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女神能掐會算 > 268 邪術

268 邪術

    ps︰  前面一章有個小錯誤,應該是減少三分之二,在這里說明一下,沒法改了!不好意思啦!

    嘉嘉哀嚎了,減掉三分之二的零花錢讓他還怎麼活啊,不過看到老媽那黑著的臉,再看到老爸不斷向他使眼色,他只得閉緊嘴巴,現在老媽正在氣頭上,還是等以後老媽氣消了再求情,實在不行,只能讓老爸用私房錢補貼自己了,嘉嘉打上了老爸小金庫的主意。

    莫莉笑看著這一家子,等嘉嘉洗完澡用過餐後,幾人坐在一起問嘉嘉失蹤前的事情,本來莫莉想讓嘉嘉先去學校報道的,不過舒敏嫻說沒有關系,京都大學教務處處長是她的大學同學,昨天已經說好了,讓嘉嘉休息一天後再去報道。

    嘉嘉吃飽喝足了,神清氣爽地坐在房間里,大家都盯著他,等他說昨天發生的事情,小劉也在場,他心里也好奇死了,不听一听晚上肯定睡不著覺。嘉嘉整理了一下思路,說了起來。

    “我自己也不清楚怎麼回事,前天一晚上都在做稀奇古怪的夢,一晚上都沒睡好覺,昨天早上起床時就覺得頭暈暈的,後來下山的時候,我走在最後面墊底,走著走著我覺得頭越來越暈,和隊伍落下了好大一截,再後來就是莫姨和韓叔把我叫醒了,我自己也覺得挺奇怪的,為什麼我會跑到那個山洞里去的?不應該啊!”

    嘉嘉一臉迷蒙,一點也摸不著頭腦,要說是別人把他擄到山洞里的,可是那種地形根本就不可能啊!一個人進去都很困難了,再加上一個沒有知覺的人,真的很難哎!可是如果是他自己爬到那個山洞里的,那他自己怎麼一點記憶都沒有了,難道是鬼上身?嘉嘉失聲叫了出來。

    被嘉嘉的叫聲嚇了一跳,舒敏嫻瞪了兒子一眼,都讀大學的人了。還一驚一咋的,一點都不穩重,嘉嘉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頭,說道︰“我就是覺得我自己不可能對爬山洞的這段一點都沒有記憶吧?會不會是那個時候我已經不是我了。而是另一個人附在我身上,做出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就像民間傳說的鬼上身一樣。”

    韓簡嘉許地看了年輕人一眼,嘉嘉的想法與他不謀而合,很多邪門功法都是可以控制普通人的神志的。像嘉嘉這種情況很明顯就是被人控制了神志,並且還被盜取了生機,若是他和莫莉晚去一步,看見的就是一具活死人了。

    莫莉突然問道︰“嘉嘉,你媽媽給你戴的平安玉扣呢?還在不在?”

    嘉嘉忙從胸口把平安玉扣取出來,這一看頓時唬了一跳,之前洗澡他還沒注意,這一細看卻發現原本淡綠色的玉扣竟然變成了墨綠色,而且上面還有一絲絲細微的裂紋。

    “怎麼會這樣?”嘉嘉又嚷道。

    莫莉接過玉扣放在手心,運用靈力往里探去。玉扣里竟布滿了黑色的邪氣,濃得似墨汁般,這枚玉扣算是廢了,莫莉將玉扣遞給了韓簡,重又取出一枚平安玉扣,讓嘉嘉戴上,叮囑道︰“不可離身!這幾天你不要再跑出去了,就老實地呆在學校里,明白了嗎?”

    舒敏嫻和張耀華震驚地看向莫莉,“小莫。是不是危險還沒有消除?嘉嘉是不是因為平安玉扣的保護才逃過一劫的?”

