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67 找到了

267 找到了

    莫莉向舒敏嫻討要嘉嘉平時佩戴或是經常在用的東西,可是舒敏嫻兩口子連自己的衣服都沒有整理就這麼急匆匆地跑到京都了,哪有兒子用過的東西啊?倒是張耀華想了想跑到小劉住的房間,問他身上有沒有嘉嘉用過的東西,張耀華本也是沒抱什麼希望的,沒想到小劉身上還真有。

    他從包里拿出一件藍色薄外套,說道︰“這件外套是瑞陽的,因為前天晚上山頂有點冷,他把這件外套送給了一位女同學穿,昨天因為瑞陽出事了,女同學就把這件外套還給我了,我一直收著。”

    張耀華拿過兒子的外套,急匆匆地跑回去,想了想他又拉上小劉,這里就他最熟悉地形,還是帶上保險一點。張耀華把衣服遞給莫莉,莫莉看了眼小劉也沒有多說什麼,倒是舒敏嫻瞪了眼丈夫,小莫呆會要使用術法,你這隨便帶個人進來也不問問小莫行不行?

    張耀華被老婆一瞪,這才想起來他剛才真是太著急了,可是現在已經把人孩子拉過來了,再讓人孩子走,這也不行啊!他不好意思地看著莫莉,莫莉笑著搖了搖頭,示意沒關系,她又不是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沒什麼不好見人的,再說等會追蹤符顯露出的地方還需要小劉辨認呢!

    莫莉把衣服放在桌子上,取出一張追蹤符,口中念咒文,將符朝外套打去,小劉看得目瞪口呆,這是怎麼回事?拍電視嗎?為什麼瑞陽的阿姨像電視里的那些道士一樣?

    外套上方的空氣一陣扭曲,顯現出了一幅有點模糊的畫面,不過看清楚是沒有問題的,舒敏嫻和張耀華雖然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不過第一次見到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還是驚得張大了嘴巴,更別提小劉了,他的眼鏡都掛在鼻梁上了。

    “快來看,這里是哪里?這幅畫面只能支撐三分鐘。”莫莉朝發呆的三人輕喝道。

    三人這才醒悟過來。忙湊到外套旁邊觀看,張耀華迅速地用手機照下了畫面上的景象,連拍了好幾張,這才跟著一起看。畫面里看著像是在一個山洞里,嘉嘉靜靜地躺在地上,不知生死,不過微微起伏的胸口表示他應該沒有生命危險,只不過不知為何嘉嘉會跑到山洞里去?是別人把他擄過去的?還是他自己跑過去的?

    “這里是哪里?小劉你知道嗎?”韓簡問道。

    “不知道。這里我們並沒有去過,我們那幾天只是在山頂和山腰探險,並沒有去山洞,不過我覺得鐘玉隊長應該知道,听說她對于小五台山非常熟悉,都去了好多次了。”小劉擰著眉毛看了半天,不好意思地搖了搖頭。

    又是鐘玉!看來小劉這里是問不出什麼了,莫莉讓小劉回去休息去了,小伙子看起來眼楮都撐不開了。韓簡讓舒敏嫻和張耀華也去休息,說他和莫莉去山上找人。舒敏嫻和張耀華想跟著去,被莫莉阻止了,這兩口子體力太差,還是在家等消息吧。

    莫莉和韓簡中飯也沒吃,就直接去了那座山,為了不引人注目,他們還是包的車去,小五台山距離京西150多公里,開車也就兩小時不到點兒。

    這座小五台山並沒有經過人工開發,所以有很多愛好探險的驢友都喜歡跑到這里來玩 。莫莉和韓簡沒費多少力氣上了山頂,山頂上還可以看見一些篝火的痕跡,想來是小劉他們前幾天留下的,山頂的風景確實不錯。也難怪會有那麼多年輕人喜歡跑到這里來探險。

    韓簡放出了寶寶,讓它去尋找嘉嘉的下落,寶寶攸地一下飛走了,莫莉和韓簡站在半山腰等它,據小劉說嘉嘉應該是在半山腰失蹤的,莫莉站在一塊巨石上看遠處的風景。想起鐘玉的詭異,她扭轉頭問韓簡︰“老公,你說嘉嘉的失蹤和鐘玉有沒有關系?我總覺得和她有關系。”

