跑到外面去叫人。

    小劉是個清俊斯文的男孩,戴著一副金邊眼鏡,看起來一點都不像是喜歡探險尋求刺激的人,他的精神看起來不是很好,眼楮里布滿了紅絲,他跟在舒敏嫻後面走了進來,一一叫人,當看到莫莉和韓簡時,愣了一下,顯然不知該叫什麼?

    “小劉是吧?你也跟著嘉嘉一起叫我莫姨好了。這位是我老公,你可以叫韓叔。”莫莉笑著說道,一點也不覺得是在佔人男孩子便宜。

    小劉顯然喊不出口,哪有這麼年輕的阿姨和叔叔的?看著跟他差不多大的好不好?莫莉也不勉強他,讓他把嘉嘉失蹤的經過詳細說出來,小劉回想了一下,說道︰

    “因為10號要報道,我們這次沒有去太遠的地方,和京都大學的探險協會一起去了京西的一座山,叫小五台山。海拔有2800米多高,我們一起去的有十五個人,包括我和瑞陽,隊長叫鐘玉。听說探險經歷特別豐富。”

    莫莉和韓簡相視了一眼,怎麼會有鐘玉在里面?嘉嘉失蹤的事和鐘玉有沒有關系?不知怎麼的,自從在沙漠和鐘玉認識後,莫莉就總覺得鐘玉這個小姑娘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很古怪,這次嘉嘉的失蹤。莫莉第一直覺就覺得一定和鐘玉有關,顯然韓簡也有相同的感覺,他們兩人沒有出聲,繼續听小劉說下去。

    “我們在小五台山上呆了五天,本來是準備前天下午下山的,可是鐘玉隊長說前天晚上是滿月,在山頂上看滿月肯定別有一番風味,她的話說得我們都很心動,于是就又在山頂上宿了一晚上,第二天凌晨我們就準備下山了,當時下山的時候瑞陽還在的,我們下山下到一半的時候才發現瑞陽失蹤了,因為他是走在最後的,所以我們也不確定瑞**體是什麼時間不見了的,然後鐘玉隊長帶我們一起在山上找了很長時間,一直到昨天下午都沒有找到,沒辦法我們就只有聯系張叔叔和舒阿姨了。”小劉說到這里一臉頹然,瑞陽是他最好的兄弟,現在好兄弟生死不知,他心里的難受可想而知。

    “你們報警了嗎?”韓簡問道。

    “沒有,本來我們是打算報警的,可是鐘玉隊長說失蹤不到48小時就算是報警也沒用,警察不會來干涉的,她還說回去就讓她的家人幫著找,比警察找要有效得多,然後隊里的幾個京都當地人也都勸我听隊長的,還說隊長一定會找到瑞陽。”小劉有些後悔,他當時就不應該听那些京都同學的,要是早報警,說不定瑞陽早就找回來了。

    “張叔叔,舒阿姨,對不起,我昨天就應該報警的,我當時也是急暈頭了,那些人七嘴八舌地說,我就稀里糊涂地答應不報警了,要是我當時報警了,說不定瑞陽都已經回來了。”小劉後悔莫及,眼楮紅紅的,差點就要哭出來了。

    “不怪你,小劉,阿姨知道你已經盡力了。”舒敏嫻雖然有些怪當時那些人沒有及時報警,但是小劉畢竟還是個半大孩子,在那種情況下他有些做得不到位也是正常的,最主要的是那個隊長,為什麼一定不讓小劉報警呢?鐘玉?姓鐘的?難道.......?

    舒敏嫻和張耀華顯然想到一個地方去了,他們抬頭看了一眼,又看向莫莉和韓簡,用眼神詢問著,莫莉明白他們的意思,微微搖頭讓他們稍安勿躁,這件事看起來還不是個普通的失蹤案呢!

    “你有沒有那天一起爬山的人的照片,最好是所有人的。”韓簡也發現了不對勁,很明顯鐘玉在這里面一定有問題,只是現在還不知道她扮演了什麼角色。

    “有的,我們爬上山頂的時候全隊人就一起留了影,我放在房間里了,這就去拿來。”小劉急匆匆地跑回去拿相片了,不一會兒就跑了回來,手里拿著一張相片。

    韓簡接過相片,他們都圍在一起看這張相片,小劉為他們作介紹,當指到鐘玉時,舒敏嫻說道︰“這就是你們的隊長嗎?挺漂亮的女孩子呢,沒想到竟然喜歡這種探險運動。”

    “鐘玉隊長可是京都大學的女神呢,听說她去了很多地方,探險經歷非常豐富,這次爬山本來是京都大學探險協會另外一個同學當隊長的,沒想到鐘玉竟然會主動要求來做隊長,我們都很吃驚呢!”小劉顯然是鐘玉的腦殘粉,言語間對鐘玉多有崇拜。

    莫莉和韓簡心頭的懷疑越來越深,嘉嘉失蹤的這件案子里鐘玉的痕跡越來越重了,“瑞陽那天下山的時候有什麼不對勁嗎?”韓簡想了想又問道。

    “沒什麼不對勁啊,他還和我一起收帳篷了呢。”小劉搖了搖頭,突地他似想起了什麼,叫了起來,“對了,那天早上瑞陽的臉色不大好,好像是沒睡好的樣子,我還問他是不是人不舒服,瑞陽說他只是晚上做了太多夢的緣故。”

    小劉這里已經問不出什麼來了,韓簡讓小劉回房間休息去了,等小劉走後,舒敏嫻再也忍不住問道︰“小莫,韓簡,這個鐘玉是不是就是鐘家人?”

    韓簡點了點頭,他對莫莉說道︰“用追蹤符,確定嘉嘉的位置,趁早把人救出來。”現在事情越來越變得撲朔迷離了,還是先把嘉嘉找回來再說,免得夜長夢多。(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