    莫莉點了點頭,韓簡看了那枚布滿邪氣的玉扣,心中越發肯定邪術已經出現在了京都,他給嘉嘉留下了一瓶益氣丸。這些藥丸雖然不能補充生機,但卻能讓嘉嘉的身體不受邪崇所擾,至于他失去的生機就得去找那位用邪門功法的人了。

    “那這到底是什麼人要傷害嘉嘉呢?嘉嘉一個學生哪會有什麼仇家啊?”張耀華問道,他甚至還想是不是他生意上的競爭對手請來對付他兒子的。

    “是一個練邪門功夫的人,之所以找上嘉嘉,大概是因為嘉嘉的身體素質比較好的緣故。這就跟那些傳說中采陽補陰的道理是一樣的,不過嘉嘉幸好戴了那塊玉扣,否則他昨晚就已經變成一具活死人了。”韓簡給這兩口子說明情況。

    舒敏嫻嚇得忙把兒子扯到一旁,“這幾天你哪都別去,我和你爸爸就守著你,等那個壞蛋抓住了我們再出去。”張耀華使勁點頭,顯然對老婆的話十分贊同,他守在兒子身邊,就算那個魔頭來了,還有他可以幫著抵擋一陣呢!

    “那倒也不至于,只要別一個人落單就好了!有莫莉的平安符保護,沒什麼大問題的!”韓簡輕言安撫他們。

    莫莉想了想,又給嘉嘉打上了一道追蹤符,這樣就算那個人又來傷害嘉嘉了,她和韓簡也能在第一時間趕到。

    小劉在一旁有點跟不上節奏,什麼采陰補陽?什麼邪魔?難道他們是穿越到了武俠世界嗎?不過最後的話他倒是听懂了,小劉豪爽地說道︰“舒阿姨,張叔叔,你們不用擔心,我一天24小時都跟著瑞陽,就算那個什麼壞蛋來了,憑我和瑞陽兩個人肯定能把那家伙打跑的!”

    “小劉,你自己也要注意安全,你要是出事了,阿姨怎麼和你爹媽交待!”舒敏嫻很感動,她似是想到了什麼,扭頭對莫莉用眼神懇求。

    莫莉當然明白舒敏嫻的意思,她也很為年輕人之間誠摯的友誼感動,便從身上又取出了一個玉扣,遞給小劉,“這是阿姨送你的見面禮,和嘉嘉一樣24小時不要離身。”

    小劉接過玉扣戴在了身上,雖然他不清楚這個玩意兒有什麼作用,不過應該是個好東西,再說還是這麼漂亮的姐姐送的,小劉是絕對不會叫這麼年輕的女人為阿姨的!

    嘉嘉把小劉一把拽下去,小聲地說道︰“兄弟,你賺大了,我莫姨的平安玉扣黑市可是要賣100萬的呢!你可得好好收著,關鍵時候能保你一命呢!沒看我就是戴了這寶貝才沒被那個魔頭吸成干尸嗎!” 就憑那塊廢了的玉扣,嘉嘉現在可是莫莉忠實的腦殘粉。

    小劉頓時受寵若驚,沒想到胸口的玩意兒還是個百萬寶貝,他緊緊捂住胸口,小心翼翼地說道︰“那我還是別要了吧,這麼高大上的寶貝,我戴著小心肝砰砰地跳,吃不消!”

    “沒事,莫姨是我媽好姐妹,就跟我親姨一樣,你是我好兄弟,我姨就是你姨,給你了你就拿著吧!”嘉嘉大大咧咧地說道,轉而看到好兄弟一副緊抓胸口絕世小受的模樣,嫌棄地說道︰“你抓著胸口干什麼?搞得好像有人要強你似的!”

    “我怕那百萬寶貝掉了。”

    “我靠!”

    這兩個活寶的聲音越說越大,舒敏嫻和張耀華兩口子的臉色也越來越尷尬,尤其是舒敏嫻都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真不想承認這個人是她兒子,什麼我姨就是你姨?還有什麼強了你?真是越說越不像話!莫莉忍不住噗嗤笑了出來,年輕可真好啊!時候也不早了,她和韓簡一道告辭離開了酒店。

    外面的天色已經暗了,事不宜遲,他們還是盡快趕往鐘家吧,先找鐘涵正了解京都最近有沒有什麼異常的事情,然後再去找鐘玉。莫莉剛招了輛出租車,韓簡的電話就響了,是鐘涵正打來的,韓簡同莫莉互看一眼,還真是巧了,剛想著要找涵正,他的電話就來了!

    韓簡和莫莉跨上出租車,坐定後按下了通話鍵,“喂,易之,事情忙好了就來家里一趟,有要緊事!”鐘涵正的聲音平淡如常,一點也听不出他說的要緊。

    “正在路上,半小時後到!”韓簡也很淡定,兩人仿佛就如同平常打招呼一般。(未完待續。)