    韓簡點了點頭,沉聲道︰“我也覺得有關,鐘玉在里面的痕跡太多了,我們先把嘉嘉找出來,然後再去趟鐘家。”

    莫莉點了點頭,同意韓簡的看法,寶寶速度很快,它攸地一下又飛回來了,停在韓簡的肩膀,“主人,就在前面哦,寶寶很快就找到了。”

    “很厲害!”韓簡夸了它一句,並獎了它兩顆獸靈丹,把寶寶樂得不停地在韓簡頭頂上旋來旋去的,看得莫莉頭暈。

    寶寶在前面帶路,莫莉和韓簡跟在後面,嘉嘉在的地方其實並不難找,但是卻非常隱密,如果不是寶寶帶路,就是韓簡和莫莉也是找不到的,難怪小劉他們那麼多人找了一天都沒有找到。

    嘉嘉在一個小山洞里,這個小山洞藏在一處斷崖的峭壁上,需要用藤蔓才能爬到洞口,而且山洞口很小,剛剛好只能容一個人進去,稍微胖點的人就得卡住了,莫莉和韓簡兩人好不容易鑽了進去,還好,山洞里面的空間還是比較寬敞的,空氣也挺清新,應該有通風的地方。

    嘉嘉就這麼躺在地上,像個活死人一樣,莫莉喊了半天出沒有反應,韓簡翻開他的眼皮看了看,取出一根銀針在人中上刺了一針,嘉嘉唉喲一聲就醒了,他睜開眼楮看到了莫莉和韓簡,驚訝極了,“莫姨,韓叔,你們怎麼在這里啊?”

    他又往周圍打量了幾眼,驚得想跳起來,可是不知怎麼回事,竟一點力氣都沒有,嘉嘉無力地坐在地上,驚懼地說道︰“我這是怎麼了?怎麼會使不出力氣出來?這里是哪里?我的隊友們呢?他們都在哪里去了?莫姨,韓叔,你們是來找我的嗎?”

    嘉嘉的情況有點不對勁,據莫莉所知,嘉嘉可是名體育健將,身體壯得跟得牛似的,就算他睡了一天沒有吃飯也不至于會連起身都起不來,韓簡也發覺不對了,他用手拿住嘉嘉的手測脈,神情有些凝重,就過了這麼一天功夫,嘉嘉身體內的生機竟然流失了1/3,現在的嘉嘉就好比是個四十來歲的中年人的身體一樣。

    這太詭異了,韓簡拿出了一顆益氣丸給嘉嘉服下,這顆益氣丸是用空間內的藥材制成的,能夠在極快的時間內補充人體的元氣,果然嘉嘉吃了藥丸後立刻便生龍活虎了,不過韓簡知道這是假象,他得找到嘉嘉的生機去哪了,是被何人拿走了?像這種盜用他人生機的功法已經很多年沒有出現過了,沒想到現在竟然在京都發現了,最主要的是鐘玉到底在其中扮演了什麼角色?

    韓簡心里有些沉重,若是鐘玉真的走了邪道,那麼他也只能大義滅親了,若是讓這種邪門功夫滋長下去,地球可將會變得烏煙瘴氣的。他可不希望和莫莉住的空間不太平。韓簡和莫莉把嘉嘉帶回了酒店,舒敏嫻和張耀華喜極而泣,一邊罵兒子一邊不停地打量孩子身上有沒有什麼傷口,小劉也挺高興,等舒敏嫻和張耀華稀罕夠了兒子,他跑過來抱住嘉嘉笑罵道︰“好小子,你可把我急死了,要是你有個什麼萬一,以後我還找誰陪我去爬珠穆朗瑪峰啊!”

    “還想去爬珠穆朗瑪峰?我告訴你張瑞陽,從今天開始你就給我老老實實地呆在學校里讀書,不準去搞什麼探險,你要再出點什麼事,你媽我這條小命也得斷送在你手里了!”舒敏嫻一听兒子還想去爬珠穆朗瑪峰,立馬厲聲訓斥道。

    張瑞陽和小劉相互吐了吐舌頭,發怒的老媽是最不好惹的,張耀華則縮在一邊不作聲,雖然他心里是很想幫兒子的,但是老婆發火了他可不敢再觸老虎須,只能兩不相幫了。

    舒敏嫻似又想起了什麼,嘟嚷道︰“不行,從此以後你的零花減半,不,減三分之一,沒錢了我看你還怎麼出去探險。”(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